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服务生遇到假服务生/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高三的说:“好咧默哥,我今天就特意不打游戏,一直守到半夜,你们啥时候准备出发啊?”

我说估计放学那会儿我们就开始出去准备家伙。高三那人问我们多少人啊,得多带点儿人,这吴琼兄弟好场面。平时出门玩什么的。都会带不少人,我听了以后吃了一惊,这幸好问了下他,不然的话,就我们几个,估计还不够偷袭他们的。

我就说:“知道了,你立功了,我是直接把八百块钱存到你的游戏币里面,还是给你钱?”

那高三的说,“不用啊,默哥,这么客气,要不还是等明天的行动成功了。你再嘉奖我也不迟啊。”我想了下,说:“可以,那就这样,谢谢兄弟了啊。”他说:“恩,我挂了,好像有几个像是吴琼的人进网吧了,我不好多说了,挂了。”

我嗯了一声,就给挂了。到了放学的时候,我跟麻子脸说了一声,他就说:“行,那这样,咱们再找五个人过去,再加上我们几个,十个。应该够了吧?”我说准够了,小胖还说,我一个人能打两个。不用叫那么多。我心想不够保险,一次性解决他们,万一他们放学的时候一起聚个餐什么的,人多,我们干不过,那不是白准备这么久了?

我说再叫几个吧,就把二皮他们都叫上了,一共十五个人,每个人都带了家伙,但都没带刀,都是棍子钢管圆规什么的,好携带的东西,也好藏,一般不容易被发现,然后就上路了。

那高三的跟我们说,“他们去了大排档喝酒,好像听到他们说等会儿去网吧开黑打dota。那个年代刚刚war3火热的时候,dota才出来不久,但已经有不少人开始打了,那时候用的较多的是浩方,他们就在那嚷嚷着去哪个房间虐菜啊什么的,看起来挺嗨的。”

问清楚了他们在什么大排档吃饭,叫那个高三的继续跟进,我们特意打了个面包车一起开过来了,给了司机师傅钱以后,那司机还问我们来这儿干嘛,是不是来干架的,叫我们小心点。我们谢过了师傅以后,就揣着家伙往下走,一路到那个大排档那里。

可是到了那里之后,没看到人,我就赶紧给那个高三的打电话,那家伙接了电话,气喘吁吁的,说默哥是吗,他们离开大排档了,我问他到哪儿了,高三的说,他们没去网吧玩dota,而是直接去了个大型的KTV,我问他在哪儿,他说你们顺着那条路右拐直走大概一千多米,快点来,这里有一个叫夜嗨的KTV,但是我不好进去啊,我看到他们在二楼的一个包间,但具体哪个包间我不知道,怕被发现,因为他们有六七个人,警觉意识也挺强的。

我就说:“行,你在那等着我们就行,”我们走了挺久的,小胖就在那不爽,说:“到底在哪儿啊,吗的,这家伙的情报到底行不行,这货靠谱不靠谱。”麻子说:“你要没耐性骂骂咧咧的就滚回去吧,别在这儿碍眼。”小胖说:“要你管啊,我就喜欢。”我说:“都他吗别吵了,那不就是夜嗨吗?”

我指着一个还在闪灯的牌子跟他们说,他们看到以后眼睛都亮了,说赶紧进去,走,杀进去。

我说:“别忙,要不咱也开一个包间的,不过咱们得问问。”

进去以后,有人问我们几个人,我说十个,他们说,“哦,那得开个大包间,”我说,“刚刚进去的那一堆人也是我们班的,一起来唱歌的,他们开的哪个包间啊,我们就在他隔壁就好了。”

然后那个人就说,“不行吧,他们开的是中包,你们要也开中包,不是太挤了么?”

我说:“不用,就是要这样热闹,反正也不用坐沙发上什么的,就是为了唱歌,为了开心嘛。”那前台看我们执意如此,就给我们开了个隔壁的说,给我们开到203隔壁的202.

小胖就说,“默哥,心疼不,直接杀进去就得了,何必花这么多钱?”台史投血。

看着我交了钱,388,他就不爽了,就这样跟我说,我说:“你不懂,要为了一次性打服他们,付出这点代价,不算啥。”

到了隔壁的房间以后,我就跟其中一个吴琼不认识的,应该眼生的,装做服务生进去探探风,看看里面怎么个情况,几个人。

特意让一个穿着黑衣服的进去,因为这里面服务生的衣服就是黑色的,虽然颜色不是很正宗,但也能在夜幕中以假乱真了。

我告诉那兄弟,说你进去以后,手机一直开机着,别关,一旦出事儿,我们就冲进去。

“你可以假装送他们酒水,问问他们有几个人会来。”

那兄弟点头答应了,说行。

我们那个兄弟进去以后,小胖我们几个就在那细心的等,挺激动人心的,才刚刚过去两分钟,小胖就开始墨迹了,说:“怎么还没出来,怎么回事,不会是挨打了吧,怎么没动静啊。”

麻子脸就直接踹他了,说:“滚,再在这儿煽动人心,我踹死你。”小胖说:“你有病吧,我不就是着急么,难道你不着急么,你不着急你滚厕所里呆着去。”

我就淡定的笑了下,说:“反正也开了个包间了,送了这么多酒水和吃的,吃吃呗,干啥,不合胃口啊,不合胃口可以唱歌嘛,不玩白不玩,慢慢等,不急。”

过了大概五分钟的时候,还没出来,手机里面还是嘈杂的声音,我还听到了吴琼兄弟叫嚷的声音,让我兄弟过去开酒什么的,最后好像是打破了玻璃瓶,让我兄弟给他扫,不过我就纳闷了,哪儿那么多事儿,我这兄弟一出来,我就打算冲进去揍他们了,可是他到现在还不出来怎么回事。

麻子也着急了,说:“听这声音,是不是出事儿了啊?”

我说:“不知道,再等两分钟,两分钟以后,不管他出来不出来,我们都杀进去。”

麻子说行。可是不到半分钟,我那兄弟就出来了,脸上有点不好看,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挨了一巴掌,不过没敢动。”麻子就把钢管给提起来了,说:“吗的,忍毛啊,走,杀进去得了。”

我说别急,问那兄弟说,他们有几个人。那兄弟说:“里面有七个,但有一个好像就是服务生,我估计他认出我来了。”

我微微皱起了眉头,说了句,“怎么回事,难道这里是他认识的人开的?或者他认识这里的服务生?”

麻子说:“这没啥奇怪的吧,他们本身就是在这附近混,玩,认识几个这夜场里的人也没啥,挺正常的。我就是奇怪的是,他是不是认出你来了,但既然认出你不是服务生,为啥还不揭穿你呢?”

我想了下说:“别忙着下定论,难说这里有人招了新人呢,这地方,流动性挺大的,有几个新人很正常。”

麻子问我:“会不会是人家的埋伏?”我寻思了下,说:“就算是,也要战,咬着牙的战到底,不过我觉着,是的可能性为零,一切都在我们那个兄弟的监控下,那个高三的兄弟挺靠谱的,不可能骗咱们的。”

既然决定了冲杀进去,就做好了准备,让开始进去的那个兄弟,再次假装一次服务生,端了一盘开了的我们包间里的酒进去。

那兄弟说行,开门的时候,那兄弟刚刚一进去,门就砰地一声关上了,把我们给吓了一跳,等我们再踹的门时候,就踹不开门了,里面传来了我那个兄弟的惨叫声。

麻子脸和我们都慌了,也顾不上会不会赔偿的事儿了,直接掏出钢管就往玻璃门上砸,这玻璃门别看是玻璃门,周围一圈儿都是钢筋混着玻璃的,所以很难一下就砸破进去,虽然砸开的口子比较大,伸一只手进去倒是可以,但要钻个人进去,比登天还难,因为周边还有不少玻璃渣子,钻进去就是毁容的。

我看到那个兄弟被吴琼逮住了,拎着头发往茶几上砸,说:“来啊,偷袭老子,我草泥马的,幸好我这个兄弟机智。”

然后拍了拍那个穿着服务生衣服的叼着烟的男的,一脸冷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