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二十万元/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一出,疯子眼睛里红红的,说:“你,你!你是傻还是怎么的。我们是兄弟,有什么事,不能一起扛?”

辣子苦笑说:“我也不知道你居然现在能有这样的能耐。能把我的通缉令给取消了。”

疯子笑了下说,“虽然挺困难的,但为了兄弟你,我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砸的那些官把你给放了!”

他们之间的感情,看的我们都热泪盈眶的,最后。他们三兄弟又把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我想,也许许多年以后,我和麻子脸、小胖、黑大个这几个,也会有这样的情谊,也有几年,几十年后的兄弟之情,为了彼此,依然可以放弃一切的那种兄弟之情。

他们正聊着的时候。突然间,疯子哥叫了下我,说:“许默,你过来!”

疯子就跟辣子哥说,“辣子,这就是我新收的,第四个兄弟,也是你的弟弟,你要把他视如己出,当成自己的亲弟弟一样对待。”

辣子哥说。“那当然,要不是许默兄弟,我想,我这辈子有可能都见不到疯子哥你了,老弟,谢谢你。”

说完过来拍我肩膀,还给我倒了杯酒,敬我的。我就呵呵笑,说这是我应该做的,还说,“辣子哥,其实这事儿也怪我,我和你,都失之交臂两次了。”

“第一次是在医院里,我遇到你,我本来就应该想到。除了英明神武的辣子哥,还有谁能对抗的了那两个小日本。

第二次就是在那个巷子里,拿,还有这把匕首,是那个叫韩老的叫我给你的。说是你的东西,还说,如果有缘,辣子哥你可以在他即将死去的最后一课见他最后一面,他就安慰了。

这两次,我都错过了辣子哥你,照理说,应该怪我这个弟弟办事不利才对。”

辣子哥哈哈大笑,说:“怎么会呢,要不是你最后关头打电话给疯子,我现在还在外面颠沛流离的过着逃亡的生活,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你看我这,头发都白了一大半儿了,整天想着自己会不会被抓进监狱里,愁死了都,我还得感谢你才是啊,哈哈。”

说完,我们都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他就接过了匕首,说这是那次有警方的人找到了韩老的租房里,他就急匆匆的跑掉了,后来才知道,不是去找他的,而是去催韩老那边的人拆迁的,因为逸夫小学那边的平房都已经过了四五十年了,得拆掉了,他们是最后去催韩老他们,要不然就强拆的,等后来他回去找韩老,却发现韩老已经走了。

辣子哥说,这韩老,算是少数能读懂他的人之一,很多人发现了他的秘密以后,不是被他灭口了,就是想把他举报给警方,只有韩老,能读懂他的无奈和凄凉。辣子哥问我这韩老有没有留下别的什么音讯,他一定要找到他,感谢他这么久以来的照顾。

我说,“有缘的话,肯定是可以再见的,相信我,辣子哥。”

辣子哥说他相信。

过了会儿,疯子哥还让我介绍一下我的这些兄弟们,因为他们也是出了不少力,我都一一介绍了,到了小胖的时候,他还很搞笑的说,“狗爷,我们可是见过了的啊。”李二狗啊了一声,说:“你是谁啊?”尽肝呆圾。

小胖就说,“你,你,狗爷你这也太让我伤心了吧,就上次我和默哥一起被那个死胖子捆住的时候,你一起救了我和默哥的啊。”

李二狗这才想起来说,“对,对,我想起来了,后来,他没再找你们麻烦了吧。”

小胖就笑,说:“哪能啊,有狗爷警告他,他还敢,那他真的是不想活了。”

李二狗哈哈大笑,我们也都笑了,说他这个马屁拍的不错,挺响的。

过了会儿,疯子哥叫了我一声,说让我过去,说有事儿跟我说,我问他啥事儿啊,他就拿出了一个黑色的袋子。

疯子哥说他答应了我的事,奖励我二十万,直接把钱给带过来了,哗啦啦啦的从黑色的袋子里给倒出来了,把我们给吓傻了。

真的我这辈子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钱。

还说因为这次我们找了那么多兄弟帮忙,一人两百块的费用,把我们自己的钱都给花光了,所以疯子哥答应把五六万块钱帮我们补上,并且,让我、小胖、麻子脸、黑大个这样的核心人物,每人再奖励两万块钱。

我们直接就瘫软在地上,尤其是小胖,这货,还把那一万块钱给拆了封条,把钱给扔到天上,任由那些钱砸在自己的脸上,说:“哎呀,砸死我吧,用钱,砸死我吧,我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

黑大个也看不下去了,就过去踹他,说:“你别丢人了,这辈子跟没见过钱似的。”

倒是我,我觉得不妥,立马把黑色袋子给拉起来,递到了疯子哥的面前,说,“疯子哥,这钱,我不能要。”

这下,不光是他,狗哥、辣子哥,就连我身边的这些兄弟,都愣了,估计心里觉得我傻比吧。疯子哥就问我,

“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能要?”

我说,“我也就只是帮忙找了下辣子哥,真正能让我们找到辣子哥的,是螳螂哥,而不是我,就算这二十万要给,我也顶多拿两万,其他的,都给螳螂哥吧,他为了救我,差点死掉,而且,你看看他身上的伤,腿上的伤…”

我指着一直坐在一边没说话一直抽烟的螳螂哥说道,我觉得,真心是这样,他一不是疯子哥的四兄弟之一,二也一直没说给他多少钱什么的。

就只是默默的抽着烟。

我这话一出小胖他们也是这么觉得的,就说,“是啊,螳螂哥可猛了,面对上山的荆棘之路,他就跟没看到似的,毅然决然的往上冲,就是为了抓到辣子哥,要不是他,我们肯定没勇气上。”

疯子哥点点头,也点了根烟,看着螳螂哥,说,“那既然这样,螳螂,这二十万,你就收下吧。你也确实是众望所归,此次,你做的很好。”

螳螂把烟扔地上,踩灭,把黑色钱袋,往我这边一扔,说,“许默,这是你的,不是我的。”

“我说过,我只是帮你,没别的。而且,当初要不是狗哥、辣子哥你们救我,哪有今天的我,我早就死了,你们的救命之恩,我还无以为报,又怎么会要你们的钱,再说了,这钱,我要了干什么,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没什么事,我就出去了。”

然后就推开门,出去,关门,砰地一声。

钱袋就留在我面前,我感觉,螳螂哥冷冷的那种感觉。

我就有点怅然若失的看着疯子哥,他看我这样,说:“没事儿,习惯了,这死螳螂,老这么喜欢装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这个当老大的虐待他了呢,不要就不要吧,这小子油盐不进,你说,别人不喜欢女、色吧,应该会喜欢钱吧,这家伙,钱和女人都不喜欢,不知道搞什么鬼。”

李二狗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伙子,以后,学着点,有的人,他是那种油盐不进,不喜欢财色的,所以对待这样的人,你应该怎么对付,你就看看疯子哥吧。”

我看着他们,觉得,自己又被上了一课。社会就是一个大染缸,我就是该学习这些东西,从善如流,不然的话,我就会被社会给淘汰。

本来我是不想要这些钱的,最多我就要个两万块钱辛苦费,毕竟我还欠了螳螂哥的钱,还欠了不少人情债,例如小雨姐的,虽然欠她的人情,不是钱能解决的,但好歹请人家吃一次好的,意思意思吧,每次请她们吃饭,还要她出钱,我这个大男人的,实在是不好意思。

但剩下的二十万,我怎么都不想要。疯子哥说,“你现在掌控着两个学校的这么多混子,到时候要是一毕业有十分之一能为我所用,这也是一笔助力,你以为我是给你钱?我其实是在发展自己的势力,你也知道,学校里出来的学生,都是肯卖力肯真心跟我干的,跟社会上那些老油子混子不一样,这是本质的差别。”

“还有,以后万一又有这样的事要你去办,没有钱怎么行,一人两百,一下就把你的老底给掏空了,你还拿什么去让人办事,让大家不要钱,空着肚子跟你干?哪怕他们愿意,他们的肚子也不愿意吧?”

他说完这个,麻子脸他们看了看我,我懂他们的意思了,就收下了这些钱。

辣子哥要陪着疯子哥一起去一趟省城,把通缉令给取消,所以就只有螳螂哥留下来了,疯子哥叫我小心点,现在解放县城不是戒严状态了,警局也没有封锁的那么狠,很多不法分子都可以进来,难说有一个就是为了找到我的,因为毕竟小日本这种人死掉了,不可能人家大后台大人物会当没发生过。

他们走了以后,我就把钱还给螳螂哥,还问他怎么不要钱,他没跟我说啥,只是收了我的钱说,“是我的就是我的,我不会不收,你还我钱,我就会收,但不是我的,给我,我也不会要。”

我觉得螳螂哥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也很佩服他,虽然他不苟言笑。

离疯子哥辣子哥离开已经又是一个礼拜过去,月考都开始了,我试水了一下自己的成绩,惊讶的发现,我掉到了重点班以外的水平线。级部前八十名!这是我考的最差的一次,也就因为这一次,我妈第一次打了我一巴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