第541章埋伏立威/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就哈哈大笑,都被他们两父子给逗乐了,算是和平解决的吧,其他的高二学生。我们也没办法,有给我白眼的,说我白眼狼的,还说帮了我打架,我不给解决问题的,当然也有感谢我帮忙求情的,我都一一接下,毕竟,我是老大嘛,本来这事儿我应该扛下来的,但我拿什么扛,人家都不让我扛,我是想我一个人被开除了,其他人别被开除,可是校长他肯吗?

不过还好,只有一个学校他妈来了打我一巴掌。其他的倒是和平解决了,有的干脆都不来学校了,麻子脸叹气,说:“默哥你这样何必呢,这完全可以不关你的事儿啊,又不是你让他们来参与打架的,有几个,根本就是路过被开除了,自己喜欢过来凑热闹,咱又没叫他来,是吧。”

我摇摇头说:“麻子脸,你还是太嫩,当老大。就该这样,福祸都要担着,无论什么,我都得出来承担,否则,我跟立威那个没人性的有啥区别?”

麻子脸说:“说的也是。”

这事儿过去以后。学校确实安静了两个多礼拜,没有发生过任何大动荡,而且是高三的下学期了,黄卷毛我都没看见过,甚至卓小雨,从开学到现在都快半个月了,也没看见过她,我还在遇到长刘海的时候问过他,叫他问问萱萱怎么卓小雨不在呢,萱萱说卓小雨在家请了个家教学习,嫌学校太吵了。要进行最后的冲刺阶段了,可能再过一两个礼拜才会来学校吧,到时候是参加模拟考的。

这期间,立威来找过我一次,他当时是带了不少人来的,我以为他要跟我们打呢,我也不怕他,就跟他说找个校外地方打,他说,“许默。我来找你,不是为了打架。”

我问他啥意思,他盯着我说,“许默,我就想问问你,你到底用了啥手段,让野猪、大长毛他们都不帮我了,我就想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谁把你们给救走的,甚至,我问我哥,问我表哥,都没用。”

听了他这话,我心里笑了,心想这野猪还不告诉他啊,估计是觉着立威太小了,告诉他也没多少意思,而且,野猪估计没把这事儿告诉铭哥吧,不然为啥,这立威啥都不知道,明显不可能的事,可为啥野猪不告诉铭哥,自己一个人留着他和狗哥发生过矛盾的事儿呢?

很显然,狗哥那只是说说而已,没有让疯子哥断了刘子铭的货源,所以刘子铭也没任何怀疑,货源也没问题,这些立威和我们小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他管都懒得管。

我看着来问我的立威的眼睛带着惊慌失措,他似乎是猜到了什么,我笑着说,“威哥,这事儿,你表哥不告诉你,我告诉你干啥,你自己去问铭哥呗,不过我劝你,最好是退出解放高中,不然,有你受的。”

立威脸色剧变,瞪着我,指着我说,“你等着的,许默,老子就是拼着被开除,也不会让你讨的了好,别以为上次你就赢了,上次咱俩的仇,还没算清楚呢。”

我摊开双手,随意的一笑,“随时恭候!”

他走的时候,我看到了卡尺头冲着我眨巴了一下眼睛,我对他点了点头,他们渐行渐远的时候,麻子脸问我,“这立威打算啥时候对咱们动手?”

我说:“我哪知道,这次我打算主动出击,不打算退守了。”

麻子脸问我为啥啊,我指了指他们走的方向,“因为,我有一步棋,下在这个人身上。”麻子脸说,“你是说,卡尺头?”

我说:“是。”黑大个说,“那万一这家伙不是真的投诚,而是虚情假意的告诉你假情报,那怎么办。”

我说:“这个不怕,我就是在赌,咱们可以做好双重准备,如果他是真的投诚我,告诉了我真情报,我也不会把他当成我兄弟,只是利用他,一个会出卖自己兄弟的人,不配得到他人的尊重。”

我望着他们远走的方向,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一天后我们已经商量好了计划,是我想出来的去什么地方找立威,就算他不在学校,我也能把他给逼出来。

我们去的是,苏平以前呆的那条街,夜店一条街。

这条街依旧是那么的繁华,那么多的站街女,那么的热闹,夜生活从此开始,但对我们这些学生来说,热血的战斗,才是此次征程的开始。

为了解放一中的老大的位子,我不得不出手了。

晚上21点59分,卡尺头告诉我说,立威不在学校也不在外面的网吧,更不在他们经常去的KTV、夜店,应该是回家了,现在让他出来不太可能,要伏击他的话等下次吧。

我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也没为难他,就算他说的不是实话,我也能把他给逼出来。我跟卡尺头说了声谢谢,叫他随时联系我。共阵华弟。

他说:“行,为默哥我可以粉身碎骨,只求默哥给我一个机会加入你们。”我说:“行,等立威滚出解放的那天,你就可以加入。”

他说了句谢谢,然后挂了电话。我们的人,拿着家伙,砍刀、蝴蝶刀、甩棍等等,一路杀到了那条街,人不多,因为人太多的话,会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还会被人认为是黑。帮火拼,这是不可以的,我们还是学生,所以我就只带了一共十来个人,不多,到了那家最大的夜总会,这条街,都是立威的哥哥立群看着的,前面说过,立群是刘子铭的表弟,立威也就是裙带关系的裙带关系,两层的关系。

立群掌管着这片原本属于苏平的福地的地方,我们进去以后,有几个人往我们这里迅速的跑来,因为看到了刀光。

“哥几个,几个意思这是?”

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走了过来,拦住了我们的去路,几个站街女、迎宾女、小姐,赶紧纷纷散开,应该是被警告了,疏散周围的顾客,保持镇定,他们做的都挺好的,只可惜,我不怕这个。

“我只是来找人的。”

“立群是这里的老大吧?”

我看着横肉男,他摇摇头表示不知道,还骂了句,“还是几个学生啊,小比崽子一个个的,就想来学人打劫啊,藏什么藏,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带了刀啊!”

这货直接把我的袖子撩开,露出了三寸刀锋。

周围的人尖叫,跑开。

就在这时,我和麻子脸同时动了,我一把抓住了这个家伙的头发,然后往下用膝盖一顶,他满脸都是血,麻子脸用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叫人来,叫你们老大来。”

“别,别激动,兄弟几个,是来干什么的?别杀人!”一个管事儿模样的家伙走了出来说,“暂时我是这里的代理老大,你们找谁。”

“立群,叫他速度出来!”

没多久,立群来了,长得跟立威很像,一副尖嘴猴腮的奴才样,看了看我,“你们是?”

“叫你弟弟立威滚过来,我们是解放一中的,我叫许默,你打给他就行了。”

“学生?”立群的脸色顿时变了,然后骂了句:“草,你就是许默,都他吗敢用刀威胁到我头上来了,你知道,我老大是谁么?”

“呵呵,知道啊,刘子铭嘛,不仁不义的一个所谓的城西老大嘛,把我们苏平哥放逐到县外以后,再拉回来,成了个小仓管,白白卖命了一两年,傻!”

我冷冷的盯着他,“不服,你可以叫刘子铭也一起出来。”

“哟呵,小逼崽子,还知道铭哥的大名,你他吗凭什么喊铭哥的大名。”

他的手里也同样掏出了一把匕首,一看就是华而不实的那种,看起来样子很叼,但好像没开过刃的,肯定不如我们手里的刀锋利。

“识相的,放了他,跪下来老老实实磕头喊老子三声爷爷,我还可以考虑考虑然给你们滚蛋!”

立群瞪着我,匕首指着我的眼睛,冷冷的道。

“呵呵,那你便试试。”我的脸色一凛,眼睛微微眯起,同时,我的手狠狠的一动,那刀刃所过之处,胖子的皮血肉都开了,他啊啊啊的大叫了起来,似乎也没想到,我敢真的动手,也是我赌对了,这个胖子是立群的心腹,不然他不会这么心疼,说:“你他吗还不住手!”

“呵呵,叫你弟弟来,给老子磕头,老老实实喊三声爷爷,退出解放一中,我还可以考虑考虑让你们滚蛋!”

我把他的话,原原本本,送还给了他。

就在这个时候,我收到了一条短信,与此同时,我狠狠的一脚踹在了横肉男的身上,然后一刀砍在了立群的身上,喝了句,跑!

小胖、王安民、麻子脸、黑大个、大头等等兄弟没反应过来,我又喊了声,有埋伏,立威带了不少人来,没镇住他们,先跑。

这短信是卡尺头发来的,不知道是真是假,我来是借势想逼的立威滚出解放一中,不费一兵一卒,可是没想到,借势不成功,我还想着,这家伙能叫出铭哥来,我再说句我认识狗爷的话,能镇住他们呢,哪知道,这立群不按常理出牌啊。

不过也没事,我还有第二方案。

没多久我们刚刚退出去,一边打一边砍杀,当然没有下死手,只是退,一直退到了夜店一条街的边缘,果然听到一声声呐喊,立威带着不少人,大概三十来个,手里都拿着家伙,喊道,“砍死他们。”我们都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真的来了。

这次败了,第二方案等以后再实施吧,先跑再说,我说完以后,带着大家一通跑啊,幸好人数不多就十来个,都跑出来了,后来上了两辆车,装下以后就跑了,立威他们在后面狂追,但都没追上,还喊道,“许默,我草泥马,有种的别跑啊,老子去学校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冲着他竖起了中指,用嘴型说,我等你。

那天晚上以后,我们上晚自习,中午出去吃饭,晚上出去吃饭,都是扎堆,怕被埋伏,我们一直在等机会打一次立威,打了以后,大不了把立群逼出来,再最后把立群背后的铭哥逼出来,让事情进入白热化,然后我再把狗爷的名号报出来,让这件事平息,让胜利的天平倒向我这边。

有一天晚上,卡尺头给我来电话,说:“默哥,立威今晚上在我们寝室睡,你来不来?”

我说了句,“来,你等着,到时候你把门打开,别让宿管老师发现,知道了么?”

我的计划是,打晕了立威以后拖出学校去打,不然的话,在这节骨眼上,谁犯案谁就要被开除啊,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晚上九点半的时候,我们开了个动员大会,大概八九个人,跟上次差不多,主要这样好跑,而且,干立威那点儿人,也不用那么多,人多了还容易累赘,出事儿。

所以晚上的时候,我们八九个人出发,没叫长刘海,我们出去的时候还碰到他刚刚把萱萱姐送回寝室,我心里一突,挺不高兴的,倒是小胖在那冷嘲热讽说有的人啊,这有了娘们就是不一样,重色轻友,不要跟这样的人交朋友。

长刘海听到了,但装作没听到,自顾自的回了寝室,我们也没理他,一路上不敢拿刀,就拿了不少凳子腿和圆规什么的,反正都是武器嘛。到了那里的时候,发现很多人睡了,那个门刚好锁了,但好像是可以开的,我心里一喜,果然,卡尺头的帮忙有效果啊。

可是,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卡尺头他居然会这么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