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就是他杀的/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问小胖是怎么回事,然后问他现在在什么位置,他就给我说了,我立马就打了个车过去小胖那里。到了那里以后,才发现他们都在呢。不过没在警局旁边,而是在隔了两条街的一个小网吧里。

小胖、麻子脸、王安民他们都在,还有不少小头头,大概有一共十几个人吧,都挺紧张的,我问他们真的没事么,他说有,有几个被砍伤了在医院里,不过都是小伤。没什么大碍的。还说最严重的就是我的了,因为我是被小日本他们追着砍的。而他们则是跟一群学生打,没几个受伤的。

看到我以后,都紧张的问我怎么样了之类的,我其实也就是轻伤,稍微包扎了下就没什么事了。

最后我问他们黑大个到底咋回事,小胖就说了,吴琼这两个兄弟卑鄙无耻,小日本和黑西服挂了,他们怕担责任,就把黑大个给留在那里了,不过幸好他们没把黑大个怎么样,只是把他打的不能动也不能跑而已,不然也不会被留在那里了。

至于刘峰也被吴琼他们带走了,生死未卜。不过这些都不是眼下我需要担心的,为今之计最需要着急的就是黑大个怎么办。小胖他们不敢进警局,怕进去了就被抓进去了,所以就一直在等我的消息,幸好现在等到我的消息了,所以就问问我到底该怎么办。

我骂了句,“你们没脑子还是怎么的,黑大个现在神智是不是不清醒,被带进去了万一认罪了怎么办?你们真是傻,反正也不是咱们杀的人,怕什么。”

小胖说,“默哥,那个什么螳螂哥不是狗哥的人么,到时会咱们脱不了干系啊,虽说我也很希望那黑西服和小日本死,但他们真的死了,我们就算没杀人也是帮凶。毕竟,两校打定点这事儿随便找个人来也能了解情况的。”

我说:“行行行,咱们先进警局里,也好给黑大个做个人证。走吧。”

小胖还有点疑惑,王安民和麻子脸他们说:“默哥说的也有道理,咱们是兄弟,不可能说让黑大个一个人承担后果啊。”

做好了决定以后,我们就一起往警局里去,进门的时候还有警卫在那守着,问我们干什么的,我们就说是跟早上一起死了两个人的命案有关的,有个皮肤黝黑的大个子是我们的兄弟。

那警卫看了看我们说:“你们就是解放高中的学生吧?行,赶紧进去吧,里面有人接待你们。”

到了内堂的时候。就有人问我们这十几个人是来干什么的,我们就来意说了,他们就带了我们到一个办公室里去,说副所、长在里面,让我们跟他说就行了,到了那里以后,里面有个年岁不大,大概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双鬓有点白,但不是很老,可能是少年白的那种白,不过这些不是重点,我们就急切的问了黑大个在什么地方。

领我们来的那个警、卫就跟中年男人说清楚了以后,那中年男人脸色就变了,问我们是不是早上在广场上和十六中的人打定点的那一批,我们说是,还问我们是不是我们领导的这一起斗殴事件。我们也说是,但只求他告诉我们黑大个在什么地方。台他阵弟。

中年男人呵斥道,“你们还好意思来要人,知道不知道这次造成了很严重的后果,那么大的地方死了两个人,有一个还是日本人,这对我们所里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我正想找你们呢,你们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我已经通知了你们学校,也抓了几个十六中的学生问清楚了状况。”

然后中年男人把他知道的大概跟我们说了一下,居然八九不离十,大体就是我们打定点,最后死了两个人,但主要人物都跑了,吴琼兄弟躲起来了一直不现身,刘峰更别说了,不知道哪儿去了,而且是刘峰带来的小日本,所以他们不会杀人,嫌疑就到了我们学校身上,所以他们扣留黑大个四十八小时也不算违规。

不过他叫我们放心,黑大个身上的伤不是很严重,找了个军医给他看了下,没多少大碍,但因为他是在场的唯一嫌疑人,所以,不能让我们和他见面。我估计是怕我们对好口供什么的。

让我们十几个都做好了笔录,不相干的人等就先放回去了,只留着我和小胖、王安民、麻子脸这几个首要人物,我们的一致口供就是不知道是谁杀的,反正是来了个陌生人。

而我的内心,也算是明白了螳螂哥的意思,人,是他杀的,他如果跟我一起回来,简直就是自投罗网,现在我的手机也被收缴了,作为头号人物,我和黑大个得一起被关四十八小时,并且通知家长,十六中那边也要被通知家长,出了人命的大事,没那么好解决。我心里可害怕了,特别怕螳螂哥万一打电话给我,或者狗哥打电话给我,暴露了怎么办,我真有点后悔了,后悔没听小胖他们的话,学着吴琼他们躲起来,至少可以把所有的口供给弄的一致,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担惊受怕的。

我也跟中年男人说了是刘峰他们咄咄逼人,还叫出了小日本和黑西服,想把我们给杀掉,最后出来了一个陌生人,把他们给杀了,这是他们多行不义必自毙,不关我们的事,我们都是学生。

中年男人说,“这不是凭你一面之策就能说明问题的,等你父母老师都来了再说吧。”我心里挺害怕的,但出了人命,也没辙,只能等了,估计是要真的被开除了,我就赶紧跟中年男人说这事儿都是我一个人自导自演的,跟我那些兄弟没关系,打定点的事儿也就我一个人跟十六中的人不和,所以才约的定点,后果我自己来承担就行。

中年男人一拍桌面生气的道,“你承担,你怎么承担,你拿什么来承担,真是不想后果的年轻后生!说好听点是后生可畏,说难听点是不知死活,没事儿不好好念书,高考成为一位对社会有用的人,非要打什么群架。”

那天晚上我在局里呆着的,小胖他们还说来给我送饭,我说不用了,我想告诉他们螳螂哥的事儿,但又怕有人监听,就不敢说,只希望螳螂哥敏锐的嗅觉能闻到并且做出行动来吧,不然,可真的惨了。

第二天一大早的,中年男人给我带了东西来吃,有人喊他副所、长,对这个小孩儿这么好干啥,难说他可是杀人犯什么的。中年男人不说话,只是冷冷看着那人,那人就赶紧走了,应该是所里一个口无遮拦的小警员吧,不过他们怀疑我是凶手,这的确有可能,我杀了人就跑了,而且留下了自己的兄弟。

十点多的时候,我爸妈就来了,我妈哭的眼睛都肿了,我爸就冷冷的问我:“怎么回事,怎么捅了这么大的篓子,是想让我和你妈急死吗。”

说完以后我就眼泪都下来了,真的是不应该,可是,我没有办法,我手下还有一票兄弟,我不可能任由他们被十六中的人欺负,我也不可能说是不给小叔报仇,我只能这样。我只是一个劲儿的说不关我的事,我没杀人。而我也确实没杀人。

我爸就凶我,说:“你没杀人也跟你有关系,天天打架,不知道学好。”

学校老师,我班主任,都来了,他们谈了什么我不知道,反正小胖他们的家长好像也来了。

这时候,我总算是见到了黑大个,他还是跟以前一样,叫不到家长来,啥事儿都是自己一个人担着。他也说不是他杀的人,但却不说是谁。

我又旁敲侧击的问了来了的小胖,有人去学校找他们没有,他们说没有,我这才放心了,那么,螳螂哥应该就没事。

可是,接下来又来了一堆人,我就淡定不住了,原来是一直躲着的吴琼兄弟,和他们父母,刘峰什么的倒是没来,刘峰应该是在医院里躺着呢吧,哪有机会来。

这吴琼兄弟真不是啥好货色,一来,就当着所有的警和校长老师、家长的面儿,指着我说,“就,就是他,就是他杀了人,一刀一个,可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