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麻子脸想当老大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我也是万万想不到麻子脸居然也喜欢萱萱姐,不过想想也是,我早该想到的。萱萱姐这么优秀的人,漂亮的女孩儿,谁不喜欢啊,就是黑大个和王安民,要说他们不喜欢萱萱姐,我就不信了,只能说,人家把喜欢藏在心里,不会跟麻子脸这样,公然的抢人。

哪怕此时此刻,我和长刘海的关系没以前好了,但我还是要站在公道这边的,我瞪着麻子脸,此刻我也是气得不行了,怎么还有这样的,人家都处对象了。你还去抢。

我说了一顿麻子脸,麻子脸就瞪着我说,“你还好意思说我,你难道…”他还没说完,萱萱姐过来了,擦了擦眼角说:“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都是我和长刘海不好,我俩闹出来的,不关麻子的事儿,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儿了,给大家造成困扰了。很抱歉。”

“不是,你们得把话说清楚来啊。”我看着麻子,麻子脸指了指我说,“行,我喜欢萱萱姐,我喜欢她。行了吧。”

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我指着他骂了句,“草,莫名其妙呢,话也不说清楚,喜欢萱萱姐就喜欢呗,还发脾气,不知道喜欢是两个人的事啊,整这样的事儿有意思不?”

我就问长刘海到底怎么回事。长刘海苦笑,说:“默默,以后你会知道的,现在还不是时候。”

“闭嘴吧,走了。”萱萱姐看了我一眼,说,“给大家添麻烦了,这个呢,就是我们三个的一点小矛盾,大家以后也别问了,还是好兄弟,还是好姐妹,小雨,那个,我先和他走了啊。”

卓小雨说:“那好吧。你可得照顾好自己,有啥事,你必须得跟我说啊。”

萱萱说:“一定的,”然后就拉着长刘海走了,留下不明真相的我们。

我就问卓小雨:“咋回事儿啊这是,麻子脸也喜欢萱萱姐是不?”她说她也:“不知道,你问我,我去问谁去啊?”

我骂了句:“我得罪谁了我,都对我这态度,老子还不惜管了呢。”

那天以后,我基本上很少,或者说看不到长刘海了,更别说萱萱姐了,她本身就是高三了,小雨姐也是高三了,都很忙,不跟我们似的,忙着打架争老大扛大旗。我们班的班主任换成了我以前的那个老师,这可开心死我了,看到他的时候,我都好像看到了我亲爹似的,他就问我乐啥呢,我说看到你还不乐么,这不代表我又要幸福了么。他就骂我,说:“没个正经,要你以后还敢那么乱来,我也是会开除你的,别以为跟我有交情,我就不会对付你。我是对事不对人。”

我就笑了,说:“老师你拉倒吧,咱俩这关系,”他就说:“别跟我攀关系,我不吃这一套,该开除还是得开除,”

表情比较严肃,我也?不太好拆穿他,就说了个:“行,我绝对服从老师你的命令,叫我做啥做啥,”

他就踹我,说:“不用,只要我遵守校纪校规就行,”然后我俩同时都笑了,班上的人知道我俩以前就是师生都有点惊讶,不过也没说什么,倒是包问他们叫我罩着点儿他们,说是田亮亮回来了,在12班,叫我小心着点,我骂了句草,我怕他干啥啊,包问说:“也是,我们默哥大哥级别的人物,需要怕这样的小角色么?”

不过田亮亮,我倒是见到了,挺可怜的,在平行班上,还要在外面上课,就是那种旁听生似的,在门口记笔记什么的,也只能站着,还不能坐着,也不允许搬个凳子过来坐着,这样就属于不尊重老师什么的,也是不让人所允许的。

我有一次碰到了他,他还喊了我一声,默哥,我心想喊我干啥呢,不过我还是问他干啥,他问我能不能帮他一个忙,我心想帮个屁帮,就你这样的,有啥忙好帮的,叫我给你拿那种录像带啊,神经病。不过他却说,“默哥,帮我把这个给吴提芳吧,以后我不会在烦着她了,我知道了一件事,学会了一个道理,”

我问他是啥,他说,“爱一个人,有时候不一定要拥有。”

听了听这话,我觉得挺有道理的,但也挺傻逼的,回去的时候我把那封信拆开来看了,如果是太恶心的,威胁的,约吴提芳的,我就直接撕了吧,省的她犯愁,可是我打开了以后发现就是告别的信,说以后他不会在这个学校呆了,没脸,而且老师们对他也不好,其实这一切都是吴提芳害的,不过他不怪她,只是因为爱。他不得不走,怕自己高三还被学校穿小鞋,最后只是祝愿吴提芳以后找个好男人,然后还写了?个绝笔。我以为他要自杀呢,后来才知道是他要永远离开这个省,举家搬迁了。

其实人与人之间,也许不用这么折腾,清清楚楚干干净净的活着,不是很好吗,干嘛非要情情爱爱的。

再说说麻子脸,他这段时间也没跟我说过话,就跟疯了似的,横扫了整个高一的那些原本属于立威的势力,他们不服小熊的管辖,就打,不服麻子脸的管辖,也打。外面鬼门游戏厅那条街,也被他扫的差不多了,很难想象,他现在的凝聚力,比我强多了,再加上他现在的脑子也不比我差了,听上次他自己说是研究的孙子兵法,也许这也有一定的道理,毕竟,古之圣贤,不可能说是空口说白话吧。

他的速度很快,外面的混子都被他扫的差不多了,该归顺的归顺,该强拆的强拆,很多鬼门游戏厅附近的,例如生哥这样的势力,都被麻子脸扫平了,可以说的是,我们高二的实力,已经不比外面的混子差了,很多小混子,也就只是初中不念了辍学的,我们大部分也都是成年了,战斗力不比他们差,所以能赢,又一鼓作气,很正常。不过我却觉得奇怪,因为这些都是他一个人带人去打的,连黑大个和王安民小胖都没叫去,小胖跟我说的时候,还问我,“这麻子,是不是想当老大啊?”

王安民说:“不能把,我们当兄弟都多久了,默哥是老大,这是大家公认的事,他还老是不想当这个老大呢,想让我来任这个位子,如果麻子想当,默哥早就让给他了,何必用这样的方式?”共司每扛。

小胖说,“那他这是啥意思,你看看他这跟疯了似的,难道真的跟默哥想的那样,他喜欢萱萱姐,所以记恨默哥呢、?可是关默哥啥事儿啊,长刘海才是她男朋友好不好?”

我就说,“先别瞎猜了,咱们找个机会问问他吧,他现在跟校外的势力怎么样了?”黑大个说,“已经把鬼门游戏厅拿下了,那些人都服了麻子脸了,说以后还让他分百分之五的佣金,要知道,那里的佣金给生哥也才百分之十啊,他麻子脸也不用去守着,白分百分之五。”

我们唏嘘不已,那岂不是能赚不少钱,大家都知道游戏厅挣钱不少的。我问他:“这是怎么回事,”王安民突然小声说,“默哥我听说,麻子脸差点把人家生哥的媳妇给上了,那生哥又是个重情义的人,就答应麻子脸了。”

我脸色一下就变了,说:“怎么可以这样,胡闹,我们又不是刘峰赵明飞那种货色,怎么能干出这种事。”

这样干的下场,一开始倒是效果显著,能赢到不少地盘和佣金,到以后,就没人肯信任我们了,手底下的兄弟也没几个能信任的,都是互相猜忌的,那样有意思不?

“谁说不是呢,”小胖沉思道,“现在老子就去找麻子来,问问他啥意思。”

哪知道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了,麻子脸走了进来说,“不用你问,我自己来了。”显然,刚刚的话他都听到了,小胖脸色变了,然后说,“麻子哥,我刚刚开玩笑呢,你别在意啊。”

麻子脸哼了声,说:“死胖子,你的话我还不至于在意,咱们是兄弟,你也说了,互相猜忌什么的,没意思,我直说了吧,默哥当老大我肯定是没意见,一直以来都没意见,但这个老大这个位子什么时候打下来,我有意见,我不想拖拖拉拉了,赶紧打完了赶紧休息,我还得学习呢。”

他说完以后我们都乐了,“啥意思这是?”他说:“他不想再这样下去了,他也想好好念书,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就把高三打下,称霸高中这个梦想实现了以后,他就得好好念书为以后打算了,现在捡起来还不难,他爸妈前几天就找他聊过了,而且,萱萱姐和长刘海也给了他不少灵感,确实是该懂事了。”

他一番话说完,我更加坚定了内心的想法,他是喜欢萱萱姐的,不然,怎么会这样,萱萱姐是想让长刘海和他竞争,谁能考上和她一个学校,她就跟谁吧,我猜测应该是这样的。

没想到,麻子脸居然还有这样的理想抱负,瞬间,我对他的印象提升了很多,感觉他这人确实肯拼,不过他能喜欢萱萱姐,我就有点纳闷了,啥时候开始的。他说完以后,我跟他们说了句,“我支持麻子,早点行动,把高三打下来,是咱们的天下了以后,就可以安心学习了,不然这样,老是担心被人打,烦都烦死了,还怎么认真学习。”

我看了眼麻子脸,问他,“麻子,那什么,你和长刘海、萱萱姐那件事,我暂且不问了,我知道,问了你也不会说,是吧?”他理所当然的点点头说,“等到一定时机,我肯定会告诉你的。”说完这话,他脸色有点黯然,“有些事,你不知情,所以我也不太好怪罪你,默哥,反正你尽量对萱萱好点吧。”

我点头说:“我会的。”

“不过,我有另外件事问你,麻子,小胖说你差点把鬼门游戏厅生哥的老婆给上了,有没有这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