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9章真凶到底是谁/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又是一下凳子腿下去,他捂着肩膀嗷嗷喊疼,还说,“许默。你他吗的别冲动行不行,你想过没有,如果是我的话,我为什么还在这里等着你让你来打我?我他吗犯傻啊。”

我冷笑,“呵呵,那谁知道呢,什么叫欲擒故纵,你故意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猫在这里,装作跟你没关系,你这招才叫真的高。”

听完我说的话,他骂了句,“草泥马的,你有病。”

然后就又跟我厮打在一起,我就冷笑,说。“被我揭穿了吧,恼羞成怒了吧,呵呵,老子告诉你,今天老子不但要打死你,要你交出夏梦,还要你身败名裂,老子这就把你告到校长那里去,你这种人,当个毛线的老师。”

“神经病。”

他跟我厮打在一起,说:“你吗的,老子说了没做过就是没做过,与其在这里跟我打,你不如赶紧的去找她的下落。这才是真的,如果夏梦出事儿了,那才是真正让你后悔的事。”

我一拳打在他嘴巴上说:“闭嘴。你给我把夏梦给交出来就是最好的结局了,不然的话,老子肯定要告到校长那里去。”共共找血。

我内心深处还是很怕的,以前看过新闻有一种人喜欢把女的装在地下室里,变成他的奴隶,每天供他玩乐,我怕就怕雷军是这种人。那夏梦就惨了。不过我也在心里滴血,夏梦昨晚上不在,她到底有没有被雷军这混蛋给…我真的不敢想了,我只想打死这个混蛋。

他因为被我偷袭了以后,还在流血,体力受到了限制,所以打不过我,还且战且退,最后被我逼到了墙角,我狞笑着拿出了凳子腿。我说:“你再不交出夏梦来,我不敢担保今天不打死你。”

他慌乱的打开我的棒子,说你给我闪开,“我真的没有绑架夏梦,真的没有,你相信我许默,是有人想陷害我,你相信我啊,啊!!”

他惨叫,我一下又打在他脑袋上,他脑袋另外一个地方又出血了,可想而知我的力道是有多大,我喝到,“他吗的,说不说,夏梦在哪儿?”

下一刻,一个棒子打在我脑袋上,我回头,却发现几个保安围住了我,那个老师也来了,说了句,“无法无天了啊,居然敢把老师打成这样,这样的学生,不光是要开除,还要送到少管所去,读个鸟的书。”

然后我就被打晕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的床边有小胖,有黑大个,有卓小雨,还有长刘海,我不想看到长刘海,就没看他,倒是小胖惊喜的说,“醒了,醒了,默哥醒了。”

我看着小胖问,“我这是在哪儿,”他说我是在医院啊,我被那个老师打晕过去就来这里了。我问他,“夏梦呢,”

他说夏梦暂时不知道在哪儿,好像是找到了。我松了口气,找到了就好,我就跟他说借个手机,我打个电话,小胖就把我的手机递给我了,说你的在这儿呢,我说了个好,然后就给苏然打电话,问她夏梦找到了没,她说找到了,我问她,“么事儿吧?”

她说了句,“恩没什么事,不过我警告你啊,下不为例。不然以后我都不让你跟梦梦在一起了。”

我赶紧千恩万谢的说好,不过我奇怪的问她了,“夏梦没出什么事吗?”

苏然说:“没有啊,好好的回来了,安然无恙,就是手机丢了,咋了,你要帮她买个新的吗?”

我说:“行啊,”我说我就是好奇,夏梦去哪儿了。夏梦说:“她也不知道,回家的时候,睡着了,然后再醒来以后发现身上被雨淋湿了,手机也没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她还在自己家。”

苏然就笑,说:“怀疑她是不是梦游出去了一趟,还把手机丢了。”苏然还说,“估计是有人捡到了梦梦的手机,想威胁你求财吧,不过幸好梦梦没事,你去找她的时候,她好像就在卧室里睡着呢,只要你推开门进去就能看到她了,她说好像听到你在外面喊她的声音了。”

听到苏然这么说,我松了口气,说:“那太好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我又问她夏梦在她那边吗,能让她接下电话不,苏然说行,然后就给了夏梦,听到夏梦的声音以后我都快哭了,说:“梦梦你没事吧,急死我了。”

她说句:“没事啊,好像我真的梦游了呢,有空,你陪我去看看医生吧。”我说行,然后问她确实没事吧,她说的确是没事。除了脚底板有点脏以外,都没啥事,好像是踩到啥粘粘的东西了。我当时没怎么怀疑她这句话的意思,直到后来明白的时候,才震惊不已。

挂了电话以后,我松了口气,这么说,“不是被雷军给绑架了的,我冤枉他了?那么,拿短信威胁我的人是谁,难道不是他?”

听苏然和夏梦的口气,夏梦确实没事,如果夏梦被绑架被人怎么怎么样了,她肯定会哭,很伤心的告诉我的,尤其是女人的贞洁,一旦被侵犯,她不可能这么淡定的,尤其是她还是个处的女人来说,特别重要。

但是,她不但没哭还很迷惘,还说她听到了我在外面喊她的声音,显然,当时她在里面,只是我没进去而已。那这么说,没人绑架她?

或者,捡到她手机的人,根据她的没删除与他人联系的短信,还有通话记录,不难知道她人叫夏梦,在解放高中念书,男朋友是我,等等消息。所以拿来威胁我,这也不是没可能,其实,这个捡手机的陌生人,完全跟我们不认识的路人甲而已。我完全冤枉了雷军,是这样吗?

我在那恍惚的想着,卓小雨拍我一下说:“小伙子,给媳妇打完电话了,连你雨姐都不搭理了,几个意思,”

我赶紧跟她说不好意思啊啥的,刚刚太着急了。她就咳嗽了下,说,“到底咋回事儿,咋又被人打晕了,听说你把人家高一的老师雷军给打了,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你就乱动手打人,你可知道你这样做的下场?”

我一下慌了,心想是啊,我这样做,就是开除啊,而且还有证人,那个旁观者老师,就是把我送到少管所也不为过啊。我就问小雨姐,“这下怎么办,雨姐,我以为是他把夏梦给绑架了,我又找不到夏梦,所以就以为夏梦出事儿了,你看,这里还有威胁短信,我没骗人。”

我给小雨姐看了短信,还把所有的事情给说了,还有当初雷军纵容夏梦和我舞弊的事儿,都给说了,小雨姐点点头,眉头皱了起来说,“

的确,这雷军确实够不要脸的,那么大个人了,还喜欢小姑娘,真不要碧莲。可是,你这样做,真的难办,再加上你已经有很多不良记录,再有一次就是开除,这次,我想你最轻的处罚,都是开除了。”

最轻的是开除,那么,最重的是怎么样,我问小雨姐,小雨姐说,“他可以告你严重伤人罪了,这是刑事案件,你知道,你把人家打成什么样吗,后脑和侧脑脑颅都被你打破了,全身上下多处软组织,神经损伤,离死都只差一步了,人家副校长,还有那雷军的父母,就是再怎么良心好,也不可能放过你吧,你家就是再怎么赔钱,最低的下场都是被开除。”

我的脑袋,轰的一声,就炸开了。

“小雨姐,那,那我该怎么办,我可不想被开除啊,怎么办。”

我都快哭了,她赶紧叫我先躺下,说:“你现在想这些都没用,赶紧的线把自己的身体养好,你现在都没法起来,还谈什么去救你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