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默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为“ymc201700”加更/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一脚踹开的声音过大,当我们冲进去,当白晃晃的道驾着黄卷毛和王剑的脖子的时候,他们还想动弹。但是却被黑大个一脚踹在他腿弯上,王剑就跪在地上,黑大个吼了句“你他吗还敢动?”

王剑被黑大个用刀背狠狠一下敲在肩膀上,疼的他龇牙咧嘴的,在那说:“偷袭算什么本事,啥时候进来的。”

小胖过去就是一嘴巴子,说:“兵不厌诈懂不懂,偷袭你麻痹,整的好像你用刀捅一个姑娘挺有脸似的。”

王剑就说,“不是老子捅的。”小胖又是一嘴巴,说:“管是不是你捅的,反正这个黑锅你背定了。”

黄卷毛被我制住,不敢动,我让人把他给把手捆起来,生怕有变,他宿舍里有六个人。其他几个人看起来也挺能打的,但暂时都被我制住了,不敢动弹。黄卷毛瞪着我问我,“许默,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早就告诉过你,那个女的不是我们动的,你不信?”

我笑了下,说:“不管我信不信,我今天来干你,你服不服吧?”

他冷笑一声。“你这样老子能服?有种的跟老子面对面的打,你这算什么本事?”

我笑,“你带人来骚扰我,去把小熊的高一给端了,这又算什么本事,你叫校外的人给你帮忙。这又算什么本事?”

我两句反驳的他说不出话来了,他盯着我的眼睛问我,“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退位,把你高三老大的位置让出来,你该退出江湖了,解放已经不属于你们高三的了。”

“呵呵,如果,我说不呢?”

突然。黄卷毛的眼睛里精光一闪,我立马知道不好,这家伙用膝盖顶了我一下,我的刀口立马偏了,想砍,也已经来不及了,刀被他夺了,想抢回来,真的不容易,他动的同时,王剑也动了。他一脚踹在小胖肚子上,瞬间,所有人都动了,黑大个火了,一把就抓住一个人。一刀就劈在那人背上,血,跟不要钱似的流下来了。估向状才。

王剑和黄卷毛慌了,“虎子!你怎么了。”然后盯着黑大个说,“你是要杀人还是来夺老大的?”

黑大个冷冷的瞪着他,“既是来夺老大的,也是来杀人的。”

“草泥马,赶紧的送他去医院,不然他出了事,老子让你陪葬!”

黑大个依然冷冷看着他,“要送他去医院,可以,你们退位,滚出解放,或者老老实实呆着混到你高三毕业,否则,他,死!”

黄卷毛冷冷的盯着我,“许默,你也是这意思,你不知道,他现在流血不过多,一点也不比你那个女朋友被捅后心以后的危险少,那可是杀人的危险,你不怕?你就不怕跟你小叔一样坐牢?”

“我怕!我当然怕,我相信黑大个也怕,但是,今天你们不退出解放,我也不得不铤而走险了,甚至,你也会跟他一样。”我的刀口,就已经劈在了黄卷毛的肩膀上,一下,一下,再一下,他的骨头都扛不住了,他疼的不行,吼了句,“够了!”

王剑也吼了句,“够了,草泥们吗的,你们够狠,虎子要是有事,我要了你们的狗命,行,老子退,老子退出江湖,不混了,草泥马的,快点送他去医院,去黄卷毛去医院!”

我看了看黄卷毛那脆弱的带血的脸,问他,“你的意思呢?”我的刀还架在他的脖子上,他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带着复杂的神情,说:“许默,你不再是以前那个许默了,你怎么变得这么心狠手辣?”

我没理他,只是盯着他看,他叹了口气,“自从高一以来,我一直看不起你这个孬比,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被你逼到这个地步,呵呵,行,反正老子也不怎么想混了,但是,能不能请你别把我的兄弟们逼走,请你善待他们,我这不是请求,而是要求!如果你做不到,我就是退位了,我也可以砍死你,别以为我不敢拿刀捅死你们。”

他这话说完以后,他几个嫡系兄弟喊了声,“强哥!别啊!凭什么就他们这几个人就能把我们逼到这地步,咱们还没决战呢,谁知道会输会赢?”话还没说完,他的肩膀就被黑大个用刀背狠狠的来了一下,他惨叫一声,捂着肩膀倒了下去。

“停手!!别打了,老子都说了退位了,你还打个几把毛”。王剑吼了句,“行了,够了,赶紧送人去医院,不然老子也也你们放血。”

我看了眼王剑,又看了那个虎子,摆摆手,“赶紧的,你们把人送医院吧,这是你们自己不小心摔倒大出血,跟咱们可没关系,走,咱们走。”

我们目送着他们把虎子和黄卷毛背下去,一路到校外打车什么的,跟门卫解释的时候也是说是被碎了的镜子划开了的伤口大出血,根本只字不提打架的事儿,小胖他们看了我一眼,大笑,说,“默哥,咱们成功了。这下,你可就是名正言顺的高中老大,解放中学的老大了。”

黑大个问我:“要不要开个所有混混的大会,把黄卷毛也叫上,如果他敢不去,就是不承认你的地位,到时候还可以削他。”王安民说:“是啊,就这么办。”我笑了下,说:“别忙,我打个电话给麻子脸。看看他那边什么情况。”

麻子脸给我的答案是,“人,带回来了,就是生哥本人,他老婆差点被麻子脸上了的谣言虽然是假的,但他老婆确实被人上了,只不过不是咱们的人,但他以为是咱们的人,所以这才心狠手辣的把小熊给砍成那样的。”

我哈哈大笑,说:“好,太好了,麻子,你知道我们的结果怎样了么。”麻子脸笑着说,“听默哥你笑的这么开心,莫非是成功了,黄卷毛那家伙被你们打败了?”

我说,“何止是打败啊,他直接是服了我们了,给我们让位,还让我们善待他在高三的兄弟,基本上是求着我们的,不过还是黑大个猛,关键时刻还是他更靠得住一点,直接把人家后背一块皮都快掀下来了,我看出血过多,还真是有可能危及生命。”

麻子问我严重不严重,我说:“当然了,不然怎么把王剑都给逼的快哭了呢,我怀疑那个被我们砍伤的虎子,应该是他玩的最好的兄弟吧,你赶紧过来,那个生哥怎么说?”

麻子说,“没事儿,嘴巴堵着呢,咱们在哪儿见啊,不可能我们带个人犯似的过去吧,”我说,“那就在校门口后门,那条街的十字路口见,那里也没什么人,就算看到了也没什么人敢管。”他说行。

十分钟后,麻子脸带着个小胡子来了,这人就是鬼门游戏厅前老大,生哥,现在也就是个被我们俘虏的人,其实这样的靠近学校的小混混组织,还不如学校里的老大混的明白呢,不然怎么会依附黄卷毛的势力才能得以发展,一来,他要靠学生赚钱,二来,学生是生力军,人家还得喊他一声生哥,还给他办事,他也可以帮黄卷毛办事相辅相成,所以不要觉得校外的混混就有多牛逼,都跟金野、刘子铭似的那么牛逼么,那绝对不可能,大部分还是生哥这种,连我都不如的小混混。

嘴巴被弄干净以后,他连忙说,“默哥,是许默大哥吧,我,我知罪了,都是,都是误会,我以为是你们的人把我老婆给上了,所以我才大发雷霆把人给砍了,我愿意给医药费,给医药费行吗?”

我一巴掌扇他脸上,“医药费,老子缺你几个钱么,老子兄弟被你砍了,你说怎么办吧。”

其实他老婆被上了也没啥,混混的老婆很多都是万人骑,经常分手,就我们经常小时候看到的那些打败的光彩照人,但是人家不是小姐的那种女学生,大部分以初中,高中辍学女生为主,长得都还行,喜欢混,我们以前初中也有几姐妹,四大金花这样的女生混混组织,所以我也不觉得他老婆被人上是啥耻辱,有啥要紧的事儿。顶多就是他想砍我兄弟找的借口而已。

所以我不打算放过他,折磨了他一顿以后,他就跪着求饶,我问他以后还要不要听黄卷毛的话了,黄卷毛被我给平了。他啊了一声,说,“强哥被你给收了?”我说:“是,以后解放就只有一个老大,那就是我,许默。”

他就赶紧对我俯首称臣,说以后乐意跟我混,还说,可以告诉我一个秘密。我问他啥秘密。他说,“有个人,想对付你,默哥,我听说,默哥你的女朋友被人捅了,也许我可以给你找到线索。”

“几天前,有个人来找过我,塞给我一千块钱,问我乐意不乐意捅一个高二七班叫夏梦的女生,我没答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