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黄卷毛的博弈/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走的时候我内心惊骇不已,黑啊,绝对的黑啊,不得不说。这事件最后的结果,怎么反倒是他们有了最大的好处,而我们,不过只免于一场被开除的灾祸而已,一个空头支票三好学生、正义之士的名号对我来说有个屁用啊。

我妈高兴的不行不行的了,抱着我狠狠亲了口,还说,“默默,你认识大人物咋不早说啊?害得爸妈担心死了,咋回事儿啊这是,是你那个什么叫卓小雨的同学帮忙的吗,来,带我去看看人家,好好谢谢人家啊。”

我爸也深深看了我一眼,没说啥,但我看的出来。他那眼神里,全是疑惑,估计回家以后会好好问问我咋回事儿吧。

所有的事情一下子峰回路转了,真是几人欢喜几人愁啊。只是遗憾的是夏梦妈妈和我的关系,居然因为这事儿而恶化了,但我又没法解释给她听,也许老师的话比我说服力要强得多吧。

我大概的给我爸妈解释了下事情的前因后果什么的,还有我找了的朋友,其实我也不熟。但没想到有这么大的能量,我就随便胡扯了一个小时候的玩伴,我小时候玩伴那么多,我爸哪会去深究是谁?就是玩伴的父亲利用省城的关系帮忙弄的,人家就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之类的,其实也不算多大的忙,所在的位置的不同。他说话的分量也就不同。

爸妈回去的时候还叮嘱我。换了个新班主任,会不会被以前的班主任告状什么的,叫我小心点,以后别在打架了,我答应了我妈,说:“肯定的,以后不会再让你们担心了,放心。”我爸也深深看了我一眼,说。“男人,要靠自己自觉。”

我叫他们放心回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另外,我就算考不起外省的本科名牌大学,也会考取市一院的,叫他们别担心了。

走了以后,我就松了口气,回班上的时候,包问他们都傻眼了,都冲着我竖起大拇指,还问我,“默哥,你是抱上校长的大腿了啊,我说呢,你怎么还敢回来上学,刚刚舒平去上厕所的时候路过办公室了,偷听到了一点点你们的谈话,卧槽,默哥,你太牛逼了,班主任都被你给逼走了,你是我见过最牛逼的大哥,没有之一。”

说实话,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没有人会不喜欢被拍马屁,我虽然也不是那种太爱慕虚荣的人,但这种话没人会说不喜欢听吧。我哈哈一笑,说:“行了,别拍我马屁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帮了我,反正我真心不是自己的本事让校长帮我的,你相信我。”共在杂亡。

包问就疑惑的说,“那是谁呢,噢!我想起来了,你不是认识好几个高三的学姐之类的么,有一个我据说人家出入都有司机接送呢,又有钱,家里肯定有关系什么的,所以是她帮你的吧?”

我说:“你要是这么认为,你就这么认为吧,我啥也不知道,别问我。”

吴提芳还过来恭喜我,眼睛红红的,好像是刚刚哭过,说,“恭喜你了,许默。”我说:“谢谢,感谢你还为了我说话,在那种情况下,你还是向着我这边的,真的,很感谢你。”

她就擦擦眼睛说,“说的啥话呢,咱俩是啥关系?”

我就笑着说:“是啊,好朋友的关系,这点关心,不算什么,我就果断的接受了!”

她眼神里闪过一丝黯然,也没再说什么了,过了一节课以后有个任课老师还惊异的看着我,问我怎么还在这里,我笑着说了以后,她也没再说什么了,估计是在怀疑我的话的真实度吧,我心想,都是老师,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还真大。

跑操的时候,我还在,小胖他们纷纷过来找我聊天,夏梦好像也远远地看着我,还想过来找我来着,被我用眼神和手势制止住了,我说:“等会儿我去找你,”她点点头说:“行。”

我们做到跳跃运动的时候,高三的人来了,我看到了久违的黄卷毛,还有王剑,这两个高三的扛把子总算是出现了,他们往我们这边赶,我和黄卷毛的眼神对上了,我丝毫不怕他什么,这一刻,说实话,我等了挺久的了。

“哟,瞧瞧,是谁来了,我以为我看花眼了呢。”黄卷毛揉揉眼睛,走了过来,然后还伸出大手要跟我握手。

所谓不打笑脸人,我自然也不会去打他这个跟我含笑说话的人,人家是客气对我的,哪怕是虚伪的,我也不可能说是直接跟他干上。

我笑着说,“卧槽,解放中学的扛把子卷毛哥来了啊,快请快请,怎么有空来我们高二这穷乡僻壤的小地方呢,你看看你们高三那片场地,又大,又宽敞,想怎么跳就怎么跳,我实在是不知道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他哈哈大笑,旁边王剑骂了句,“别他吗装比了,有啥意思呗,文绉绉的,打了我们的人,装了比,还笑得出来,真能!”

他这话一出,小胖不乐意了,说:“哪儿来的野狗来这儿放屁啊,简直是臭气熏天臭不可闻,来人啊,谁跟我一起赶走野狗。”

王安民还配合了句,说:“胖哥,赶不走怎么办?”胖哥说:“这容易啊,野狗嘛,赶不走就留下,宰了吃了,多久没开荤吃野味儿了?啊,哈哈!”

说完以后,我们高二这边的人都笑了,高三他们没带多少人来,但都是骨干,黄卷毛、王剑,以及一干小头头人等,所以也不怕我们。就有人指着小胖骂道,“说谁呢,说谁呢?”

小胖说:“谁是野狗过来我们高二的地盘乱吠,就是说谁!”

“你!!”几个家伙就想要动手,可是我们的人也不少,小胖就说了句,“谁敢在这里动手,今天就让他爬出解放高中!”

我看到黄卷毛眉头皱起来了,这时候打起来不好,那么多老师看着呢,我说,“别叫了,都给我闭嘴,谁再嚷嚷的,我今天就废了他!”

小胖他们不嚷嚷了,王剑也让他们闭嘴,就没人嚷嚷了。

这时候黄卷毛说话了:“我说默哥,你要被开除了,还回来这么搞的大张声势,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卷毛哥是从哪儿听说的我要被开除了呢?”我瞪着他,笑道。

他说:“当然是早上的公告,”我说:“公告也可能是骗人的,再说了,我开除不开除,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他又问我早上打了他的人住院是什么意思。我就嗤笑一声说,“卷毛哥这是来兴师问罪的意思咯?”

他说:“我没这个意思,我早就说过,我在这学校也就最后一年了,我不想惹事,但谁要是惹到我们高三头上,我们也不怕事儿!”

“好大的口气。”我盯着黄卷毛,这家伙跟我差不多高,我平视着他的眼睛,笑了下说道,“老子没被开除,老子就是被开除了,也照样能打的你们高三屁股尿流,识相的,赶紧俯首称臣,我告诉你卷毛,别跟我玩阴的,今天我打你的人这事儿,你自己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儿么,他在我面前装比,他活该。”

“另外,立威是我赶出学校的,不是你,你没这个本事,我有,你懂我意思?”

我挥挥手,走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黄卷毛那铁青着的脸,此时,整理运动已经做完了,跑操结束,有几个男老师似乎是怕事情闹大,已经在往这边赶来,可我们已经结束了“运动”。

中午放学的时候,麻子脸回来了,他告诉我他去教训高二的人回来了,说是有几个高二的叛徒,想要去跟黄卷毛混,以为我要走了呢,麻子脸还跟我说,“默哥,你放心,我们可不会跟他们这些叛徒一样,就是你真要走了,我们也是支持你的,不管你是去了哪个高中,这些没良心的墙头草,风吹两边倒。”

我就跟他说,“麻子脸,我不走。”他问我啥意思啊,我就跟他说了我不走的原因以及我和校长、班主任之间的博弈,他还不信呢,我说:“你等着吧,下午放学的时候应该会出新的校园广播,大字报那里也会贴我的头条,到时候我会不会被开除,就拭目以待吧。”麻子脸看我说的挺真的,一直等到下午放学,我们去校园公示栏那里看的时候,都大吃了一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