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开除还是不开除/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于是我们一行人就分拨去了雷军锁在的医院,到了那里的时候,她爸妈就一路引导我们过去,还说是在重症病房。多么多么严重,一定要严惩这样的恶徒,还说我虽然是学生但应该成年了吧?

当时我班主任还是挺为我好的,说我还是未.成年,还跟雷军家长说,“就算是告许默,他未。成年也不会受到多大惩罚,所以劝他们最好是能私了就私了。”

副校长啥的看到班主任这么说,好像也没反驳他,我估计副校长应该也可以看到我的年龄的啊,为啥他不点破呢,后来我才知道,副校长也不爽雷军一家,虽然副校长身在公职,但雷军一家老喜欢拿钱来压他,还用钱拉到教育。局那边的关系。把他堂堂副校长不当人看,就算是亲戚,人家也不爽啊。所以对这事儿,他表面上肯定是帮亲戚一把,但不会很用心帮。睁只眼闭只眼。

我也知道了,卓小雨毕竟出了力的,所以副校长和校长算是双方都给面子吧,最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这样最好不过了,毕竟,雷军也确实是那种德行的人。

有了夏梦的证实,他们又能说啥,雷军那不要脸的父母还他吗的指着夏梦说她不要脸勾哒我们家军军,听了我都恶心,什么君君不军军的,笑死人了。

不过虽然他们没把我告上法庭严惩我,但钱可要赔不少,八万,少一个字儿都不行。

为了这个。我还差点跟他们大打出手,不过我妈说算了。为了钱啥的这样不值得,万一人家还会报复咱们,得不偿失。身体和命最重要,健康就好,啥啥的,说了一通,我爸一开始也不同意,后来也同意了,副校长的意思是我们都退一步。

但是,要了八万,不告我,这还不算,雷军醒了以后,又跟他爸妈说了什么,说脑袋后遗症啊什么的,就想让我被开除,一定要被开除,哪怕少要点儿钱都无所谓,告不告我,“进不进监狱无所谓,一定要开除,不然就找教育局的人去,怎么可以收这样的学生。”

我妈直接就哭了,要给那人跪下,我看了就赶紧过去拉着,说:“跪个几把跪,他们这种人,配吗,给狗跪都不如。”那雷军的妈指着我说,“看到没,这学生就这样的素质,流氓,简直是流氓,是黑。社会,不开除干什么?简直是祸害了其他同学。”

我就指着他妈说:“那你儿子是什么,你儿子是什么?是不是流氓,还是银棍?勾搭女学生,还是不是个老师,他这样的老师,就该开除掉,剥夺教师资格!要是我被开除,可以啊,他也要被开除。”共扑场血。

“许默,闭嘴,别他吗胡说,”

我爸赶紧的一巴掌把我扇倒在地上,力气很大,我都不可置信,我爸怎么会这么对我,我吼了句,“这难道是我的错吗,我为了保护女同学不被侵害,这是我的错吗?”

副校长来了句,“许默,你跟夏梦处对象呢吧?好像我们学校是严禁早恋的吧,早恋可是要开除的。”一句话,把我噎住了,不知道说啥了,我尴尬的说:“没有吧,就只是一般的女同学受到侵害,我也得去救,去帮啊,难道不是女朋友就不能帮了?”

最后吵吵半天,没办法,迫于压力,副校长去安抚他们家,我们这边校长亲自过来,给我们说了一通话,说那个家伙,早就想弄走了,这次借助这个机会,刚好把他调离解放中学职教,不过我吧,肯定得开除,但钱得方面,学校可以帮我们分担一半儿,毕竟是在学校发生的,他们也有责任,而且是老师做出这样的事儿,得到了夏梦的肯定答复,他肯定也是不能在这儿教书了,只需要我们赔付四万元的钱给雷军家里就行。

说完以后我妈就晕过去了,我和我爸都慌了,急得不行,他让我赶紧的把我妈送医院,我爸就在那求校长什么的,还说上次叫许风的孩子被开除还进了监狱,家里也可怜什么的,反正我听了特别的心酸,我心里也在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让家里人为我担心开除的事儿,学校的事儿,自己没出息,害的父母这么难过伤心,实在是太不孝了。

同时,我把我妈送到医院的时候,一路上都很着急,眼泪都出来了,一路喊着我妈。说妈我对不起你。

当时我还在路上想着只要我妈没事,我以后就再也不混了,再也不会给她整出麻烦事儿了,这破书,不念了还不行吗,我这样的成绩,随便找个八中什么的念也可以的啊,我就不信,离了解放我还就什么都干不成了么?

到了傍晚的时候,我爸来了医院,问我我妈咋样了,我说,“老妈还没醒呢,医生说应该没啥事,属于惊吓过度,可能半夜会醒来,到时候吃点东西,叫我们照顾好,现在在打针水。”

我爸叹口气说那就好,他问我想不想知道跟校长谈的咋样了,我说了句:“不想,不念就算了,我照样能孝敬你们俩,就算我换了个学校,我也一样可以考上重点大学,不会让你们失望。”

我爸看着我叹了口气说,“这我倒是信,我儿子聪明,啥都能学会,但我怕的是,你又喜欢闹,这解放中学是最好的师资力量,而且离家近,有啥事儿你看我这不一下就能赶过来了么,万一你是去了八中十三中,那我们就还得坐大老远的班车才能赶过去,万一耽搁了那可就不得了。你这孩子吧,我知道,跟小风一个德行,正义感强,大男子气质十足,可你们知道这样会吃亏的啊,进去了一个许风,还要再进去一个许默,你才甘心吗?默默,该懂事了。”

他看着我,“校长说了,他没办法,除非我能找到比教育、局那位更厉害的人,虽然他没这么说,但我看的出来他的意思就是这个,像你这样成绩好的学生,留一个对学校的好处就是一个,人家不傻,但现在关系到人家的仕途,人家也没辙,确实副校长看那雷军一家也不爽,但奈何人家有关系,就非要开了你不可,你也没脾气。”

我突然跟他说,“老爸,那你等我问个朋友的。她可能有办法。”

我爸就问我是谁啊,我就说是我一个女同学,她家里有点关系,我问问情况的,我爸就将信将疑的看着我拿着电话出去了,他就在旁边照看着我妈,一开始没人接电话,后来有人接了。把我给高兴坏了。

我就喊了声,小雨姐。那边问我怎么了,问我是不是想问我被开除的事儿。我就挺开心的说,“你知道了啊,那,那你有办法不?”我试探性的问,但我知道,她肯定会百分之八九十帮我搞定,因为,她是我姐,我以前有个小叔,他算是我一直照顾我的哥,而现在,我有个姐,也是一直照顾我的姐,我就觉着,特别的温馨,心里特别的舒服,想起以前我对雨姐的那些,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可是接下来小雨姐的话真是让我绝望,“默默,我试过了,不是我不想帮你,我尽力了,而且,我还挨了我爸一巴掌。”

这话让我直接愣住了,整个人都呆住了,我问她,“小雨姐,到底怎么回事,那,那我岂不是只能被开除了?”

她叹了口气,用那种极其哀叹的语气跟我说,“默默,对不起,我无能无力了。我告诉你两件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