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疯子南来找/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他这么一说,我再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这锤子哥好阴损的计谋啊。不就是想截断铭哥和金野的有生力量么?

众所周知,我们这些每一届毕业的学生,不少都不念了。都跟着金野或者铭哥混,接替一些老人的位置。而就算是还会念大学的,也都会念及混的时候铭哥和金野哥的照顾,到时候如果混的好了,有个一官半职的。也会给铭哥他们一些必要的帮助。

其实这也算是道上的潜规则了。

虽说想通了这些,但也不可能说我们和吴琼可以化敌为友。另外他现在已经从十六中被赶走了,对我们没啥威胁了,就算他想崛起也没用了,爆照的事件结束了以后,基本上骂声一片没人服他们两兄弟了,就算他们有碧脸回去,人家也不会接受他这样老大了。

反正现在也已经教训了他们,而这捅人的幕后黑手也不是他,所以我也就直接把他给忽视了。

重点,就放在找这个服务生小生的身上,另外,夜嗨ktv的老大阎王爷也有嫌疑,就算我们想对付王锤子,也得先从这阎王爷身上找到证据才行。

我们大家伙把这个线给梳理了一遍,麻子脸就跟我说。让我在这里先养伤,不要管那么多,他会带人去查,另外十六中那里,他会找那个官金和十六中现在当家的一些头头讲,由我们来接手十六中。虽然这样跨学校的老大以前也有过。但大家都知道,这样管理起来很不方便,毕竟,人家叫十六中,我们叫解放,他们的人如果逆反心理强一点,就是死也不依,死也不背叛自己的学校,不当你们学校的奴隶,那你又有啥办法?

不过事实证明,我瞎操心了,这事儿麻子脸和小胖办得挺好,他们在十六中都有认识的人,靠着他们,渐渐地把十六中给管理好了,顺理成章接管了十六中,没人有意见,因为小胖麻子脸他们去接手的时候,直截了当就把保护费这一项给取消了,说大家可以交会费,钱少的交少点,钱多的多交点,如果没有,可以不交,但是要看情况而定的。

如果有的人看起来很有钱,但就是死活不交,故意的不交,这样的人直接开除出去,不让他加入我们的混混势力,也不受到我们的保护,而且,这样的人永不录用,也永不保护,就是说,就算他们在学校里被人打死,我们也不管。

可是对有的人虽然穷,但是讲义气能吃苦肯听话,可以免除会费。尽杂名号。

所以,这样一来,人心所向,吴琼兄弟在的时候,剥削的那叫一个狠,保护费给的多的人,他们就重点保护,保护费给的少的,他们不但不保护,还各种理由推脱,甚至可以说,还不如那些没交保护费的呢。所以,我们这样的举措,他们很是开心。直接就拥护我们的老大的位置,还说,许默是总老大对吧?我们早就听说过解放高中的许默了,人长得帅不说,女朋友多不说,人也讲义气,对我们这些学生混混就跟亲兄弟似的,哪里跟吴琼似的,对我们就跟对狗似的对待,太可恨了。

说起吴琼兄弟,他们就恨牙痒痒的,现在好了,我们来了,他们就觉得幸福了,还不用交保护费,交一次会费就可以了。以后三年都可以用,虽然说很多人已经高三了,但这点会费不算什么,他们也不觉得亏。

就算是只收了个会费,小胖报回来的数字也让我惊呆了,四万!

的确,十六中每个年级都有十来个班,收到四万确实不算啥,那么,以前吴琼兄弟到底是中饱私囊了多少钱啊,简直就跟清朝时候的县令似的,坑爹,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虽然官小,但贪的多啊。

另外那个官金还有以前被打的那个兄弟,两个都在十六中的混混高层里了,现在混得都不错了,以前被欺负打压的想死,现在人前人后人模狗样的,谁敢不服他?可是见到我以后都喊我默哥,还说没有我就没有他的今天,对我恭恭敬敬的,喊我默哥的时候,可严肃了。

还跟我汇报十六中的情况,做工作做的特别好,他汇报完了以后我就让他下去,小胖进来的时候,我就指着他说,“死胖子,你看看你们,你再看看他,人家怎么当的小弟,为老大排忧解难。”

小胖就嘟嘴,说:“人家的老大,对待嫡系兄弟,都是一人发一万块的啊。”

说完以后不敢看我,被我狠狠打了一顿,这小逼崽子,怎么说话的。不过这四万块钱,我跟他们说谁有急用,可以拿去,并不是我一个人的。

另一方面,麻子脸去了一趟那个夜嗨ktv,还跟他们差点打起来了,说是什么结果也没拿到,因为,那个叫小生的服务生,不见了。

这狗日的阎王爷居然说,“这小生是临时工,不是本地人,昨天才走的,因为家里有急事,好像是家里的老妈病重了,连夜就走了。”麻子脸问他要身份证什么的,说是:“既然是来工作了,肯定是有留复印件原件吧?”

阎王爷懒洋洋的说,“没有,我们这破ktv小工作如果还要身份证的话,谁来我们这儿打工?本身工资也不高。”

看着他那逼样,麻子脸很想打他一顿,知道他是在故意推脱,故意敷衍,但没办法,麻子脸想要强行搜查一下ktv,看看这小生是不是躲在卫生间里,而这阎王爷在护犊子呢。

听到麻子脸这么要求,阎王爷怒了,说:“小逼崽子,我是看在你把吴琼给干翻了当上了十六中老大的份儿上给你点儿面子,可是你不要给脸不要碧脸,明白不?”

“老子可不吃你这种小毛头的这一套。”

麻子脸当场就想干他了,还是王安民拉住了他说,“稳稳,就算要打,也要请示了默哥才行,咱们心思没有默哥那么缜密,要顾全大局。”

麻子脸这才缓了过来,没跟他直接动手,不过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其实我们都知道,这阎王爷就是跟着王锤子混的,但我们都不敢确定是不是王锤子要弄我们。

如果我们贸然就跟阎王爷把这层窗户纸给捅破了,那么,王锤子可能就不会这样有所顾忌了,就会直接对我们动手,而且下手很黑也说不定。

回来报告我的时候,麻子脸也是气得够呛,说:“默哥,要不是安民拉着我,我能把他那点儿小破地方给平了,什么人啊,你说就算是王锤子为了对付咱们,要捅死默哥你,但也犯不着保着这么一个小卒子吧,这小生算个什么几把玩意儿。我心里想的是,咱们现在对付不了王大锤子,咱们可以直接干掉这个小生,以儆效尤,让他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货色。”

我说:“先不用对付这阎王爷,咱们就等,等这王锤子露馅了以后,咱们有的是机会对付他。”

不过我们倒是没等到王锤子对付我的消息,倒是等来了疯子南,南哥。他找到我的时候,问我:“是不是近期出事儿了?”

我问他怎么知道的,他说他这段时间都没在解放县城,而是去了其他地方办事儿去了,一回来,金野大哥就跟他说了这事儿,叫他来看看我,我一听就来气了,心说这家伙知道也不来看看我,光叫南哥来看看,是几个意思,把我小叔当猴子耍,也不帮帮吗,又是几个意思?我根本就不想接受他的恩惠,伪君子!

我就当着疯子南的面骂了句伪君子,疯子南眉头就皱了下,说:“咋了又,许默?要不是金野大哥,你好几次都被那赵明飞干掉了,还有小胖被抓的那次,也都是金野大哥授意的,不然我咋能去救你们,这金野大哥还得罪你了是不?”

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虽然恨他,但也不好直接在疯子南手下表现出来,连忙说:“没事儿,是我瞎说的。”然后把我近期的事儿大概的说了一遍,疯子南惊呆了的看着我说,“什么?你都把十六中给干下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