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你反正在我眼里就是死人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说完以后,我就不乐意了,小胖他们也不乐意了,就在那嚷嚷。说:“怎么的吴琼,这下知道血口喷人了是不。让刘峰出来啊,是他带来的人,这小日本和黑西服不是要杀人么,没杀了我们,结果被一个半路杀出来的英雄给杀了,怪的了谁?活该,还冤枉我们默哥,你要不要碧莲了?”

他说完以后吴琼兄弟他们的爹妈就不乐意了,说:“你这个小同学怎么说话的。"

中年男人就出现了。说:“干什么呢,这里是你们吵架的菜市场么?再吵统统抓起来。”

不得不说,所长就是所长,办起事来就是不一样,刚刚乱成一团糟,他来了以后就变得不一样了,那些小警员搞不定的,他来了就搞定了,最后还是重申了一个重点,让我们所有人来做笔录,最主要的是找到凶手,然后就是两边学校的领导得处理一下学生的问题。

两边校长给所长道歉,并且保证以后这个事都不会发生,并且开除两边的学生。不过吴琼兄弟的父母不乐意,搬了不少关系出来,最后给出的结果是。不开除可以,就是休学,一直休学到高考,你可以来参加高考,但以后不能来上课了,全年在家休整,省的再给学校添乱。

吴琼兄弟倒是无所谓,他们都高三了,主要就是我比较惨,我还有一年半的时间啊,让我一年半在家不能去上课,那还不得憋死我么。可是这个事儿暂且就这么说,所长叫我们还有什么纠纷的,就出了所里再跟校长再讨论,现在不相干的人都走吧。

只留下我们这些重要人物,主要就是为了查出到底谁是凶手。

不过我和吴琼他们也确实可以证明。大家都不是凶手,也没人有这个本事对付黑西服和小日本,等了一个礼拜,我也在家呆了一个礼拜,我爸妈可把我给骂臭了,直接把我手机都给没收了,他们收着,有人打电话过来就通知我一声,也不让我给人家回信,他们帮我接了,说许默在家休整,不见任何人,我都怕自己再这样下去会得抑郁症的,就求他们把手机给我吧。最后他们还是给我了,但是不让我出门,也不给我交话费,以此来逼我老实点,还让我好好念,争取在家里补回落下的学习进度,务必要考上一个好的大学。

一个礼拜以后,一筹莫展的中年男所长把我们又给叫到了所里,原因是刘峰醒了,并且说了实话,杀了小日本和黑西服的,正是我的人。而且他说是我认识的人。

对于这一点,我当然是极力反驳了,而我也确实是不认识螳螂哥,这一个礼拜不光是螳螂哥,疯子哥和狗哥的电话我都不敢打,生怕被查出点儿什么来,中年男人又把我的人,吴琼的人,给审了一遍,后来确实是没有办法了,只能上报。

后来的后来,好像是大半年一年以后,我才知道这个悬案被中年男人给随便弄了个结案的理由上去,就是真的是神秘人杀的,跟我们解放县城没关系,而幸运的是,这黑西服和小日本也没什么后台来找他们,这是我最奇怪的事了,照理说,这样的两大高手,不可能无缘无故帮助刘峰的,肯定是有所图谋,但为什么这两个人死了,也没人出现呢。不过我后来才想明白,既然我的大底牌疯子哥,在这个敏感时期都不敢联系我,怕被染上人命官司,那么,人家的大底牌,难道会是傻子不成?

刘峰那一次也去了所里,狠狠瞪了我一眼,说,“你倒是挺狠,能认识那样的人物,算你赢了。”

我就让他别血口喷人,毕竟,所里的人还盯着我呢,我要承认我认识螳螂哥,那不是二逼吗。他就笑,说:“你不就是怕被抓起来,所以不敢承认跟那个死螳螂有关系嘛,不过也没事,你知道,日本人都是睚眦必报的,这下不用我报复你,你也不会有好日子过了,呵呵。咱俩的事儿,我不想说啥了,就这样翻篇吧,反正你也即将是个死人了。”

说完以后他就走了,给我整的心里压力可大了,我想着确实也是,那小日本功夫不错,难道会是什么组织里的人物,据说日本这方面的组织可是不少的啊,万一小日本的后台要报仇,要干掉我,也不是不可能,所以说他的威胁,也不一定只是吓唬我。

说实话,要说我不怕死,那是不可能的,搞得那段时间我总是神神秘秘的,怕有人偷袭我,要干掉我,而我休学在家,不让我出门,给我禁足,对我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让我不那么害怕了,躲在家里,谁还能暗杀我?

那天以后,刘峰也要去监狱,毕竟他也做了不少违法的事,贩。毒什么的,他都有份,只不过当初赵明飞给他顶了醉,另外他还没高考,就给他缓期一年执行,高考完了以后再给他送进监狱。

在家休学了两个礼拜以后,我爸妈也不是特别限制我了,至少手机可以让我玩,让我上网,也都不限制我了,只是不让我出门,就算出门也只能在小社区附近买个早点,还要有我妈守着我,才让我暂时出去两步,搞得我跟犯人似的,我妈就笑,说:“你本来就是我的小犯人,”还说,“默默,你看,你以前还老以为我嫁进你家就是享福贪你家的钱,现在,我倒是有点小小的后悔了呢,你看看你,一天天惹麻烦,家里的钱都不给你花的。”

确实,家里肯定是又赔了一笔钱,总不能每次都让小雨姐、或者兄弟们给我凑钱吧。不过小胖他们在网上跟我说了,确实是召集所有兄弟给我凑了一笔钱,还说这次打架又不是我一个人打的,大家都有份,最后还让我一个人承担所有责任,他们挺过意不去的。还说要不是我认识的螳螂哥救命,那我们的人,可能要被小日本给杀光了,还有吴琼兄弟,他们能放过兄弟们才有鬼。

最后无奈,只能接受他们的募捐,可是那一笔钱打到我妈的账户上,我才吓坏了,本来我家里就才赔了人家两万块钱,募集了五万块,还有多的,小胖请大家吃了一顿,还留了一部分,打算到时候我回归学校的时候,给我接风用的。我妈都吓坏了,说哪儿来的这么多钱啊,我一开始说不知道,我妈就老实的不行,就要去报警,说不能要别人打错了的不义之财,我就赶紧告诉了他实情。

她就说:“不行,得还给你的同学们,怎么可以这样要他们的钱,他们都还是学生。”说是一定要还给他们,我就说,“要还,也得等我回学校的时候还吧。”

我妈就说:“你都被开除了,还怎么还。我就说得想想办法,回去。”

这期间,小雨姐也问过我,要不要她帮忙,还说她肯定会给我帮忙,我说不用了,等我自己去找一下校长,如果实在是不行,我再找你。小雨姐还说,“唉,你这高中老大的位置倒是当上了,可惜,你被开除了,算不上高中老大了,唉,我也想信守承诺的,可惜,你没这个机会了,这我也没办法。”台扔何弟。

我被她给气的吐血,说:“不行,你等着的,等我重回学校的那一天宣布我是老大,你要是不扒了自己的裤子,我就立马给你扒了!你等着。”

她说:“那我就不去学校了,刚好,一模结束了,我也没在学校了呀。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