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螳螂哥现身/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闭着眼睛,流着泪,又看看天,璐璐。梦梦。我就要离开了,你们会想我不。我吼了句。“想我许默,活了这么多年,居然要死在你这种卑鄙小人的手上,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不甘心又怎么样,”

刘峰过来,抓住我的头发。狠狠的往下压,打我,踹我,等到最后一课,他打够了,又让吴琼兄弟打,他们也打够了,最后才把我的脖子给漏出来,说让小日本砍了,想见识见识那一刀锋利不。刘峰这人也是残忍,说:“你们不都是信奉武士道精神么,让他剖腹自杀呗,哦不,他肯定不乐意自杀,你捅死他就行了。”“

快他吗给我脖子上来一刀,别废话了!”

我嘶吼道。“要捅我肚子,捅不死我,我就恶心死你,我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瞪着血红的眼,看着刘峰,他估计是吓到了,就跟黑西服和小日本说让他们赶紧动手。小日本嘿嘿笑,八嘎了两声,哟西了一声。就上前,准备出刀。

传说,日本有一种武士叫拔刀斋,拔刀的速度能做到极致的快,那才是真正的快。这小日本显然还没到那地步,但他好像要练练,就装作拔刀的样子,要割破我的喉咙。

我在等着死,看着他那样,我想,我只求速死,只要能最快结束我的痛苦就行,也不求别的了。

那小日本摆了好几个姿势,最后让黑西服帮忙,说是帮忙扶着我,让他练一下拔刀杀人。

我已经看着天空,想象着自己喉咙被割破的的样子,是不是跟电视里一样一开始还有意识,直到血流干了才会死。我还真想试试。

可是,就在那刀锋的亮光闪瞎我的眼的那一刻,我却没感觉到脖颈的疼痛,一点感觉都没有,卧槽,难道,死亡就是这样的简单的连疼痛都感觉不到的地步?

我听到了一声惨叫,是小日本发出来的,很快,那个黑西服惊讶的喊了句是谁。然后也是一声尖叫。刘峰瞪着来人,似乎很是惊诧,问他是谁。我也特别奇怪,回过神来,看着来人。

这人长得跟我一般高,小平头,不怎么出众也不奇特的脸蛋,他摆出了一个很奇怪的姿势。小日本的刀掉在地上,黑西服捂着胸口喊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人的姿势,双手成勾,成爪,然后食指微微前伸,露出了一截,我突然想起电影里的一个画面,螳螂拳?

真的是螳螂拳?

我有点纳闷,刘峰问他,“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帮他,请你走开,这是我们和他的私人恩怨,不想被伤的话,你可以直接走。”

黑西服盯着这平头,平头也盯着他和小日本,就笑,说:“难怪都说解放县城卧虎藏龙,还真是,才一回来就碰到两个高手,一个还是小日本,呵呵,有意思啊,有意思。”

刘峰看他一副高人做派,心里有点忌惮了,说话也就客气了许多,就说了句,“这位前辈,这是我们和这个家伙的私人恩怨,请您走开,我们定然不会伤害你。”

平头没理他,而是盯着我,还有我地上的匕首,问我,“我刚刚听你说你是许默?”我说:“是,怎么了,前辈您是?认识我吗?”

他就哈哈大笑,说:“果然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我才刚来,就是为了顺道来找你的,这不,刚好遇上了,还救你一命,等着谢谢哥哥吧,我是你狗哥的哥们。”

我直接就傻眼了,“狗哥的哥们?”台估肝巴。

对啊,他不是说派了个人过来,刚好也过来解放县城,不就是叫什么螳螂哥的么。我就惊异的问他,“你是螳螂哥?”

他就笑说:“看来狗子还是跟你说了嘛,你还能记得我,不错不错。”还说肯定会救我出去的,就在这两个家伙,他还不放在眼里。

这话一出,不光是我惊讶,刘峰他们脸色就变了,他们也看的出来,这来人的实力不弱,能挡住黑西服的招,还有小日本的刀的速度,可想而知,跟当初遇到的那个瘸子,没啥两样。

“这位兄弟,我们和你无冤无仇,请您走开,让我们解决一下私事,我们必当重谢!”

刘峰盯着螳螂哥,螳螂哥鸟都不鸟他,说:“你们要干掉许默,他是我大哥的兄弟,你们还叫我走,这真是笑话。”

他说完以后,刘峰问他是不是没的谈了,螳螂哥不理他。倒是那黑西服,盯着螳螂哥说,“居然是螳螂拳,这年头,还会这个的不多了啊,不过,你这也不是纯正的螳螂拳吧,不过,呵呵,要不是我现在旧伤未愈,你,不是我的对手。”螳螂哥就笑,说:“你挺有自信,不过有自信是一回事,有没有能力又是另一回事了。我现在就一个人干你们两个你信不信?”

那个小日本好像是不信,迎风一刀已经来了,我原本以为,他会躲开,借着他刚刚那鬼神莫测的身形,可是,他没躲开,而是用手接住了这一刀。发出了声响。

我愣了,惊慌的问他手没事吧,可是,我却发现,他不是用手,而是用手指甲,接住了小日本的刀。

我看到那手指甲在阳光下发亮,我明白了,这手指甲不是一般的手指甲,可能是铁器做成,镶上去的,难怪不怕刀锋。

好厉害的螳螂手,我心里喜悦了起来,也许,真跟黑西服所说,他全盛时期,螳螂哥不是他对手,但现在,我肯定会得救这是真的。毋庸置疑,这种把命捡回来的感觉,真的没法说,太爽了,又刺激,同时也让我对人生由所眷恋,人说不怕死那是瞬间的不怕死,但如果活过来了,又?会感慨自己没死,幸好没死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

小日本恼羞成怒,刀锋变幻了好几次,可是都没办法击中螳螂哥,都被螳螂轻易躲过,小日本哇呀呀叫了几声,我看到黑西服动了,我喊了一声,“螳螂哥小心。”

那黑西服已经从背后开始偷袭了,的确,虽然他俩都受伤还没全部痊愈,还不是螳螂哥的对手,但如果他俩联手,并且偷袭,用卑鄙手段,那么今天,鹿死谁手还犹未可知!

我紧张了,刘峰就上来跟我打,我受伤了,不过他本身也就不是我的对手。

我俩打了个势均力敌,他瞪着我说,“许默,别以为每次都有人救你,我今天就亲自出马,杀了你,早知道我就不让你有那么多的准备活动,直接一刀结果了你就算了,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波折,气死我了。”

我就笑,说:“这就是命知道吗,你和赵明飞的命,你来都好几次差点要了我的命了,可是最后呢,要我的命的不是被开除,就是差点死,要么就是进监狱。”

他气得不行,就又跟我打在一起,渐渐地,他不是我的对手了,我虽然受伤了,但不是重伤,对付他还算是绰绰有余,现在就看螳螂哥的了。

我看到螳螂哥也受了伤,被黑西服抓的,后背是一片血块,半张皮都被撕扯下来了,而黑西服的西服乱了,脸上也烂了,应该就是被螳螂哥的爪子伤的,姑且称之为爪子吧,那螳螂的勾子特别厉害。

也就是他和黑西服酣战的那一刻,被他打趴下的小日本挣扎着起来了,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挥出了最后一刀,我也看着挺危险的,为螳螂哥着急,也就是那一刻,我看到了最美最炫的一招,螳螂拳里最炫的一招,亮翅!

就类似于眼镜蛇的那种,双臂展开,成眼睛的轮廓,咔的一下,打出去,夹住了那把刀,与此同时,他一个转身摆尾,这一刀,巧妙的用在了黑西服的身上。

惨叫响起,那黑西服不敢置信的看着面门这一刀,把自己劈成了两半,这一刀确实够猛,只不过劈到的人不是他想劈的。而螳螂哥也中了小日本狠狠一脚击中在小腹上,他捂着小腹,嘴角含血,小日本则是一瘸一拐,提着刀往他那里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