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兴师问罪/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愣了下,不过马上果断的说,“那是当然的了,你可是我姐。帮了我多少次,救了我多少次命不说,还是我的恩人,也是我兄弟小胖的恩人,如果你遭遇这样的事,我肯定是毫不犹豫的救你去,那还用说。”

夏梦也在帮我说话,说:“是啊小雨姐,默默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虽然有时候做事很虎,但,确实是个正义感十足的男人,只要是对他有恩的人,他肯定会报。她似乎是在帮我说好话。”

卓小雨摆摆手说,“行了,这次我也会尽力。不过有没有用,我就不知道了。”

“谢谢雨姐。”夏梦感动的热泪盈眶,拉着卓小雨的手说道。卓小雨说:“哎,梦梦啊,你是不知道。许默这个犊子吧,你得看好,不然的话,哪天她就飞了。”说完,她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夏梦说:“哪儿啊,他可是个特别专一的人,以前我知道他喜欢过我,但后来他跟璐璐在一起以后,我就怎么暗示他,他都假装对我没反应,她肯定不会是那种人。”

“是吗,呵呵。”小雨姐深深看了我一眼,我有点尴尬的咳嗽了下,心想估计小雨是知道我和萧璐的事儿的。萧璐不跟其他人说,这个最好的大姐。她估计会说的吧。

夏梦走的时候,告诫我吃好喝好,好好养好脑袋。还有医生说我的后脑被多次重击,多次击晕后醒来,以后会有后遗症,比如三四十岁以后,刮风下雨就会疼,脑袋疼。或者以后哪天再遭受到一次重击,我还会晕过去,也许那一次我就再也不会醒过来了。说的可吓人了,我都害怕了,心想以后不管被人砸到哪里,都不能让人家再砸我后脑勺了,轻微脑震荡好几次了,我也没想到会有这样严重的后果,再也醒不过来了,真吓人。

夏梦走了以后,卓小雨突然间打了我一下,问我,“默默,你跟璐璐见面了吧?”

我说:“你咋知道的,她跟你说的啊。”她说:“是啊,没想到你还真大胆,敢杀到省城去看她,江华没把你给打死?”

我哼哼了句,说不怕,我怕他个毛线啊怕。卓小雨呵呵一笑,说怎么的了,连江家都不放在眼里了?我说:“那可不,江家,我本来也就没放在眼里,我放在心里,狠狠的记恨着。”

噗。卓小雨笑了下,说,“你打算怎么办,”

我说,“还能怎么办,等你消息呗,要是实在不行,被开除,我爸妈可得杀了我的,我可不想就这么被开除了。”

她说:“不是,我是说,你会怎么处理这里的夏梦和那里的璐璐的问题?我听璐璐说,你要她给你点时间处理好和夏梦的关系,你是想跟夏梦分手?”

我摇摇头,她说:“既然不是,那是你骗璐璐的咯?”

她表情变了,我赶紧说:“不是,我是说,我会在一年之内处理好和夏梦的关系,然后再去找璐璐,但不一定是跟夏梦分手。”

“不分手?你傻比吧,不分手你还想脚踏两只船啊,门儿都没有。”卓小雨没好气的骂道,“我第一个不同意,这样的话,还不如让人家璐璐跟了江华,你别耽误人家了。”

我说了句:“不是,雨姐,我意思是,等到时候…哎,反正现在我不能说,但我敢保证,我不会对不起她们任何一个女生,但我也最不会对不起璐璐,绝对不会。”

她说:“哎,你也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看着你一点点成长了,经历也多了,也希望你别辜负了萧璐吧,但梦梦这里,你也得处理好,这个姑娘我也挺喜欢的,但毕竟萧璐才是我最好的姐妹是不是?我也有私心。”

我说:“你放心吧小雨姐,璐璐为了我吃了那么多苦在省城,我怎么可能放弃她。”她就说,“那就好,这才是我认识的默默,我相信你。另外,解放高中这事儿吧,我等会儿回去就跟我老爷子提,不管他答应不答应,我都会以他的名义给校长打电话。”

我不禁动容,“这怎么行,小雨姐,那你不是要被你爸。。。”

她阻止了我继续说下去,说:“你别管了,这事儿,我肯定给你搞定,但你以后得答应我,不准再冲动了,尤其是在校内,就算你要做,也不要再被人抓到把柄。”

我感动的对着她说,“雨姐,谢谢你,我答应你。”

她走了以后的第二天,我爸妈就来了医院,我也差不多出院了,我刚刚出院,就被我爸一耳光甩在墙上,我妈赶紧的拉着他说:“你干啥呢,这么打孩子,不知道孩子才刚刚出院啊,你想打死他啊。”

我爸说,“我就是要打死他,这个不孝子,搞得什么玩意儿啊,还敢打老师。”共扑刚号。

当时我班主任、我以前的班主任、校长、副校长以及雷军的家长都在,我爸是做给他们看的,我也看的出来,我班主任他们就赶紧的上来拉着我爸,说,“这位家长,再怎么样也不要打孩子,就这样,我们还有事儿要商量呢,事情已经发生了,打坏了孩子也无济于事啊,得坐下来商量解决的办法。”

说到索赔医药费的问题上的时候,我爸妈赶紧点头,说:“肯定的,这些,我们都包了,后遗症啥的医药费,我们也都统统承担,砸锅卖铁都承担下来。”

听到我爸说这话,我眼睛都酸了,我当时就觉着自己特别的不孝,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让老爸伤心了,我妈接着我爸的话头,对这些校领导说,“对啊,无论怎么样,我们都会赔偿的,就是,千万别开除我们家默默啊。”

说完了我妈就直接哭了,我听着特别的难受,但我能说什么,我只能拉着我妈往后退,这时候,一个声音传来,说:“哭有啥用,人家家的孩子就不是人了,敢打老师,这样的流氓学生,学校还要?”

“我话摆在这里了,要是学校还收这样的学生,我哪怕是告到教育局去,我也要把他给弄的开除了。钱,他吗的,我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

一个大腹便便,财大气粗模样的一脸横肉的男的出现了,他旁边跟着个女的,也同样是大腹便便,人家说两个胖子一起走,那叫合肥,此时两个气势汹汹的人出现,我妈立马吓了一跳,我爸就当在我妈前面,说:“话不能这么说啊,这也是年轻人之间的失误造成的嘛,我听我们家孩子说了,要不是你们孩子利用职务之便,身为一个老师居然去勾搭女学生,恰好这个女学生还是我家孩子的朋友,所以我家孩子才会这么冲动的犯错。事出有因,希望几位校领导能给我家孩子放宽点政策,赔什么钱不钱的,不是问题,但,千万不要开除他,能行么?”

“呵呵,老子不是说了么,钱,要多少我没有,我就要你家孩子被开除,我不但要他被开除,我还要让他坐牢,都差点把我儿子给打残了,我可就这么一个儿子。”大腹便便说道。

“难道我就不是一个儿子吗?”

我爸说完,我想愤愤不平的想说啥,被他拦住了,校长说:“这个事比较严重,吵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们,都给我消消气,咱们先去看看当事人的伤势如何吧,另外你们家的许默已经能走路了,另外一个好像还昏迷不醒呢吧。”

我爸点点头,也就没说啥,问我:“还行不,可以走不,”我说:“可以走,没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