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隐藏在暗处的敌人/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说:“行,等我再去找一个人,”我想到了,可能真的是刘峰。这人有可能回来了也说不定。我又跑去问夏梦她那两天发生的事。是不是有做梦梦到刘峰。还是真的遇到了刘峰,她说她自己也搞不清楚,好像是真的遇到了刘峰,又好像是做梦梦到的刘峰,甚至有一次做梦。还梦到刘峰想要欺负她,猥亵的那种。

我的眉头紧锁了起来,这是什么意思呢?猥亵?在梦里猥亵?不可能的啊。这一切,到底怎么联系到一起呢,假如刘峰回来复仇了的话,为什么不来找我,就算他去找夏梦了,为什么欺负夏梦,夏梦也说了,她身体没什么问题,也就是说没有被人侵犯过的痕迹,也就排除了刘峰回来了的可能,但是,这个捅人的又不是雷军。

到底是谁呢?

我就去找夏梦问他要照片,有没有刘峰的,她就生气了,说:“我又不是百事通,我哪知道,苏然还跟着她一起凶我说夏梦还没好完全呢,你这样是不是找死,信不信我现在把阿姨叫来,让她教训你?”

我就赶紧的说不敢了,逃似的跑出了医院。出去以后我就问:“小胖,你他吗的,刘峰不是你以前学校的么,你没有?”他说:“有是有,在老学校,咱们可以坐车去,那里的有学校的毕业纪念照,应该有他的照片,但是,那是他小时候啊,”我骂了句:“草初三的模样和现在的模样有啥大区别?你现在是啥鸟样,初三还不是一个鸟样,难道你还鸟枪换炮了不成?”

小胖还揉揉脸说我明明变帅了,减肥成功了不少啊。麻子脸踹他说你别恶心我了,要恶心人,你赶紧到一边儿去,受不了你了。

小胖就笑,说你滚吧,你那麻子脸,看着我就心里发寒,俩人就打在了一起,我叫他们俩:“几把玩意儿别闹了,赶紧的坐车到他们老学校去,咱们总不能一直扣着那生哥吧,万一人家媳妇找上门来了还报警怎么,校长能保得住咱们么,再说了,万一黄卷毛缓过神来,来帮生哥怎么办,还有很多事儿要做,你们别他吗添乱了行不行?”

听我这么说,小胖说:“那行,事不宜迟,咱们去我老学”校。

傍晚的时候,我们坐车去了他们老学校,弄到了照片以后,一路赶回来,连饭都没吃,小胖怨声载道,但我们没管他,尤其是我,一点饭都没吃,但是不饿,因为我想追求真相,到底是谁干的,我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小胖他们要去吃饭,麻子脸也饿不住了,就去了,我叫他们给我带一份,我先去高一宿舍楼找小熊他们,果然不出我所料,生哥被打了,还是被昨天那个小子,我上去就是一巴掌,打在那小子脸上,他还挺委屈的问我为啥,熊哥也是过去一巴掌,说:“你耽误了默哥的事儿,看你怎么承担后果,滚!”

那人捂着脸委屈的走了,其实他也挺委屈的,为了小熊出力,还挨打,但现在没办法,特殊时期,只希望小熊会做人,以后好好安抚一下他。

我还嘘寒问暖的问生哥没事儿吧,他赶紧的说:“默哥你总算是来了,你要再不来,我就废了,他们老打我,不是说好了不打我了么。”他还挺委屈的看着我,我说:“行了,我刚刚不是帮你教训他了么,对不起啊,生哥,来,你帮我看看这照片,是不是那人。”

生哥还有点不乐意,撒娇的样子,说:“我还没吃饭呢,”我看了眼小熊,他说,“给他吃过了,他不吃,说是给狗吃的东西也没这么差啊,他不吃我们还求着他吃么?”我问小熊说给他的吃的是什么,小熊说:“不骗人,都跟我们一样的,食堂饭菜。”

我点点头问生哥还有啥不乐意的,一起吃一样的,没想到生哥说,“默哥,我可是为了你办事,你说说,给我吃的比猪吃的还难吃呢。”

我直接一巴掌就上去了,这下不光是他愣了,小熊也愣了,生哥捂着脸问我怎么回事,我骂道,“你别他吗给脸不要脸,还他吗给猪吃的,你他吗的猪都不如,赶紧的,看看这个照片是不是,不然,我就让你跟我兄弟一样,坐一个月的板凳没法走路。”

我就递给了他照片,他乖乖的接过来了,还恩了声,说:“默哥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乖乖吃。我心里骂了句煞笔,嘴上说赶紧的,没时间陪你玩。”

他看了以后,说,“好像是这个人。这个背影,和这个脸、轮廓,都是。”

我的心很高兴,眼睛都亮了起来,问:“他确认是这个人不,别好像不好像的,你给我确认一下。”

他就突然间看着我说,“默哥,求你了,我说了以后,你别砍我。”

我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你放心,我许默说得出做得到,就当着熊哥的面儿,答应你,只要你不诓骗我,我就不会砍你,可是,如果今天我放了你,以后我发现你骗我,我肯定会让你比熊哥现在还要惨,因为,我可是拼着对兄弟的义气来求你的答案的,到时候你就只要还在解放县城,我就能让你死的很难看。”

他打了个抖索,小熊还在旁边看着,好像也没不同意我的观点,我觉得他身为我的兄弟,应该能理解我的做法是逼不得已,不是放弃兄弟的义气。

他点点头,说,“我知道了,默哥我肯定不会骗你的,但是,我的眼神也不一定能确定,我只能告诉你,我百分之九十五确定,就是这个人,除非他是整容或者是换装了我看错了,如果是正脸的话,绝对就是这个人。”

“百分百肯定?”

他说,“是,默哥,我敢担保,只要我那天不是眼睛瞎了,我记得就应该是这个人!”

我点头,压下了心中的惊骇,同时也在心里问我自己为什么,刘峰要捅死夏梦,这是为什么?他不是曾经也那么深爱夏梦么,他还跟我抢夏梦抢了很久呢,哦不对,那时候我和萧璐在一起,他根本不用抢,只不过那时候夏梦的心给了我,就装不下他刘峰了,他刘峰因爱生恨,又因为夏梦喜欢我,跟我在一起了,而他恨我的深仇大恨又没解决,所以才要捅了夏梦?

我记得刘峰走的时候跟我说过一句话,说他还会回来的,他不会放过我的,就是这样不放过我的吗?用这种手段不放过我?

的确,如果这是真的话,他捅了夏梦,确实是比捅了我自己,还让我难受,够狠,如果你想报复一个人,你想让他不爽、难过、伤心,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让他更不爽,更难受,更伤心。估阵圣扛。

好一个报仇的上上策,攻心为上。

我要走的时候,生哥还吼着问我,“默哥,别走,你答应了放我走的啊,别这样。”

我看着小熊说,“熊子,对不起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我对着他点点头,他应该懂怎么做了。

一群人,上去围殴生哥一个人,打,往死里打,但就是不把他弄的重伤,最后我听说小熊把生哥放了,没有让他受到太大伤害,就是皮肉伤。这一点,我感觉小熊挺理智的。我也觉得自己有点亏欠这个兄弟,我感觉以后,我得好好补偿他。但为今之计,我得去找夏梦,问清楚一切。

大概吃饭时间,小胖他们叫我去吃饭,麻子脸也说跟我说点儿事,关于黄卷毛的,说是那个虎子抢救及时没出事,但是也着实吓坏了他们的人,那个王剑差点暴走,差点要集结所有高三的人跟我们大决战,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违背了我们和他的约定了,那他答应我们的话,就是狗屁了。不过麻子脸说,幸好黄卷毛关键时刻出来,制止了一切,不过却没有对众声明他已经不是高三的老大了,难道,他还想要东山再起,既然不想混,让位的话,为什么不说清楚,放不下这个脸?

我没去想,因为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想,夏梦,刘峰真的出现了吗。

我在夏梦的医院的那里,一直等到夏梦她妈出去做饭,而苏然和一个女同学还守在那里的时候,我出现了,苏然吓坏了,说:“你要死了你,老是这么一惊一乍的出现,我和梦梦的神经迟早有一天会被你给吓傻了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