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不是这个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

如果说他前面的那些我都不感兴趣,那接下来的这个,我就特别想知道了,到底是谁捅的夏梦。看来。这人不打算自己动手。找人动手。就是怕被人抓到线索,也有可能,这人认识我,我也认识他,怕被我发现。所以才找人的。

我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让他告诉我,我跟他说,“你只有告诉我。我才会放过你,让你免于一难,不然,你砍的我兄弟脚都见骨头了,我务必也会把你砍的脚见骨头,否则,我不好给我兄弟交代,除非,他能告诉我是谁?”

没想到这家伙也聪明,说:“默哥,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我现在说了以后,对你没有利用价值了,你肯定就会立马砍我,我可不想变成残废啊,我得确保自己的安全不是?你看,你们把我打成这样,我已经没利用价值的时候,我还会更惨,是不是?”

他说完以后麻子脸就对着他一阵劈头盖脸的打,打的他说不出话来,还一边打一边骂说:“美得你,把小熊砍成那样了,还想善了?还想当做啥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把你放走,你他吗的,你怎么想的那么美呢?”

我看着差不多了,就对麻子脸使了个眼色,说:“你干啥呢,别打了别打了,让他说。”

我盯着生哥笑道,“那啥,生哥,你只要告诉我,这个找你的人是谁,我不但可以放过你,还可以把鬼门游戏厅的管理权还给你们的人,反正,对我们学生来说,迟早要毕业,那地方对我们来说就是个消遣的地方,我们跟你们不一样,我们可不收保护费的,所以没啥收益,顶多就是跟兄弟们说起来,有面子一点。”

“干不干吧,同意的话你就把你知道的说出来。但,如果你不说,我可就不担保我这群兄弟会怎么对你了。”

我说完以后,麻子脸和黑大个还配合着我,装着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瞪着他,把他吓得够呛。连忙问我是不是真的可以把鬼门游戏厅还给他,我说当然了,他还问我要不要一部分那里的管理费,可以到时候给我分一点点。我盯着他的眼睛说,“你还没说是谁让你捅夏梦的呢,万一你的答案让我不满意,这些,又何从谈起?”

他就说,“那行,我说,我说。”

他告诉我说,“有一天下午有个人来他们游戏厅打游戏,玩的是老虎机,赢了挺多钱的,那是一开始,后来输了钱,就不爽了,在那摇晃机子,你知道,老虎机有时候会坏,摇的话,有钱会掉下来,这是不合规矩的。但是他还在那摇,有人上去拦,还被他打了,后来我就出面了,本来我是打算教训他一顿的,但是他把钱和医药费都给我了,还是给了一个让我满意的数字,我就没跟他计较了,没想到,他后来跟我说,想跟我谈个生意,问我想不想干,我一开始还没什么兴趣,后来看他出手大方,就跟他进了包间,谈了这个事儿,我一听是关于捅人的,心里也吓坏了,可是他一开口就是给我五万,你知道,五万块啊,起码能在我们这小县城靠近农贸市场那边买一套小平房了,我就心里有点打鼓,问他到底怎么做,本来我是答应了的,后来我手下没人敢去做,刚好我老婆跟我商量了下,后来还是打算不义之财不收,那人威胁了我几句就走了,让我不要说出去,否则就杀了我和我老婆,还说他既然敢找人杀人,就敢杀他,所以这么久,他也不敢说出去这个事儿,而且,我那段时间是跟黄卷毛合作对付默哥你的,我自然不会去告诉仇家有人要捅仇家的女朋友,而且对我也没什么好处,所以就一直拖到现在。”

我骂了句,“说了半天草泥马到底是谁你不知道?”

他说不知道,但只要能看到那人,他一定能认出来。

麻子脸就踹他,说:“草泥马的,你就耍我们默哥玩呢,走吧,咱们到高一去找小熊,让小熊亲自动手,也把他的脚踝骨头给削一下,让他也尝尝切肤之痛。”

生哥吓坏了,说:“默哥,真的啊,我说的句句属实,只要你能有那人的照片,我就能告诉你是不是那人,真的。”

我看他说的也不像是假的,可是尼玛,我上哪儿去弄他们的照片去?我的嫌疑人最大的第一个就是雷军,然后就是校外的某个混子,我不认识的仇人,第三个就是夏梦所说的,刘峰,虽然她说是做梦梦到的刘峰,但我觉着,既然夏梦这么说了,我也不得不把他列为嫌疑人列表。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去找雷军的照片,刘峰的暂时找不到,雷军的照片夏梦说她有,我当时还愣了,问她怎么会有,她说这人可自恋了,老是发骚扰短信给她,还发了自拍照,我心里大喜,说你赶紧的给我,夏梦问我干啥啊,我说有个人见过他,可能可以确定是否是他找人捅的你。夏梦就惊呼,找到人了?我说差不多了,你把照片发给我。

她就把照片发给我了以后,我就带着照片去找生哥去了,当然了,我是把生哥放到高一那里去了,暂时没让小熊动他,但是小熊的人好像还是打了他几下,但真的没怎么伤害他,我到的时候,好像听到生哥在求饶,说那时候真的是一时糊涂,鬼迷了心窍了,叫熊哥大人有大量,他乐意承担所有医药费,只求熊哥能放过他。

熊哥手下一个小弟吼了句,“草泥马,你那点儿钱熊哥出不起是咋的,还稀罕你那点儿钱是不?我他吗就想要讨回公道,砍死你,我告诉你,要不是熊哥的老大,默哥说给你几天时间找出捅他女朋友的凶手,不然的话我现在拿刀活剐了你!”估坑司划。

“是是是,熊哥,真对不住了,都是我的错我鬼迷心窍了居然跟着黄卷毛他们这些乱臣贼子乱来,你们才是真命天子,默哥才是真命天子。”

我到了以后哈哈笑,说:“怎么了,我还是皇帝了不成?”

看到我来了,那个小弟也不敢嚣张了,喊了句默哥,小熊要起来,我说:“你别起来了,就那么坐着吧,我过来审问他的。”我还特意看了下生哥说:“怎么了,没人欺负你吧?”

生哥看了眼那个小弟和小熊,就说:“没有没有,熊哥对我很客气,我在这里过的很好,默哥,你拿什么来了?”

也委屈他了,好歹堂堂游戏厅的老大,不过他这个老大也不比我们大几岁,顶多我们十八岁,他二十岁不到,或者可能跟我们差不多吧,都是辍学在外面混的。

我说了句,“照片,你来认认,是不是这个人。”

我就把雷军的照片给他看,为了怕他看不出来人,我还特意跟夏梦要了好几个角度的照片,甚至,连背影都要过来了。

我其实挺希望就是雷军的,因为这样给了我一个复仇的对象和目标,让我不至于盲目的到处去猜,那种感觉怎么说呢,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人家在暗,我们在明,并不是他们有多可怕,而是这种未知的感觉很能吓唬自己。

我看着他在看照片,看的挺认真的,我问他怎么样了,他没说话,倒是麻子脸骂了句,“你他吗的倒是说话啊,到底是不是他。”他就吓到了,说:“不是,不是。不对,是。”

麻子脸说:“到底他吗是不是,你想挨打是不是?”

他就又赶紧说,“不是,不是,我是说,我看错了,我以为是的呢,没想到不是,你看这脸的棱角,还有眼睛,我虽然当时和他说话的时候很少看到他的眼睛,但我还能看的到他的轮廓,绝对不是这样的,那个人比较年轻,至少比这人年轻。”

我眼睛亮了下,“你确定不是这人?”他说确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