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刀口相似/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隔壁有奇怪的声音,我挺好奇的,怎么我会在自己的家,我感觉头好疼好疼。可是听到这个奇怪的声音,我就赶紧起来了,因为是女生的声音。而且,绝对不是我妈。

到了隔壁房间,我推开门的时候。惊讶的发现,有人居然在欺负萧璐,这人就是那个傻子江宇。我气疯了,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来我家的,我也来不及去想,因为这家伙已经开始撕扯萧璐的衣服了,我看的目瞪口呆,然后就喊了一声,冲上去了,对着那个傻子狂打,可是他力气居然还比我大,一下就把我给干翻了,还把我踩在地上打,最后还嚷嚷着,

“干你的女人怎么了,干你的女人你又想怎么样?”

听他这么说完。我就上去打他,可是不管我怎么使劲儿,好像都干不过他,又被他打趴在地上,他还上去打萧璐,这下我急了。跑到厨房去拿了把菜刀,一下子就砍在那家伙的脖子上,顿时血流如注。他就捂着脖子说:“你死定了,你死定了,你要坐牢的。”

我把萧璐给救出来以后,她就抱着我哭了,说:“好害怕,默哥,我好害怕。”

我就说:“不怕了,不怕了啊,有我在。”

我就拉着她往外跑,可是出去的时候发现我们被警方包围了,我吓坏了,那些警叫我们投降,还说我们杀了人不投降就要把我们给枪毙了,我和萧璐吓坏了。突然间有人开枪,萧璐的后背中了一枪,我慌了,喊道,“谁他吗的开枪,萧璐,璐璐,璐璐!”

我眼泪都掉下来了,然后大喊,大喊,然后我也中枪了,失去了意识。我想,我已经要死了吧,中枪了还不死,我又不是机械人。再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周围白色的一片,妈呀,真的是到天堂了么,可是有个护士过来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这是医院,我没死,我不是中枪了吗?

这个时候旁边来了一个人,眼泪兮兮的看着我,是夏梦,还问我,“你喊什么喊,一个劲儿的喊别人的名字。”

我说:“我不是中枪死了么。”她说:“你脑子烧糊涂了吧,你中了刀子,没中枪,”

我就奇怪,然后马上就醒悟过来了,刚刚那是在做梦。妈呀,那萧璐是没事儿了?搞得我还伤心的流了不少眼泪呢,赶紧擦擦,然后我听夏梦说了下,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我是被捅了,但具体怎么样,谁桶的,夏梦也说不清楚,叫我问麻子脸他们,说他们告诉她来看我的,她都急坏了,尽反介扛。

“没想到一来你在昏迷,醒了以后就开始吵着萧璐的名字,”还有点生气的哭了出来,说:“你那么喜欢萧璐你找她去呀,被人捅了差点死掉,还要我来看你干什么,让你家萧璐来看你呀,哼。”

说完气呼呼的走了,我想叫她,留住她,可是发现我在病床上,身上很疼,尤其是后背,吗的,真是中刀了啊。没多久,我爸妈来了,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没事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其实我是真的不记得了,怎么中刀的我都忘了,我妈就说:“要报警,严惩这样的犯罪分子,差点要了我儿子的命。”

也因为这事儿,我的后心以后的日子都有一个刀疤,挺难看的。

到中午饭点的时候,麻子脸他们总算是来了,说:“默哥你醒了啊,没事儿了不,好点了没,”

我说:“你来试试的,我现在弯个腰都疼。”他说:“那跟夏梦差不多了,当初夏梦不也是被捅了后心么。”我这才想起来,也是,夏梦也是被捅了后心,我俩还挺有缘的。不过刚刚被我气跑了,回头再跟她道个歉吧,这也不能怪我,谁叫我做了个关于萧璐的梦呢,我喊萧璐很正常,如果我做了个夏梦的梦,那我也能喊她的名字啊,我也想起来了,我和她还在冷战,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和好了,哎,也是我自己做梦给害的。

我就跟麻子脸他们说,“先不管这个了,我就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儿?”

小胖就说,“默哥你咋还失忆了呢。”然后就把那天发生的事儿给说了一遍,我这才想起来,我们去干吴琼兄弟了啊,而且干成功了。拍了照片了,那么,是谁捅了我,我还有点印象,好像是穿黑衣服的。

我就问麻子脸是怎么个情况,他就说了,“吗的,是那个服务生捅的,就我那个假扮服务生的哥们进去以后,碰到的那个跟吴琼兄弟厮混在一起的那个服务生,就是他捅的,”

我听了以后愣了,小胖就说,“这事儿肯定就是吴琼兄弟指使的,他们现在被抓到警局去了,好像听说证据不足又给放出来了。不过这事儿肯定没完,得让他们赔钱,不然我们还要报仇。”

麻子脸说:“要不这样吧,直接把他们的果照发到他们的官网去,看看他们还跑得了不?也算是报仇了吧。”

我想了下,说:“也行,就这么办,不过我先给他们打个电话吧,问问他们为什么这么干,再怎么样,他们杀我不至于吧,刘峰杀我倒是有仇,他们跟我有多大仇?”

小胖说:“不管那么多了,我直接去给他们发布算了,就等默哥你一声令下了,让他们两兄弟身败名裂,让他们没脸做人。都差点把你给杀了,还想那么多干嘛。”

我想了下,也行,就让他们晚上的时候去发了。他们走了以后,医生来了,我看了下这个医生,居然是上次救夏梦的那个主治医生,也是救我的,都是专门治疗这一类的,来看我的时候问我现在恢复的怎么样,还疼不疼,问我现在能不能弯腰啊,等等,一些简单的动作,都问了我,我都配合着他,他点点头沉思了一下,就跟我说,“哎,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不知道爱惜自己,对了,你和以前来过的一个叫夏梦的小女孩子的刀口的位置极为相似啊,都是离心脏差那么一点点就要一命呜呼了。啧啧,要不是你们先后住院的顺序不同,我还真以为是同一个人下手干的呢。”

他说完以后我就脸色变了,拉着他问他到底怎么回事,我还告诉他说,我和夏梦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他这才脸色有点变化说,“这个,我就是随便说说,你们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呢?”

“反正刀口的顺序,方向都几乎一样,但还是有所差别的,不是完全一样,因为你是男生,她是女生,你们身高不同,心脏锁在的水平线也不同,这就导致了这刀所刺的位置有所偏差,所以,出自同一个人的手,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他让我好好休息,交代了我一些东西,让我注意,说这样恢复的更快一点,我说好,等他走了以后,我这才仔细回想了一下,我被捅,是那个服务生干的,也就是吴琼认识的那个服务生,那夏梦也是他捅的,是这意思?

照理说,他吴琼兄弟和刘峰是同一阵线,他找人捅了夏梦,陷害给刘峰,这怎么可能呢?他们不是盟友么,从赵明飞在的时候,他们就是兄弟关系了,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到底怎么回事?

我就赶紧的给小胖打电话,叫他先别发吴琼兄弟的果照去网站上,事情还没搞清楚,我怀疑这件事有内情,小胖问我:“为啥啊,他们都差点杀了你了,还不教训教训他们,这还不算完,侮辱完了他们以后,咱还得让他把那个人交出来,废了他们两个畜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