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0章和夏梦吵架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卓小雨跟我开这个玩笑,我倒不是很生气,毕竟我现在最主要的是想办法回学校,第二重要的是想方设法躲避那个小日本所谓后台的袭击。我相信,他们肯定还会再来找我麻烦的。

只不过我通过卓小雨那边打听了一下。这事儿也没引起多大轰动,可能是中年男人后面的那位怕舆论压力,就把这事儿给压下去了吧,所以也没看到全县城新闻有提过这事儿什么的,我最希望的可能就是,这事儿没传出去,小日本和黑西服的后台也不知道这事儿,更不知道他们已经死了,而刘峰又一直处于警方的监控之下。他马上就要蹲牢房了,所以也机会告诉后台的势力,那我就安全了。

我只希望他只是吓唬我的,如果再来个一两个小日本这样的角色,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也许我在街上走着走着,就会被人捅一刀死了。

另外一方面就是我回校的事儿,我爸我妈倒是去求了校长好几次,我亲自也去了一趟校长室,校长看着我来了以后,笑眯眯的,说:“我就知道你会来,说吧,这次你又有什么要求?”台扔宏划。

对于这个校长的圆滑,我是知道的,我就问他能不能看在上一次学校利用了我把雷军给开掉的份儿上。别开除我。校长说:“我们可没开除你,只是让你在家学习,考试你还是可以照常来啊,虽说他们十六中的只能参加高考,我倒是可以给你特殊优待,让你月考、期中考、期末考都可以来你看怎么样,别说我不照顾你,这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吧?”

我心想真阴,这也叫很给我面子,不过我也没法说人家,至少,我比十六中那几个强,我还能参加期中考之类的小考试,而他们只能参加高考,不能说校长没帮我,可我要的不是这个。我要的是能回来上课。

我就直截了当的跟校长说了,问他怎么样才肯让我回来上学。他就直接笑了,说,“我让你保证不会再给学校里惹事儿,不再打架,我觉着也不太可能,所以我觉着吧,还是让你在家里学习的好,你要是学校里有事儿,你可以回来处理嘛,我知道你和七班那个女生在谈恋爱,我也不揭破你们,你看这样怎么样?”

我心里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校长什么都知道。我怎么越看他越觉得阴险,他突然间跟我说你别这样看着我,“许默,我直说吧,你能让上头下个命令,比什么都有用,你这次是给人家教育局的丢了脸,也给我们县城的县长丢了脸,要不是这事儿压下来了,那你肯定完蛋了,别说休学了,你连高考你都参加不了,你明白么,你现在还在这里跟我要求回来念书,你以为你是谁,皇亲国戚啊?”

他这么一说,我瞬间明了了,问他,“你意思是,叫我找找上次帮我处理的那人?”

校长说,“行了,你走吧,这不是我说的,这是你说的啊。”

然后我出去的时候,他也没跟我说啥话,我们之间的对话,也没有第三个人知道,难道疯子哥找的人那么有用?

可我现在哪敢跟疯子哥联系啊,我都生怕我的通话记录、短信之类的,都会被警方给截断,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虽说我没杀人,但杀人那个人我确实知道他是什么来路,就是疯子哥的兄弟,可我敢说吗?

我不敢,所以我才这样跟犯了法似的,躲躲藏藏。

就这样,我在家里休息了一个月多,期间和夏梦还吵了一架,她埋怨我不能送她回家,不能陪她一起吃饭,感觉以前的那种恋爱的感觉变了,还说苏然给她介绍了个男学霸,长得挺不错的,我就气坏了,指着她说:“你说啥呢,我做的这一切,难道不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吗,我为什么要混,为什么要当老大,就是为了不让别人欺负我们,就是为了能安静的,好好的念书,你以为我是为了我自己吗,我难道不是为了我们的将来?你就这样对我的?”

她哭的不行了,说自己瞒着老妈和我在一起,已经很违心了,感觉很对不起老妈,而且她成绩也没有很好了,下降了不少,没以前那么好了,还被苏然一直嘲笑,还说我这个男的水性杨花,靠不住什么的,但她还是坚定的跟我在一起了,说我不懂得珍惜她,还这样子去混日子,去打架,也太对我们的感情不负责了。

我也很生气,直接就走了,那后来的几天都没主动去联系她,算是冷战期间吧,我觉得应该不会分手,没那么严重,我心想着等我处理好了回校的事儿,陪她吃饭、送她回家,可能她就不会再生气,也不会再这样没有安全感了吧。

我和小胖他们在周末的时候聚了一下,因为过去了一个月了嘛,我爸妈也没管我那么紧了,月考的时候成绩不错,全班有二十名,算是理科成绩年级前二十名,这样的成绩算挺不错的了,但离我的预想还查了点,但我爸妈看我成绩这样,就放任了我一点,只是不让我去打架,再三警告我,严重的警告的那种,我爸还说再打架就打断我的腿,反正念书也不用靠腿,到时候高考他就背着我去考场就行。整的我和我妈都笑死了。

和小胖他们聚会的时候,我就把和夏梦的事儿说了一下,挺烦人的,小胖说他可以帮我去当当说客,毕竟他和夏梦以前就是一个学校,挺熟的,后来又是一个班,能说的上话,我说你要能帮我的话,就帮我想想办法怎么回校,按校长意思,是让我再找一次疯子哥找的那个后台。

但我实在是不敢给疯子哥打电话,甚至,我连螳螂哥现在身在何处,有没有离开过解放县城的事儿都不知道,毕竟杀了人这么大的事,实在是不好到处去说,去问。

小胖和麻子脸他们帮我想了个办法,说是买个那种IC卡,电话亭里那种,我记得我们那会儿流行一种卡叫201卡,应该不少人有印象吧,那时候手机sim卡是最贵的,其次就是家里的座机,然后就是201卡,可便宜了,而且还不用实名制什么的,他们就让我买一张那种卡,然后给疯子哥打电话,尽量找一个远离家,远离学校的电话亭打电话就行,就算查也很难查到是我,就算可以查,在小县城也没那么高的追踪技术。

抱着这个侥幸,我叫他们帮我买了一张卡,我怕我自己都是被人监视的,还是小熊找了个高一的不认识的女生,给了她二十块钱,让她买一张十块钱的卡,让我打完了就扔了,别留着。

我说:“行,”就谢过了小熊,坐车到了靠近郊区的一个地方,那里有个电话亭,以前我们去郊区藏毒的时候,来过这里,插到电话机里面以后,输入激活码什么的,就开始给疯子哥打电话了。

那边好久都没通,我不甘心,好不容易来这么远打个电话,打不通那叫怎么回事儿,于是我就拼命的打,打了大概十几个,才算是通了。那边传来了个声音,说:“你有没有病啊,还让不让老子睡觉了?”

听到这声音以后,我立马感动的热泪盈眶啊,他吗的,这不就是熟悉的疯子哥的声音么,我就赶紧说,“我是许默!”

没多说别的,我怕他立马挂了电话,那边也不知道是沉默还是怎么的,突然说了下,“你等我会儿,呆着别动,我打给你。”

挂了以后,过了没多久,好像是他换了个号码,打到了那个电话亭,我就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