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血债血偿/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男生说完话,我人都好像听不到了声音了一般,整个人耳朵里就是嗡嗡的声音,紧接着。我听到苏然在那骂,说:“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就是你,喜欢混,当什么狗屁的老大,你如果要当老大,干嘛缠着我们家梦梦,你看看把她害成什么样了?你还我的梦梦来,你还我!!”

她的声音嘶哑着,眼泪不停的流,不知道为什么,我也很想流泪,但现在不是时候,那两个男生和麻子脸都在那,他们都没流泪。我流泪算什么事儿?

我只是安慰她,会好的,夏梦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的,相信我。其实我自己知道,我这话说起来的真不稳,我自己都感觉到心虚。

倒是那两个男生,一边一个在那冷嘲热讽,说什么:“当什么男朋友的,自己女朋友都保护不了,算什么男人。还老大呢,我还老末还差不多,真差劲,还说什么,听说跟萧璐以前还是男女朋友呢,现在又跟夏梦搞上了。呵呵,混混学生都这样。”

“你他吗说什么呢?”麻子脸气不过,过去拎着一个家伙的衣领,要干他的样子,不得不说,他们这些死读书的,居然不怕我们,其实我也知道,对他们来说。瞧不起我们这些混混学生,认为我们是不务正业,不听老师话,以后也不会有多大出息的人。所以麻子脸这样,他们并不怕,也知道我是高二老大,也不给我面子。倒是哟呵了声,说:“还有脸了?你打啊,你打老子让你没法在解放混了,别他吗以为在学校里人家都当你是个人物了,信不信我让我爸开除了你?、”

的确,他说的没错,很多人瞧不起我们混混,他们家世都不错,就好像这两位。我听夏梦说过,好像是什么学校里的高层家里的,直接安插到了重点班里,而他们成绩也不错,所以也就没人有太大意见,他们不服我,我也气得不行。麻子脸要动手,我摆摆手过去拉他说别动,我只是指了指他们俩,“我告诉你们,不管夏梦是生是死,她都是我的女朋友,不是你俩的,你俩就趁早死心吧,我不管你们后台有多硬,老爸是谁,要再敢打我女朋友的主意,我不管你是谁,我照样弄死你,别把我的话当开玩笑,走了,麻子。”

麻子脸愣了下,然后就跟我走了,那两个家伙一直没说话,估计是被我吓住了,苏然在后面吼我,骂我:“逞什么威风,都这时候了,还装什么老大。”我没理他,而是下了楼梯,我严肃的对着麻子脸说,“走,去找王剑,去找黄卷毛,血债必须血偿。”

麻子脸点点头说行,然后开始打电话联系黑大个他们。我给小胖打了个电话,小胖接了以后问我没事儿吧?小熊住院了,问我:“要不要过去看看,”我慌了下,问他怎么回事,在哪儿,他跟我说了,我就和麻子脸赶到小熊在的那个医院去了。到了以后,我们看到小熊脚踝那里被砍的能看到骨头了,小熊看到我来了以后,苦笑了下,说,“默哥!”

我赶紧叫他别起来,“到底怎么了这是,都是黄卷毛那孙子干的吧?”小熊叹了口气说,“黄卷毛想要我归顺他,不肯就要砍我,我看他是不敢的,但是他带来的那几个校外的混子,他们肯定是敢的,本来我只是后背上挨了一刀,但不是很深,只是擦皮了一下,后来我们就跑到校外去了,就是怕被开除,哎,早知道这样的话,我们就在学校里,至少有门卫的人会帮我们,也不会被砍的这么惨了。”

“校外的,是谁?”我盯着他,问他是谁砍得。小熊说,“不知道,没见过,肯定不是鬼门游戏厅的生哥他们。”我看麻子脸欲言又止的样子,估计是想去找生哥他们问问,我还是打断了他,说,“冤有头债有主,我们还是去找黄卷毛这孙子吧。”

小熊说,“默哥,你现在去就是自投罗网,他们肯定有埋伏,黄卷毛说他砍我就是你们因为你不肯投降,只要你肯投降,他立马就不再对我们动手了,而且,他带着不少人呢,校外他大概找了二十来个都是拿刀的,咱干不过他们。”

“草他吗,不行,我一定得给你和夏梦报仇。”小熊眉头皱了下,说“什么,默哥你女朋友也被?”麻子脸说,“被捅了一刀,在后心,生死未卜呢。”

我告别了小熊和几个高一的人以后,叫上了麻子脸,小胖他们也都集合了,我告诉他们说,“有多少人给我叫来多少人,不要跟我客气,全他吗都给我叫上,我就不信了,他黄卷毛能有多少人,咱们杀到高三寝室楼去。”

他们都知道我发火了,同时他们也都知道,要对高三展开大总攻了,我交代他们带上家伙,就是怕那群校外的人也在黄卷毛寝室里,而小熊说的没错,我们到那门口的时候,有人守着呢,问我们是不是许默高二的人,我没说话,麻子脸上去一人给了一巴掌,几个兄弟上去踹翻了他们,浩浩荡荡将近八十几个人就冲进了黄卷毛的寝室。

里面也确实有不少人,瞬间就把我们给围了起来,将近一百五十人的大混战就这么开始了,我嘶吼着,说:“打死他们”,然后我也冲进了人堆里,不过我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拿家伙,更没有人拿刀啊,那些校外的人难道进不来吗?

没多久,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许默,我擦你吗啊,你敢来,老子就让你回不去!”

黄卷毛出现了,我冷笑一声,“你这种卑鄙小人,专挑别人女朋友下手,还让校外的人带家伙来砍人,真他吗不要脸,告诉你,如果夏梦出了什么事,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他愣了下,不少人停战了,正在等待双方的老大发动命令,然后瞪着我吼道,“草泥马,少他吗冤枉老子,王剑确实有用刀胁迫过你的女朋友夏梦,但他根本就没有动手,动手的另有其人。”估圣围扛。

我呵呵笑,说:“黄卷毛,那么,小熊的脚踝被砍的见骨头了,这事儿跟你有关系吧,你别说不是你做的?”

他说,“这个我倒是知道,是我一个校外哥哥弄的,我让他住手了,可是我停止不了他,要怪,也是怪小熊自己贱,让他投降不投降,怪的了谁,再说了,打架本身就会受伤,怕受伤别混啊,还当什么老大。”

“呵呵,行,承认就好。”我用眼神瞪着他,“你说不是王剑做的,那么多人都看到了,谁他吗相信不是王剑做的,再说了,也就只有你的人拿着刀进来了,还胁迫夏梦,就算不是王剑捅的,那他吗也是你带来的校外混子捅的,你说,吗了个比的,我是不是该找你算账?”

“许默,我告诉你,我黄卷毛没别的本事,但是我做的,或者是我的人做的,我肯定会承认,但是,你他吗要跟我胡搅蛮缠把不是我干的事儿赖我身上,那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他已经掏出了一把尺子,是那种实验室用的将近五十厘米长的铁尺,这种打起人来很疼,老师以前教训我们的时候就是用这个打手板心,打完了以后好几天都恢复不过来,疼的一抽一抽的,可难受了。

“默哥,别几把跟他废话,打就是了,怕他们这些快毕业的孙子么,装什么学长,你们也配。”

我吼了句,“干!”

黄卷毛也是,嘶吼着,“干死这群小比崽子,别让他们走出高三宿舍楼。”

战斗打响,而我也为了夏梦、小熊的伤而将所有的忧伤转化为愤怒,抓着黄卷毛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