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黄卷毛狡兔三窟/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麻子脸听我这么一问,脸都红了,赶紧跟我们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当初他是想过那么干。但后来发现自己没有做坏人的潜质,而且也干不出那么龌龊的事儿,但是这事儿一传十十传百,以讹传讹,最后就演变成这样了。

他说完以后,我们都笑了,尤其是小胖,指着他的那麻子一样的脸蛋说,就你这样,还没我帅呢,人家估计会被你给吓死,你也指不定能回来呢。然后他俩就闹在一起,把我们给笑的够呛。

我问他下一步打算怎么办,他说下一步就直接对付黄卷毛了,当然了,这个任务就交到我手上了。毕竟,我才是老大。

他这么说我心里也挺高兴的,我说了句,“啥老大不老大的,大家都是兄弟,只要大家心齐,没啥干不成的。”

然后我问他们黄卷毛最近的动向怎么样,麻子脸说还能怎么样,跟我们的手下几个兄弟发生了一些摩擦,我告诉他们说是先忍着,到时候一起干他们。我估计这会儿我们把鬼门游戏厅给拿下了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最迟明天晚上,他们肯定会对咱们行动。

果然,他说的没错,第二天大概中午的时候,还没放学。就有人到我班上来了,包问还喊了我一声,问是不是来找我的,我一听就知道不好了,我班上因为只有我一个人,早知道我就不呆在我班上了,而是去麻子脸班上了,他班上我们的兄弟多点。

可是我反应过来已经来不及了,有三个人堵在正门口。两个人在后门,我透过窗户看到了王剑这家伙正往我们里面瞅,我当时心想这下死定了,被他们给堵住了,我赶紧的给麻子脸打打电话,没人接,发了个紧急短信,就有人进来了,老师问他们找谁,王剑说:“你闭嘴,不关你的事,都给我坐下。”

吴提芳看出来是找我的,问他们是谁,怎么可以擅闯别人的班级,还没下课呢。王剑突然一巴掌就上去了。把吴提芳扇的坐在地上了,我一下就怒了,冲上去说:“你他吗的还是个男人么,你打女人?”他哈哈笑,说:“怎么着,你心疼了?这么个恐龙妹子你也喜欢?”

“真看不出来,你口味够重的,”

我已经一脚蹬在他胸口上了,这货有蛮力,居然没倒,一般人我是可以把他给蹬倒的,但是他不但没倒,反而还弹了我一下,我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等我稳住身子的时候被两个人缠住了,王剑说,“没事儿,放开他,你们堵住门口就行,别让他给跑了,老子先虐下这孙子,听说他很叼。”

我火急火燎的跑到自己抽屉那里,掏出了凳子腿,就跟他打在一起,没想到对方也带了不少,我占不到便宜,脑袋上还来了一下,给我打的快晕了,吴提芳突然间喊了我一声,“快跑,许默。”

她好像是招呼着几个女生,帮我的忙,包问也帮我了,把后门口开了个口子,我还想帮他们,不走的,可是吴提芳吼了句,“快走,你不走我们就白牺牲了。”估圣反亡。

我当时都尿了,心想不至于死吧,不过我还是跑出去了,我吼了句,“我马上回来救你们,包问,谢了!”

包问嘶吼着,跟几个家伙厮打在一起,说:“默哥你尽快过来啊我撑不住了。”

出去的时候,电话就响了,麻子脸问我在哪儿,我说:“在教室啊,赶紧的带人来。”他说:“你确定,我们现在去教室帮你打架,被校长抓到了怎么办?”我突然想起校长说的,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的事儿,我就说,“你带人来吧,我担保绝对不会开除,我上头有人。”

他说了个行,马上来。我就指着王剑说你等着,马上我们的人来了,他就笑,说:“老子又不怕开除,你个小比崽子不怕开除啊?”

我骂了句:“草,你都不怕,老子能怕么?”

楼道里,我们的几个兄弟冲出来了,围住了他们,但是不敢动手,不多时,麻子脸也来了,就等于是瓮中捉鳖的类型,不少人不敢动手,都畏畏缩缩怕记大过和开除,我给他们担保说:“兄弟们上,如果开除,也是我顶罪,大家相信我许默的话,就上,干死他个比,让他知道我们高二的厉害,让他们滚出解放。”

一面倒的打杀,电话突然间响了,我一开始没接,后来看到是小胖的,就接了,问他那边什么情况,他说他那边也打起来了,他本来是不敢动手的,但对方欺人太甚,就算老师问起来,他也是正当防卫,反正不管了。我骂了句,“行,赶紧干,他们没带多少人来吧,看到黄卷毛没有?”他说:“刚刚看到了,后来不知道哪儿去了,不是上去找你了吗,”我说:“没,我们这里的是王剑,反正打,赶紧早点结束战斗。”

我奇怪的是,黄卷毛既然来打我们,为什么就带这么点儿人,我立马想到了一个可能,不妙啊。“高一的小熊,糟了!”

我立马给小熊打电话,果然,没人接,后来我们把王剑都给打趴下以后,麻子脸踩着他的脸问他服不服,他呸了一声,说:“服个几把,三十几个打老子十个人,要不要碧莲了。”

我赶紧跟麻子脸说,“别打了,小熊那边出事了,他们派了很少的人来牵制住我们,其实是去打小熊他们的高一了,让咱们实力薄弱。”麻子脸脸色一变,说:“默哥,你赶紧的找人,我打电话问问。”我点点头,三分钟以后我叫了大概五十来个人一起下来,有个男老师还问我干什么去,我说:“去帮老师搬东西,”他问我们难道不是去打架嘛,我说怎么可能呢,然后忽悠过去了,刚好是放学了,不少人流往这里冲,我的们五十多个人也不是很显眼,麻子脸过来跟我说,“默哥,不好了,高一小熊他们找不到人了,好像听我一个学弟说,小熊被人从脖子上砍了一刀,现在不知道在哪儿呢。”

我瞪圆了眼,说:“草,那高一的还在打吗,”他说:“走了,黄卷毛他们都走了,好像听说是叫了不少学校外面的人混子,砍了人就跑了。”

我们杀到高一的时候,发现果然还有不少高三的再打高一的,有个高一的学弟被三个高三的踩着脑袋问服不服,以后还敢不敢跟卷毛哥作对了,他们都说不敢了,这才放开他们,看到这一幕我气得够呛,就过去把那两个高三的打了一顿,指着他们说,“以后,谁敢跟高三的人投降,就不是我许默的人,记住,我是高二许默,解放中学老大!”

高一的不少人学弟学妹在看着我呢,我当时觉着特别拉风,麻子脸突然间脸色十分铁青的看着我,说:“默哥,默哥,不好了。”

我问他,“找到小熊了?”他说:“小熊跑哪儿去了我不找到,但我知道,夏梦被王剑捅了一刀。现在在送往医院的路上。”

“什么?”我脑袋哄的一下就炸开了,我立马跑,往高二七班那边跑,一路跑到那里的时候,问了一个眼熟的学生,问他夏梦怎么样,他说,“你是默哥吧,夏梦她,她被人捅了一刀,从后腰从进去的,用那种很锋利的刀,一下就捅了进去,好吓人,好多血。”

他就哭了,一个大男人,哭了,我给了他一巴掌,说:“草泥马,别哭啊,清楚来,到底怎么了,谁他吗捅的?”

他说不出来,就哭的不行了,倒是有个女生过来说你别为难他了,他于晕血,夏梦被人捅了,就是几个高三的,好像是有个叫什么王剑的,听几个我们年级的人叫他。我就左右看了看,看到个我们高二的跟麻子脸混的家伙,问他具体什么情况,是谁捅的,他说:“应该是王剑捅的,因为默哥你和麻子哥打了他,还羞辱了他,他觉得丢人,就气得不行说要捅死你的女朋友,然后就一路上来了,他当时还拿刀威胁我们跪下,我们想打电话给你叫你,但是你没接,”

我看了下,果然有我的未接电话,我问他:“那夏梦现在怎么样,在哪个医院?”

他说了以后,我和麻子脸也没管这个残局了,赶紧的打车到了他说的那个医院,我急的不行了,就去问护士有没有个刚送来的,叫夏梦的,抢救,后背被捅了一刀的。她说有,在三楼急救室。我谢了护士以后,就和麻子脸一起去了三楼,到了急救室外面的时候,发现外面有两个男生,一个女的,女生就是苏然,我喊了声,“苏然,夏梦在里面?”

苏然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她的眼睛猩红色的,她盯着我,问我,“到底怎么回事,许默,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因为你?”

我说:“你先告诉我,夏梦有没有事,严重不严重。”她吼着,“你先告诉我!”

“行了,我说吧,许默,夏梦被人从后面捅了一刀,具体是不是心窝子我不知道,反正就是后心,能不能保命,医生刚刚说了句,一半的可能能救活。”

说话的这人,我见过,夏梦班上的男生,好像还喜欢着夏梦,他的话,让我绝望到了心碎的地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