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辣子哥/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出院的时候不少人来接我,恭喜我出院,尤其是小胖,说是让我以后别这样走霉运了。是该去烧香拜佛了,不然总是这样经常出入医院,真的不吉利。还总是晕过去,万一哪天醒不过来了可就惨了。

刚说完这话,就被麻子脸一脚踹到屁股上,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俩又打起来了,挺搞笑的。

值得我高兴的是,夏梦来接我了。还跟着苏然一起来了,应该是不怪我了,我过去拉着她的手问她是不是不怪我了,苏然说你还有脸说,做梦都想着前女友,真不要脸,还拉着我们梦梦的手,赶紧的松开。

虽然她这么说,但却依然改变不了什么。我看着夏梦,真诚的跟她到了个歉,她也没那么生气了,也为自己的小心眼给我道歉,我俩就和好了,搞得那苏然在一边不爽,说:“怎么的,这就把我给卖了啊,整的倒是我里外不是人了是吧?”

夏梦就赔笑,说:“怎么会呢。你是我最好的姐妹,你肯定能理解我的啦,默默这次也算是死里逃生,他出院咱也不能落井下石吧。”

苏然就说:“你毁了吧,你就毁在他手上吧你,我不管你了。”然后就气呼呼的走了,我问夏梦要紧不,要不要过去找她一下,跟她也道个歉啥的,夏梦说不用了,她就这样,生气来的快去的也快,不要紧的。

除了她以外,其他兄弟来接我也挺高兴的,那个医生也看到了夏梦了,说你们两还真的认识啊。有缘,有缘,刀口都一样。尽肝向弟。

这次的事儿过去以后,我和夏梦的感情倒是升温了一些,比以前那冷战期间好多了,我心里也挺高兴的,至少不用跟女朋友吵闹误会,那样的感觉真心不爽。

另一方面,螳螂哥也到了我身边来,还跟我道歉,说上次没来帮我,是他的失误,要不是他没来,我也不会受这么重的伤,还说疯子哥已经跟他说过了,我估计是疯子哥责备了他吧,我就跟说:“没事儿的,螳螂哥,这都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跟您没关系的,你现在能来帮我,我真的特别高兴。”

他就说:“你先别高兴的太早,我的身份还是处于敏感时期,疯子说咱俩最主要的任务不是帮你发展校园势力,而是找到辣子。”

听他这么说我就摇头说:“这段时间,根本就没碰到过,我也有刻意去问过一些人,但确实找不到这样一个人,疯子哥只说了这人很矮,功夫很好,其他的都没说,我也没法找啊,而且咱们解放县城现在形势这么紧迫,他还敢回来么?”

螳螂哥说:“那可不一定,为啥我会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得到了辣子消息的一些蛛丝马迹,我才回来的。”

我就问他有没有什么更明显的特征,比如刀疤脸啊,比如胎记啊什么的。他就说这个啊,疯子倒是跟我说过一下,说:“他除了武功高强个子矮小之外,还有一个天生的缺陷,我问他是啥?”他说,“就是拐子!”

我就直接愣了,他就说,“辣子就是因为天生脚有点瘸,所以才从小练武比别人勤奋,但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总觉得自己不如其他人,例如他那些表兄弟,所以他很自卑,更加刻苦的练,不希望自己比别人差,不希望自己被别人看不起。”

“可是,就因为这样,导致他的腿越来越瘸,看起来像是个瘸子似的,个头不高,皮肤微微黑,这样的人你见过吗。”

他说完以后,我直接全身都颤抖起来了,“你是说,他是个瘸子?”

螳螂哥说,“怎么了,你可不要小看他是个瘸子,别看我这螳螂拳好像很厉害似的,但我还真干不过他!”

我瞪大了眼睛说,“你,你也干不过他?”

螳螂哥轻轻一笑说,“怎么的你不信吗?”我有点犹豫,但没说话,他就说,“不是我妄自菲薄,我确实不是辣子哥的对手,他可是疯子哥的第三个兄弟,你是他的第四个兄弟,我呢,只能算是他众多小弟之中的一个,连嫡系的兄弟都算不上。”

我就说不会吧。他就说,“怎么不会,反正你现在的地位,比我可高多了,疯子把你当亲兄弟看待,你得觉得荣幸,我们还没有这个机会呢。”

螳螂哥跟我说,“如果上次对付小日本和黑西服的人是辣子的话,肯定可以一个人干掉他们,而不用像我这么吃力的差点死掉。”

我拉着螳螂哥问他说,“螳螂哥,你说的这个辣子哥,是不是眼睛有点小,微微眯起来一条缝似的,个子大概一米六五左右,瘸的那只脚是右脚,是不是?”

螳螂哥脸色一变问我,“你见过他?”我点点头说是。他猛地抓住了我,“在哪儿见过的,你快说。”

我就把我在医院里被瘸子哥救了以后的事儿告诉了他,我自己也没想到,他居然就是辣子哥,我真是瞎了眼了啊,居然没认出他来。

我就马上拉着螳螂哥说,“走,去我家,我有东西给你看!”

他看我脸色变幻,以为我想起了什么,就连忙叫了车跟我一起回了家,家里刚好没人,我到了我房间以后就拿出了那把韩老给我的匕首问他,“螳螂哥,你见过这把匕首吗,是不是辣子哥的?”

他仔细看了看说,“好刃,好刃啊,但我不能确定是不是,我得带过去给疯子看看。你等我两天。”

我说:“行那你快去吧,我们兵分两路,我去一趟那个韩老的家,看看辣子哥回来过没有,其他的就交给你通知疯子哥了。”

他说:“行,我们就分头行动。”

当天晚上,我就迫不及待的去了,我到那个韩老的家的时候,周围黑漆漆的,也没个路灯,我就在外面敲门,喊,结果一直都没人开门,最后还是隔壁的说,“没人,里面的人都走了,你找谁啊,”

我说:“我找韩老,还有一个瘸子的男人,大概这么高,”

我比划了一下,那人就愣了说,“韩老早就回老家了,至于你说的那个什么瘸子,我倒是见过一次。”

我大喜问她什么时候见到的,在哪儿,她就说在两个月之前,那家伙还撞了她一下,还是个神经病,问我找他干什么,跟他是什么关系。

她说完以后我就心里不高兴了,有病吗,两个月之前我也见过啊,我就跟她说了句没什么事,没啥关系,我就走了,她就在后面骂了我一句什么,我也没听清楚,反正现在是急着找到辣子哥,其他都是虚的。

可偏偏辣子哥在我手上溜掉了,我真是个大傻瓜。

对了,韩老说,他好像是杀过人被通缉,而且是瘸子,个子矮,皮肤黑,这些条件都吻合啊,最重要的是,他还救了我的命,这么多条件都符合我找的辣子哥,我真是太傻比了。

回去以后,没多久,凌晨的时候就被疯子哥的电话吵醒了,惊喜的问我找到了人没有,那匕首,确实就是辣子哥的匕首,还说我立了大功了。

我哭丧着脸的跟他说,“疯子哥,对不起,我让人走丢了,在我手上走丢了。”

我就把我和他之间的事儿给说了,还是辣子哥救的我,我居然就这么让他溜掉了,我对不起疯子哥。疯子哥叹气,说:“没事儿,你和他本身就没见过,也怪我没有给你一张照片,你赶紧找回来就行,别灰心啊,你不是说那个什么韩老家里吗,螳螂会回去跟你一起找,我和老狗这段时间在省城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忙不过来,就交给你们找辣子了,默默,我相信你,你肯定可以完成这个任务,到时候,重重有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