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夏梦的梦/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卓小雨这么问我,我就愣住了,疯子哥那里我还没问他什么情况呢,我怎么好就这么告诉别人。可是小雨姐又不是外人,我告诉她应该也不会有啥事儿吧,不过最后想想,我还是忍住了,

毕竟是疯子哥救了我,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算是亲密如小雨姐,甚至我爸妈,我也不敢说,除非是他同意了,否则的话,如果因为此事害了他,我肯定会怪罪自己一辈子。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儿。

我就跟小雨姐说,“小雨姐,我不想骗你,毕竟帮我的这个事涉及到一些政坛方面的事情。另外,我还不能确保是不是一定是他帮的我,我得今晚确定一下,如果他肯告诉我是谁帮的我,我一定告诉你,行吧?”

卓小雨就笑了,说:“你瞎说啥呢,说的这么严重,我不过就只是问问而已啦。行了,你不爱说我还不爱问了呢,不过恭喜你抱到了个好大腿。明天记得请我吃饭呀。”

我松了口气。说:“一定,一定,我要不请我就不是人。”挂了电话以后我赶紧的给疯子哥打,问问是不是他给解决的,其实我知道是他帮的我,但我还是想听听他给我的确切答案。电话一直没通。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给狗哥打,狗哥的通了,骂了句草,“大半夜的干嘛呢,我们睡觉呢啊。”我问他,疯子哥在吗,他说:“不在,你疯子哥在隔壁的小姐房里呢。要叫他,自己来。”

我就汗了个,说,“狗哥,你能告诉我我的那个事情是怎么解决的吗,是疯子哥找的谁帮的我啊?”

狗哥说:“行了行了,老子要睡了,管他谁帮的你的呢,你白天再打吧,我没空,困死了。”

然后就挂了,整的我可无奈了,临睡的时候收到了夏梦的短信,跟我说晚安,她妈还在家。没法给我打电话了,叫我别回了,怕被她妈发现,我默默记下了她的话就睡着了,第二天凌晨的时候我就被电话吵醒了,我那个起床气啊,可烦了,可是看到来电显示是陌生人的时候,我愣了下,接起来,喂了一声,他喊我,“许默,是我。”我一听就高兴了,立马来了精神,没有了刚刚的起床气,说:“是你啊,疯子哥,你怎么昨晚上没接我电话啊。”

他说他在睡觉。我又无语了,我说他们这些在外面混的,这作息规律就是不一样啊,凌晨精神抖擞的,平时就睡着了找不到人,真奇葩啊。后来我成为了他们的一份子的时候,我却发现这不但不奇葩,反而能起到很好的保护自己的作用。

他问我打电话给他干嘛,还说狗哥告诉他我打电话给他了,我就问他帮我的事,能告诉我是谁不?他嗨了声,说:“就这事儿啊?我以为是啥大事儿呢。不就是找了个局长聊了聊,不就解决了么,这也值得你一直挂在嘴边儿啊,没事儿,你那小县城的那么点儿小破事儿,随意解决,行了,没事儿你也多来一次省城,请我们玩一顿啊,你看我们这钱也没了,你不请客谁请啊?”

我好无语,心里对这个老大别提有多崇敬了,人好,幽默,还没架子。喜滋滋的挂了电话以后,我给卓小雨发了个短信过去,告诉了她大概的情况,不知道她能收到不,反正我觉得我是问心无愧了,不是我不告诉她,而是我不敢,现在我可以告诉她了,自然会告诉她。共丸见扛。

上课的时候她回了个知道了,“默默,其实你不用告诉我的啊,我就是随口问问而已,而且,这次没能帮到你我很抱歉,”我就回她说:“这有啥,你帮我多少次了,这根本不算什么。”她就说行啊,知道感恩就行。叫我晚上请客吃饭,她刚好把所有人都叫上,萱萱也会去,说实话,我回来以后没看到萱萱姐呢,我问她:“能叫到吗,她不是总跟长刘海在一起呢么,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她说:“你怀疑我的能力,我是谁,你是谁,她可是我好姐妹。”我就说了句,“好吧,喊来就是,我一起请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和夏梦碰了面,她打了饭以后就跟我一起躲到了学校后面的操场上吃饭,说是怕被其他人看到万一传到老师耳朵里再传到她妈那里,就完蛋了。我也没说啥,毕竟安全就好,我把疯子哥帮我的事儿以及卓小雨问我的事儿都跟她说了,怕她一直疑惑这个事,这下给她解惑了以后,她恍然大悟,同时还用手捂着小嘴巴说,“我还以为苏然是骗我的呢,你还真的跟她一样获得优先保送资格了啊,哎,你俩太爽了吧。我真是太羡慕你们了。”

我说:“那有啥啊,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得的,你想啊,我为了救你,可是跟恶徒老师搏斗,我感觉这样的奖励还少了呢,那可是差点付出了我的生命危险啊。”

她就瞪着我,说:“默默,你咋这么不要脸了呢,明明是你吃醋所以跑去把人家打成那样,最后你得了好处好卖乖咧。”

我一把抱住了她说,“你说啥呢你,你再这样说,我把你给在这里就地正、法了啊?”

她就骂我流氓,还说小心她告诉苏然叫她来收拾我,我就抱住了她狠狠亲了一口,说:“你让她来啊,你叫啊,整的好像我很怕她似的,她算个毛啊,充其量还不就是我胯、下的…”我还想说啥,说的顺嘴了,立马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再说下去估计要讨打的,她就瞪着眼睛问我,“胯下的什么?你说清楚点、再说一遍?”

我立马跑,她就在后面追,后来被她追到了,打了我一顿,我也只能忍着让她打我,毕竟女孩子嘛,打的也不疼。我俩最后坐在树林的墩子上的时候,她看着我时候,“许默,你出事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真的,一下就慌了,我妈还逼着我俩分手,我当时恨不得死了算了,怎么什么事情都不能自己做主,感觉自己的命运就这么凄凉,什么都要被别人驱使,那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再加上你还同意了我妈的要求,真是把我心都凉了,幸好第二天你来找我了,不然,我真打算不跟你在一起了,以后都不会再爱了。”

我抱着她跟她说对不起,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她还说她那天晚上做梦没跟我在一起了,相反,她好像是被一个人迷晕了,然后对她做了什么事似的,最后她就感觉脚上脏脏的,总感觉有人一直在摸她的脚什么的,后来就吓醒了。我就哈哈笑,说:“你想啥呢啊,思想这么邪恶,怎么做这么猥琐的梦啊,你可是个女孩子,难不成,你想要了吗?”

我的意思她估计是懂了,脸红了下,她就打我说:“你瞎说什么呢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和她分开的时候,她突然间跟我说,“默默,你想知道我做的那个梦里猥亵我的脚的人是谁吗?”

我就笑,说:“难不成是我吧,我可没有足控啊,你可别这么想我。”她摇摇头,脸上没了笑容,说:“默默,你怎么都想不到,他是刘峰!”

我立马脸上的笑容不见了,我说:“你怎么会想起这个人,他不是都离开体院不在这里了么,赵明飞滚蛋了以后,他也滚蛋了,别瞎想了啊,他就算是回来了,我也可以把他再赶出解放,我能赶他一次,就能赶他第二次,你别怕。”

她就摇摇头说,“也许这只是我的一个梦吧,默默,我先走,你等会儿再出来,别被人看到我俩一起出来了。”我就笑着说:“行,你也太小心了吧。”她说:“是啊,我都不敢让苏然看到,她个大嘴巴。”

送走了夏梦以后,我心里就有点不舒服了,的确,这个刘峰,似乎很久没出现了啊,他是去哪儿了呢,照理说,他没什么事,只是赵明飞在监狱里呆着而已,而且,他走的时候也恐吓过我,跟我说叫我小心点,他一定会回来的。可他一直都没出现,我估计直到高考结束,他也不一定能回来。

晚上的时候,我们聚会,我总算是见到了久违了的长刘海和萱萱姐,我再看到萱萱姐的时候,她看到我的时候,我发现她居然哭了,然后和小雨姐抱在一起,说:“哎呀,好姐妹,好久不见了。”我叹了口气,看来是我想多了,我以为是看到我才哭的呢。倒是长刘海,过来拍了下我的肩膀,说,“默默,你回来了,没事了啊?太好了。”

这也是自从他和萱萱姐在一起之后,第一次这么跟我说话,我顿时感觉心里酸溜溜的,昔日的好兄弟,怎么感觉陌生了很多似的?

我笑呵呵的,跟他喝了一杯,然后问他,“怎么样,跟萱萱姐相处的还好吧,很幸福吧?”他恩了一声,没说啥话,只是自顾自的喝着酒,看着对面的小雨笑,说,“默默,你说这人吧,有时候就是犯贱的动物,得不到的,却总想着得到,你说是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