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你嫉妒我对长刘海好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默哥,我这就告诉你一切实情!”

长刘海眼睛红红的,把我和麻子脸拉到了外面,我们三个单独在一起。我等着他说。可是麻子脸却气势汹汹的瞪着长刘海。说:“你要害死萱萱吗,你要害死她吗?你如果说出来。她永远都不会原谅你的,她不但不会喜欢你,还会恨你一辈子!”

长刘海嗤笑一声,“这么说,她还有可能会喜欢我咯?她这样一天天的跟我演戏。有意思吗?”

我盯着他俩,问,“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我好歹,也是你们的老大,这事儿,务必给我说清楚,就算萱萱姐她再有怎么不对的,你们也得跟我说清楚,还有你,长刘海。你和萱萱姐不是在一起了吗,到底是怎么回事,给我明明白白的一字不漏的说出来!”

“默默,我告诉你,其实我和萱萱姐…草泥马,给我闭嘴!!”

麻子脸一拳头打在他脸上,“你忘了你和萱萱姐还有我的约定了么,你打破了这个约定,你还是不是个男人,萱萱姐对你不好吗,你要跟她分手?我告诉你,长刘海。如果你要跟她分手,我不但会瞧不起你,我还会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打到你退学为止!”

“麻子,你别逼我。别再逼我了,我受不了了,我一定要说出来。”

长刘海激动的不行了,我上去,一把抓住了麻子脸,喝问他,“你什么意思,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为什么不让他说,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默哥,不是我不告诉你,实在是,这件事难以启齿,我答应你,高三毕业之前,我一定会告诉你的,只要这段时间内萱萱姐她恢复正常,我就会全部和盘托出,都告诉你。”

“默哥,如果你硬是要知道这件事的真相,而使得萱萱姐跳楼自杀的话,那后果,你能承担得起么?”

我就问他,“什么事情这么严重,为什么唯独我不知道?”

他说,“不是唯独你不知道,是除了我和长刘海,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件事事关萱萱姐的名声、贞洁,一旦被第四个人知道了,我想,萱萱姐肯定活不下去了。”

听到这话以后,我身子猛地颤了一下,难道,萱萱姐已经不是处了,被长刘海或者麻子脸误破了,所以萱萱姐才不愿意告诉任何人,的确,这是一个耻辱,她可能不喜欢长刘海和麻子脸,但是,却被他们之中的一个给上了,这种无奈却又不得不接受的屈辱,让她没办法把这件事摊开来告诉任何人,所以,才需要一直瞒着。

也就只有这个可能,会逼的她到跳楼自杀的地步,也只有这么丢人的一件事,才会让她和麻子脸、长刘海难以启齿。

内心,我还是知道,萱萱姐曾经喜欢过我的,内心,我对她,还是有一点点憧憬,可是,她如今遭到这样的难,我内心还是很伤痛很难受的。我狠狠的一拳头打在麻子脸和长刘海的脸上,喝问他们,“是不是你们,你们玷污了萱萱姐的清白,是不是?如果不是这么严重的事,她也不会不让我们知道,甚至,连小雨姐都不敢说!是不是?”

我说完以后,麻子脸和长刘海猛地抬起头来,眼中带着异色,看来,我猜的八九不离十,至于是他们俩之中的谁侵犯了萱萱姐,我就不知道了。

“我知道,你俩都喜欢萱萱姐,对她肯定是敬重有加,也许那件事,只是一个误会,你们也不想,萱萱姐也不想的,是不是,也许是你们喝醉酒了,所以就和她犯了错误,但是错误也挽回不了,所以才想一直这样掩盖下去,是不是?”

我说完以后,麻子脸瞪着长刘海,长刘海艰难的咬着牙,点点头,麻子脸也没有否认,我看出来了,应该是长刘海做了对不起萱萱的事。这该死的家伙,我抓着他打了好几下,咬着牙瞪着他,“该死的,你以后,一定要对萱萱姐好,一辈子对她好,明白没?”

他没说话,看了眼我,看了眼麻子脸,点点头。

我们三个回去的时候,他们还问我们没怎么样吧,怎么好像身上有伤的样子,我们都没说话,一个劲儿的喝酒,喝醉了。

怎么回去的都不知道。第二天起来以后,麻子脸和长刘海也没再提过这件事,而我们也在养伤期间,这段时间,刘峰也不敢来了,可能是有刘子铭罩着我们的缘故,但我没答应让他罩,我也不需要他罩我,因为这样的人唯利是图,帮我就是为了和狗哥、疯子哥搭上线,我才不上他的当。但是刘峰这个毒瘤,一天不拔掉,就一天不安稳。

我和卓小雨也吃了一顿饭,她还笑我说我是残疾人了,独臂神尼,我说我不是女的好不好,她就说我是独臂罗汉,我就笑,说怎么说都是和尚啊,就不能是个俗家弟子,帅哥什么的,难道没有一个古装人物是独臂的么。她想了下说,“有,杨过啊,哈哈,你就是杨过了。”

然后问我,“那你的小龙女是不是太多了点儿啊,到底璐璐以后是你的小龙女呢,还是梦梦是啊?”

“我说你这小子啊,也真是风流,要不姐姐我也来给你充实一下后宫吧,让我来当东宫之主,怎么样?”

我就说:“好哇,”然后突然间拉了下她的手,她就呀的一声,尖叫着拿开了,说:“许默你想死啊,连你小雨姐都敢碰,找死!”我就笑,说:“你也太不经逗了吧。”

我又问她那个打赌算不算的,她还会不会扒自己裤子,她就咬牙说:“算啊,那你又没有打败刘峰,算什么高中老大,等你打赢了刘峰再说吧。”

我说:“你这是在耍赖,体院的人明明都已经投降了,那刘峰我怎么都找不着他,他老是躲着,他要是躲一辈子,难道我就一辈子完不成这个赌了?”她就笑,说:“这可不关我的事,是你自己的问题。”

这段时间,也遇到过长刘海和萱萱姐,萱萱姐也没有以前那么无理取闹了,长刘海和她每次逛街,碰到我的时候,都沉默着不说啥话,倒是萱萱姐,经常找我说话,问我,“默默你要吃什么,我给你买,你要穿啥衣服,我觉得你穿阿迪的挺好,挺帅,要不买一件吧。”

反正就是很热心,相反,她一直和长刘海在一起,她俩好像没啥亲密的举动,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她就是装出来的坚强吧,装给外人看的。

看的我心里挺难受的,挺心疼的,就多去关心了一下她,有一次晚自习下了以后,她和长刘海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走,碰到他们了,就拍拍长刘海肩膀,还喊了她一声,问她复习怎么样了,高三了,肯定是最忙的时刻,她就说还行,还说我们也不见得多闲,还说,你们明年不也高三了么,有你们受的,尤其是你,许默,你现在吊儿郎当不复习还能考个还凑合的成绩,等你高三了,你肯定就不会这么想了,到时候难度难的你想哭,补都来不及补。

我就笑,说:“如果我这级部前十名也叫还凑合的成绩,那我没话说啊。”整的她可无语了,还娇嗔一句说:“许默你这也太打击人了,不理你了,讨厌。”

整的我想笑,后来就一起吃了个饭,期间长刘海也就应付我们几句话,我还问他怎么沉默呢,他说没啥,想睡觉了,什么的,但我猜估计是他还放不下心结吧,他把萱萱姐欺负了,被我知道了,当然不好意思面对我了,所以他不怎么说话,不怎么开心,也是很正常。

反过来想,如果他欺负了萱萱姐,被我知道了,他还能大口吃喝大笑说话,我就骂他没良心,狠狠打他的。

看他这样的姿态,我倒是挺满意的,能对萱萱姐好,挺好的。台乒私划。

刚好他去上厕所了,上大的,说肚子疼,就剩下我和萱萱姐两个人单独的,我和她单独两个人在一起说话,这已经是多久之前发生的事儿了,估计有个大半年了,这段时间我和她闹过矛盾,闹过别扭,发生过不少事情,直到她和长刘海在一起,一直到现在我知道这一切的真相。

我感觉挺心疼她的,就问她,“那什么,你和长刘海,现在,还好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