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神秘的老爷爷/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病历本上只留着个电话,于是,我就打了个电话,可是一直都没接通。直到晚上的时候才接通的。刚一打通,我就很虚心的说,“喂,请问说瘸子大哥吗,哦,不对,请问是高手大哥吗。”

我注意到自己的措辞不对头,赶紧的换,哪知道那边却传来了个女孩儿的声音,说:“小兄弟,包夜不?”

我当时就直接吓尿了。这声音挺妖媚的,听起来就是那种电视剧里的狐狸精的声音,感觉男人听了就要软了的那种,我赶紧挂了。看看电话号码是不是我自己输错了一位,可是我仔仔细细看了个遍。没错啊,一个数字都没错。

我就又打过去了,那边的女孩儿声音又传来了,应该不是个女孩儿,应该叫她小姐了。她哎呀了一声,说:“你有病吧,打过来干啥又不说,就挂了,出不起钱就别打我电话,真是的。”我就说,“哎哎,你别挂啊,多少钱一夜呗?”

她这才跟我简单的介绍了下,说什么两百一夜。一次一百,反正这些我都没听进去,她看我好像心不在焉的就跟我说如果我不会对她动粗的话,就给我打折,听我的声音挺年轻的,什么的,一定会好好伺候我的。

我听了一阵无语,我最后说:“你先别说了,我来说,等我说完你再说也不迟。”她就说:“那你有啥要求,你尽管说,只要你能出得起钱,我就做得到。”

我就一阵恶心,没说别的,就直接问她认识不认识一个瘸子,她就说,“整了半天你是来找人的啊,不认识,挂了。”我就赶紧说:“你别挂,我给你两百块钱,行吧,你告诉我你在哪。”她就说:“哎哟,早这样不就行了么。”

然后她就给我说了个地址,我就赶紧的打车过去了,这个事拖不得,等刘峰缓过神来,他不来报仇是不可能的,他都决心要杀了我了,我也不能放过他,更不能让他得逞,他在暗,我们在明,形势迫在眉睫。

而同时,我让麻子脸、小胖他们分别往体院打,反正刘峰不在,那边的彩虹头肯定不是我们的对手,让小熊坐镇高中部,如果黄卷毛和王剑反悔了,突然间来打我们,也好有个人通知我们。估边纵才。

麻子和小胖、黑大个说叫我放心去找瘸子吧,这边交给他们就行。

我去了那里以后,果然发现是个红灯房,进去以后,就说找虹姐,那虹姐马上就出来了,一听声音我就知道了,她说让我去里屋,为我准备好了一切。我心说啥呢,不过还是跟她一起进去了,毕竟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嘛,万一她不告诉我怎么整。

进去以后里面也是粉色的,这要是让夏梦知道我来这地方,那我就死翘翘了,更别说让卓小雨知道了,肯定会废了我的,不过为了能得到瘸子的消息,让他帮我,我也只能这样了。

“哎呦,小哥,你这么年轻啊,呵呵,你还是学生呢吧?”然后笑眯眯的过来拉我的手,我心里恶心啊,比我妈还老呢,赶紧的把她拉我的手给打开了,她说:“哎呀,还害羞呢啊,我知道,你们这些当学生的也不容易,找个着女朋友不说吧,还只能自己看片子自己解决,多难受,来,姐姐今天就帮帮你吧。”

我跟她磨蹭了好久,就是不跟她发生啥,我就把钱给拿出来了,说:“你不要怕我不给钱,这钱我就放这儿了,至于整不整那事,我看心情,不过今天我就想问你件事儿。”她就笑眯眯的把钱拿了,问我啥事儿啊。我就问她有没有认识一个瘸子,她说,“小兄弟,我真心不骗你,真的不认识,你虹姐我在这条街也算出名了,我还真的不认识一个瘸子。”

我就说:“那也不算是真的瘸子,只是走路有点怪,而且脾气很怪,身手很好,就走路这样子的。”

我还特意做了个示范,我还说,“这人长得不怎么高,比我矮半个头的样子,就这么高。”

我刚说完,她就啊了一声,我问她,“怎么了,你有印象?”

她说,“你是说那个神经病啊!”

我说:“哪个?”

她就跟我说,前些日子来了个神经病,长得有点哟嘿,但不是很黑,而且个子挺矮的,走路就跟我说的那样,我问她,“那是不是额头这里有点点刘海,但不是很长的刘海。”

她就说,“对,对,我记得,这家伙弄我的时候,喜欢贴着我的脸,那刘海整的我脸上痒死了,神经病似的,而且每次时间可长了,就那么五十块钱,就整人家那么久,哦不,一百块钱。”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坑我钱,不过我也懒得计较,还是找到瘸子最重要。我就问她,“那你知道他人去哪儿了么,住哪儿,他跟你有说吗?”

虹姐说:“没有,他个神经病,一连好几天,一来就是弄我,还打我电话要我等着他,不然就大闹我们这里,本来我还想找几个人教训他的,可是那几个人去找他以后,第二天就在医院里躺着了,我才知道这个疯子得罪不起,不过幸好,他这几天不来了,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我心里暗笑,要知道他是去医院看姓病去了,你不得笑死么。不过我却对这个高手大哥有点无语了,明明正义感十足肯在危难之中救我,但却是一个喜欢嫖的人,还真是美中不足,不过也都应了那句话,高手都是有点另类的毛病的。

虹姐还问我为什么问这个人,还问我,“这人不会是啥杀人犯吧,你是暗中来查案的侦探还是警察?是么?”然后还一脸警惕的看着我,我说:“你见过这么年轻的警x吗?行了,虹姐,我懂了,但你知道不知道他住哪儿吧?”

她说她知道,但是她那天叫去的几个打手都去埋伏过他,最后被他打的住院了,所以他们有可能会知道。不过她可以帮我问问。我就说:“行,谢谢虹姐了,那,那你帮我问问,这,我再给你加一百。”

说完以后我就又在桌子上放了一百块钱,她看到钱眼睛都亮了,也就是疯子哥给了我钱,不然我还真没法这么大方,那个年代我们学生一个月的伙食费也才四百,这就去了四分之三了,真是奢侈。而也证明了他们这些做皮肉生意的,确实赚钱。我家隔壁一个老王大叔在厂里打工,一个月也才三百块,那是混得比较差的。而这个生意一天就收人家一两百,不赚钱才有鬼呢。

第二天这个虹姐就又给我打了个电话,叫我过去,她当然喜欢帮我做事咯,又不用陪我睡,还可以免费拿钱,然后我就过去了,她就说帮我问到了,在一个逸夫小学的那边头上的一个很小的巷子里,当时他们就是在那里埋伏他的,但是具体住在哪个屋子,他们就不知道了。

然后我就谢过了虹姐,想要走,这虹姐就说:“哎呀,来都来了,我就帮帮你呗,你看你在我这里都花了三百多了,还什么都没干呢,你这不是太亏了么?”

说完就来摸我的裤子,我赶紧的推开她说:“谢了虹姐,我暂时还小不需要这个,那个瘸子是我的一个远房的亲戚,我急着找他,那什么,那我就先走了啊。”

我就赶紧跑出去了,沿着她说的那条路,就开始找,一路总算是看到一个逸夫小学,然后就往旁边的巷子里钻,我看到这条巷子里也没多少人家,但是也有七八户,而且每户人家里面也有不少人住,瘸子一定不是这里的人,肯定是租的房子,但是那个年代是没有多少人在外贴招租的,那时候打广告的意识只在大一点的,例如市中心、县中心的地方,但在这个巷子里的小户人家,就没啥必要了,直接走进去问就行。

人家租不租,自有人家的道理。

我敲了好几家门,运气不好,都不在家,刚好我打算走的时候,来了个老头子,大概是五六十岁吧,就问我敲他家门是啥意思,我就说,“老爷爷,这附近有住一个走路一拐一拐的瘸子吗,不是很瘸,但就有点瘸,像这样。”

我还做了个动作给他看,然后告诉他说:“个子不高,就大概这么高。”

老爷爷脸色就变了,然后把我给推开,说:“我不知道!你走吧。”

但他的眼神和表现让我明白,他肯定是知道的。为什么他不说,瘸子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他到底是什么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