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黄卷毛和我的对话/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麻子脸说,“既然他那么牛逼,咱们为什么不可以练,咱们比他年轻。还只是高中生,练练怎么了,就好像当初默哥你跟德叔学习的时候。不也领悟了一点儿那什么所谓的内家拳外家拳么?”

“其实他说的也有道理,但这种东西吧,没有个持之以恒的耐力,没有个一年两年时间的沉淀,是不可能练出什么牛逼的身手的。与其自己累死了去练,不如找帮手。”

想到这个,我就跟他们说不用怕了,马上螳螂哥会来。

麻子脸他们惊喜的叫,就是那个干死小日本和黑西服的英雄人物,我说那可不,他们就问我怎么认识螳螂哥的,我就把大概的关系给说了一下,但没有说的很清楚,还有辣子的事儿。我也没跟他们说,只是自己一个人默默记在心里,我知道很多东西是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讲的,不然要是出了事儿,后果可是会很严重的。台见场才。

麻子脸他们还说,要不就让螳螂哥当我们的保镖吧,我说你们瞎说啥呢,他是疯子哥派来我们这里,监督我的,等我以后考到省城了以后,到时候就可以跟着他混。他带我,不过螳螂哥也是来保护我的安全的吧。

大概我鼻子好了差不多三五天的时候,螳螂哥来了,他背着个小包,我当时挺激动的,就问他那是什么,他说这是他这些天吃住用的,我这才发现,那是个小棉絮被子,然后不少压缩饼干和矿泉水。除此之外,还有一把军刀。

我问螳螂哥这军刀是干啥的,他说偶尔在郊外住的话,碰到野兽可以自保,偶尔还可以打打野兔吃,用来解剖野兔的。我听了感觉挺想过一下这样的生活的,挺刺激的丛林冒险,真的没试过啊。我就跟螳螂哥说了下,螳螂哥很严肃的告诉我,这不是儿戏,不能用来玩。螳螂哥被我安排到了大盒哥旁边住,都是自己人,都挺放心的,我还问了问大盒哥有没有回以前那个村子。大盒哥说有一次想带嫂子回去,可是后来走到半山腰的时候,有人追他们,像是要杀了他们似的,从那以后,他们就不敢回去了,那个村子就是这样的,也没办法,我劝他说要不就别回去了,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可就太划不来了,在这里,大城市也挺好,有钱赚有饭吃人人平等,等级差距不是那么大,也不用被人奴役。

跟他说了螳螂哥在这里住的事儿之后,那个小灵嫂子就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螳螂哥健硕的大肌肉,不知道在想啥,不过螳螂哥鸟都不怎么鸟她,只是冲我点点头,说有事儿就打电话。我特意给他办了个新的卡,他原来的那个卡还是老规矩,2点一刻左右开机几分钟,用来防追踪、收消息的。平时联系他就用的新卡。

安顿好了螳螂哥以后,我也就挺放心的了,碍于小胖他们的意思,就想让螳螂哥教我们一点拳脚功夫,至少不让我们的团队显得这么差劲,随便碰到一点厉害的人物就吃不消了。螳螂哥也答应了,说可以指点我们一下,但必须我们肯学,听话,如果不好学的话,他就懒得管我们了,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教我们什么,当然,我们不傻,怎么会不珍惜这样的好机会?

正式回归学校以后,虽然第一个月我是需要旁听的,就是站在学校门口旁听,不能坐下,一开始我以为这样很容易,后来时间久了,我就吃不消了,我班主任换成了以前的那个班主任,我的忘年交,对他,我不敢放肆,所以每次他的课,我就只能站着,有时候他会笑,说这样很公平嘛,我不也是一节课到头都站着给你们讲么?

有时候他就会放过我,让我过去坐着,还说让我务必给他争光什么的。偶尔,他会找我聊天,还跟我说,“其实,许默啊,虽然你这小子吧,爱打架,老惹事儿,惹了无数的麻烦给学校,但换个角度来说,要不是你,我也不能被弄到重点班来教书。”

我就笑,说:“老师,这么说,你还得请我吃饭咯?”他就踹我一脚,说:“没大没小的,还说在我班上,你要还敢干架惹事儿,我可不会对你客气。”我立马立定站好,说,“遵命。”

除了班主任的课之外,其他的任课老师估计都认识我了,我怎么的也是解放高中的名人了,不少老师都怕我了,把雷军给打出去,然后还被开除,最后我不但没事儿,反而还回来念书了,都隐隐约约觉得我有多大的后台,其实,我也就是个狐假虎威的货色而已,能有啥后台。

不过其他任课老师的课,我倒是不用站着了,直接搬个凳子坐在第一排的前面一点,就是那种所谓的第0排,那感觉,爽歪歪啊,包问他们都佩服我,说:“默哥,你真是我见过最牛逼的高中生,没有之一,真的,能认识你,能有幸见证你传奇的一生,我都感觉到自豪。”

我就说:“你别再拍马屁了,我受不了了,你再这样,我还怎么跟你愉快的做朋友?”

包问说:“默哥,你还记得田亮亮不,”我说记得啊咋了,他说这货转学了以后,听说后来就没念了,果然得罪默哥的人,就不会有啥好下场啊。我就冷冷的瞪着他说:“你是啥意思,意思是你默哥我还是个扫把星咯?谁惹上我,谁就倒霉?”

他就赶紧说不是,脸涨的通红,给我道歉,我就哈哈笑。

再值得说的就是学校老大的问题,现在基本上是没悬念了,刘峰滚蛋了,彩虹头带着他体院的人给我们投降了,暂时由小熊和麻子脸收编他们的人,他们也不敢反抗啥,其实他们也没错,都是刘峰这个主导者和我有仇,除了彩虹头可恶一些之外,其他人只要投降,不坚持抵抗,我也就没罚他们,归顺了就好。

更值得一提的是黄卷毛,黄卷毛和王剑这俩货,还来找过我,还说想干我,给他们的兄弟报仇,另外,黄卷毛自己也不甘心,说:“怎么也想当个老大试试,没想到还没宣布称王一个礼拜,就被你小子的逼的退位了。”

我就笑,说:“什么老大不老大,扛把子不扛把子的,大家都是兄弟,你们既然肯退位,给我面子,我肯定也会保着你和你的兄弟的,只要你们还在解放一天,就是我许默罩的!”

黄卷毛和王剑就笑,俩人就说我太装逼了,不就是当个老大么,整的好像他们没当过似的。我说:“那你们肯定是没当过咯,你们顶多当过小学老大,解放高中的老大现在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许默。”

王剑说:“哟呵,许默,还记得咱们以前的仇不,要不是老子们要毕业了,还真想干死你的,你信不信,哥哥我只要再摇旗一呼,肯定不少人跟着我混,我要干翻你这个高中老大,举手投足的事儿。”

我和他们这段时间偶尔也会去吃个饭什么的,没有永远的敌人,冤家宜解不宜结,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想当初高一那时候,我几乎就是想要黄卷毛死,最恨的人也是他,可是现在,在一起喝喝茶,喝喝酒,谈笑风生,指点江山。谁能想到我们以前是恨不得对方死的仇敌呢?

黄卷毛还问我,“真的把刘峰的人给杀了?”我说:“没有,我怎么可能会杀人呢。”黄卷毛就笑,说:“如果不是你杀的,刘峰肯退兵?肯把这个位置让给你?我就不信了。刘峰跟你的仇恨,可比我们跟你的仇恨大的多吧?”

我看着他,心想他还真是了解我,我说:“你知道就好了,有些东西,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他最后问了我一个问题,问我是谁杀的那两个厉害的人物,我没理他,我和他,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最后他说,“这次离校我可能二模才会来了,你不想说,我还不想知道了呢,后会有期了哈。”

我说:“行,你这里的这些兄弟,我会帮你照看好的。你放心好了。”他就拍拍我的肩膀说保重,还让我哪天去看我小叔的时候,代他问声好。

和他聊了这么多以后,我才有点怅然若失,感觉他们高三的很快就要离开了似的,那么我们明年是不是也会有这一天,那么,我们离开的时候,会不会高三老大这个位置,我也得让出去,或者,也有人会逼我退位?

他们离开以后,整个学校变得空荡荡的,小雨姐也很少来,和夏梦又吵了架,我都不知道可以找谁玩,可以找谁聊聊天,而我也渐渐地不用旁听站着上课了,日子变得无聊又无趣,天天复习,因为高一到高三的内容已经学完。第一遍总复习开始了,我们比重点班的快不少。

这日子,显得更无聊了,直到有一天,我们解放的人在十六中被打了,说是吴琼的人让他传话过来,让许默跪着去道歉,不然见一个解放高中的人,就打一个解放高中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