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死就一个字/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兄弟被吴琼往茶几上砸了好几下,脑袋,脸上,都是血。因为这个兄弟算是麻子脸的嫡系势力,当初我和麻子脸的势力还是对立的时候,这个兄弟就跟着麻子脸了。

所以看到自己兄弟被这样打。最愤怒的是麻子脸。他都快气死了的样子,指着:“吴琼说你他吗的有种的开开门,别玩这样的,老子跟你单挑。”

吴琼笑着把那个兄弟的头发拉起来,鲜血顺着他的脸颊流下来,看起来狰狞可怖,麻子脸气的不行,直接喊了一声要冲出去,就要去钻那个洞,可是我赶紧拉住了他,如果那个洞钻不进去,卡在中间,那麻子脸会死得很难看。就算钻进去了,一个人对他们六七个,还怎么打,为今之计,只有把门给砸开了。我拉着他,吼了句,“你冷静点,我也想救他,可是现在怎么进去,你进去就是死。”麻子脸说,“死也要死一起,我们是兄弟!”

然后就要往里面冲,钻,鲜血都被那个玻璃渣子给划出来,我吼了句。“快,弄开门。”

小胖骂了句麻子脸傻比,不过还是在帮忙。而同样的,里面的吴琼他们的人,有人拿东西砸麻子脸的脑袋,把麻子脸砸的不轻,麻子脸就在那骂,说:“你们别等我起来了,你们就要死了。”

吴琼不是省油的灯,好像是拿了个破了的玻璃瓶过来,说,“给你们三秒钟,把狗头给拉回去,不然我戳死你。”然后对着麻子脸伸进去的脑袋,喊着,1…2…3,等到喊到2的时候,我急中生智,一脚踹在麻子脸的屁股上,他立马就飞进去了,身上划了不少伤口,可是也比不上被吴琼接下来划一下的伤口还大,他进去以后,门还是开不了,我们干着急,麻子脸一进去,就被他们给围起来打,完全没有反抗之力,一个人,对六七个,就是螳螂哥这样的高手,在这样的险隘的地方也施展不出啥力道来。

看着干着急也没办法,黑大个突然间吼了句,“都他吗给我让开。”一声吼,我们几个,还有小胖都赶紧闪开,他拿着大黑铁棒子,往后面退后了好几步,一个急冲,狠狠的一砸,门,开了。

那一瞬间,不少人都听到声音了,响声很大的,楼下有服务生和保安在那喊,“干什么的,别乱来!”

可是我们哪有时间管他,救那个兄弟和麻子脸要紧。我们十五个人鱼贯而入,哪怕是有吴琼兄弟这样的打架好手,也打不过我们,十五个人,积压了刚刚多少的怨念和怨气,狠狠的发泄在他们身上。一开始吴琼和吴迪还很叼很嚣张的,到后面,也不行了,被我一脚揣在茶几上,让他吃上面的蛋糕。原来是有人过生日,我把蛋糕往鞋子上抹了点,往他脑袋上抹,逼着他吃,他不吃,就干他。狠狠的打他,羞辱他。我抓着他的头发,他的脸上也满是血了,我问他,“怎么样,刚刚不是很吊呢么,现在呢,刚刚的那副嚣张的劲儿,哪儿去了?”

吴琼虽然到了这地步,依然在笑,冷笑,说:“你等着的,咱没完,许默,咱真的没完。”

我扇了他一嘴巴子,说:“没完你吗,你再说一句试试。”他就不敢说话了,知道这时候再逞能也就是多受皮肉之苦,我问他愿意不愿意放下十六中老大的位置,让给我,他也不说话,反正怎么打他,他就是装哑巴。

最后我说了句:“行,那就这样,你不让也可以,但咱的恩怨不是一两句就能说得清的,今天,把你这双手给废了,也算是把咱们的恩怨都算清了,行吧,我以后也不管你的十六中老大到底是谁,而你呢,以后也没有了跟我叫嚣的机会了吧。”

他看着我,突然间眼神里带着惊恐,说:“你不敢的,你不敢这样做的,你这样是违法的,你会坐牢的。”

我就笑,说:“你觉得你这样的威胁对我来说有用不?咱都见识过小日本杀人了,小日本也是死在我面前的,咱们说这个,就没意思了啊。”

我掏出了那把匕首,那把匕首就是韩老给我的,叫我还给瘸子哥的,我觉得挺好用,很锋利,就每次打架的时候随身带着了。看到这匕首的时候,吴琼这才知道怕了,吴迪突然喊了句,“别,别砍了我哥的手,我们投降,以后十六中老大的位置就是你的,反正没有半年我们就毕业了,以后这位置就是你的了,真的。”

我就笑,说:“这个位置对我来说有用吗,我只不过就是干你们,想报仇,仅此而已,本来我的意思是想让你们让出这个位子的,可是你们不识时务,就不怪我不客气了啊。”

“住手!!这里是KTV,不是你们家,好大的狗胆,来这里闹事。”台投名圾。

一个声音传来,我看到一个大胖子,带着不少保安和服务生进来了,一把就打开了我们的一个兄弟,说:“这是谁砸烂的门,给我他吗的赔来。你们这些狗犊孙子的,好好的来唱歌不唱,跑来砸场子。”

吴琼苦笑一声,说:“阎王爷,可不是我们要砸你的门,是他们砸的,你瞅瞅,我这命都在他们手上呢,你快救救我,不然,在你的地方出了人命,你这KTV也就要停业整顿了吧?”

“卧槽,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小比崽子,在你的学校好好当你的二笔老大不就完了么,非要来我这儿闹什么闹,你说好好唱个歌吧,突然吓了老子一跳,砰地一声,我以为地震了呢,没想到有人居然敢砸门,是谁,给老子站出来,还敢杀人了,又是谁,给老子站出来。”

这个叫阎王爷的家伙刚说完,黑大个就说:“是我,怎么滴吧。”阎王爷看着比自己只高不低个子的黑大个拿着个大铁棒,眼神有点畏惧,不过还是叫嚷了,说:“哪儿来的小比崽子,敢来我们这儿打架,还威胁其我来了,知道不知道这是谁的场子?”

吴琼立马说,“知道嘛,锤子哥的场子呗。”吴琼还斜眼看了眼我,说,“那什么,默哥,我忘了告诉你啊,这地方是锤子哥的场子之一,你在这里闹出人命案子来,你觉得他会放过你吗?”

“别他吗拿锤子哥来压我,你算个屁,能让锤子哥为你报仇不成?”说完,我的匕首就狠狠扎了下去,刺穿了他的手掌,他惨叫,说:“草泥马的,你还真敢动手啊。”

他的其他兄弟,以及吴迪,要来救场,可是被我呵斥住了,说:“谁过来一步,我就要了他的命,反正,我和我小叔许风也不是第一次杀人了。"”

因为蚊子的事儿,估计吴迪也害怕了,说:“许默,你想清楚,杀了人就跟你小叔一样了,进监狱,蹲到老为止,你还年轻。”

我说:“你别在这儿跟我废话,赶紧的告诉我,退出不退出十六中吧。”他就说:“退退,当然退,你说怎么就怎么,”

我就笑说:“当我傻逼啊,你怎么证明,如果糊弄我怎么办?”他就说:“你要我怎么证明?”我就笑,跟小胖他们喊了句,说:“扒了他们的裤子,每人拍一个照片,如果敢违背今天说的话,就把照片发到十六中的官方网站上去,让你们彻底的没办法再学校呆。”

“你!!”吴迪冷声瞪着我,我说,“怎么,不愿意?那行啊,今天我就把你哥杀了。”

因为我挟持着人质,阎王爷大胖子进不来,还威胁我要报警,我说:“去你吗的,你比我更怕警吧,你报警,你去啊,我随你的便,你赶紧叫来,我看他们最先抓进去的人应该是你吧?”

把大胖子给气得半死,说:“你吗的,你可别被我找到机会。”

吴迪这家伙,带着人进去了厕所,在里面脱衣服,小胖和几个兄弟过去给他们拍照,他们也只能乖乖就范,过了一会儿,他们拍好了,可以说这一次是大获全胜吧,完胜的那种,挺高兴的,我也即将放开吴琼,让吴迪带他去医院,吴迪说了句,“你够狠,许默,我想我们再也不会再见了,应该是,再也不见了。”

我就笑,说:“我也是这么想的,你也记住我的话,我不想再在是十六中看到你们。”他们哼了声,就要走,但是还没走,正在收拾残局,也有不少被我们打的很惨的兄弟,那个大胖子过来说:“是时候该解决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吧?这门,还赔不赔了?”

我笑眯眯的问他,“要解决什么?”突然间王安民指着我身后,说:“你干什么!”

我还没反应过来,想回头呢,就感觉到后心一痛,瞬间,又变成了剧痛,我意识到我中刀了,是的,我的后心中刀了,我感觉到意识迷迷糊糊,我听到他们喊我:“许默,默哥,默哥。”我看到麻子脸朝着那个人冲了过去,狠狠的扇他嘴巴子,喝问他为什么,我好像看到了那个人,他穿着ktv服务生的衣服,我心想,怎么会是他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