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终于逮到你/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他的出现,我一开始还挺奇怪的,后来麻子脸提醒我城西是刘子铭的地盘儿以后,我这才恍然大悟。也不觉得有啥奇怪的了,应该这ktv也是他的势力之一。但我总觉得有点蹊跷,小生那货刚刚逃走。这家伙就来了,会有这么巧的事?这个ktv,我们那个兄弟在这里偷窥了这么久也没发现大长毛。

我就把这个事儿跟麻子脸说了下,麻子脸说:“应该不至于吧,你是说大长毛要对付咱们?不可能,他是铭哥的人,你忘了铭哥对你、对你小叔。都寄予厚望,还指望你们能脱离金野投奔他呢,他干嘛要捅死你?”

他又不是疯了。倒是小胖来了句,“你忘了电视剧里演的了,‘不为我所用,我就要毁掉’这个道理么,默哥怎么都不肯跟刘子铭混,刘子铭恼羞成怒要弄死默哥,嫁祸给吴琼兄弟。这有什么们不可能的?”

小胖的话被我们一笑置之,觉得他就是在说屁话,这怎么可能呢。

虽然挺可惜的让小生给跑了,这条线索并不是就这么断了,我们又去了一趟夜嗨ktv,结果那阎王好像是出差去了,暂时不在这里了,没找到人,我们又回到这个ktv,偷偷找了个服务生问问情况。我们想从那个少妇那里找到线索。

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找到这个少妇了,打听到了她的手机号码,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她说她还在忙,我说我是小生介绍给你的。她听到小生二字,立马激动了,就问我小生在哪儿,我就说不用小生了,我也可以为你服务的。她就说:“不行不行,只有小生才可以。”

我心里想了下,懂了她的意思,就跟她说,“我不比小生差,我也活好,放心好了。不管你满意不满意。我都不要你一分钱,只想问你一件事。”

她就大喜说:“行啊,不要钱的,那你来吧。”我和她约了个时间,当然房间费算她的,我到了那里的时候,她还没到,我心想她这人是不是喜欢迟到呢,不过我也没管那么多,最重要的,现在是要查到小生的下落,有一点能得到消息的机会都得抓住。

不过我也没等多久,她就来了,看到我的时候,问我是不是那个人,我就说是,她看着我眼睛都花了,说:“你可真帅啊,比那个小生看着强多了,要是那方面更强的话,我可就喜欢死你了,真的,姐姐可以给你比他多几倍的钱。”

我说:“别墨迹了,赶紧进去吧。”其实我是嫌啰嗦,想早点挖掘出小生的下落来,可是在她眼里,却成了另外一种意思,她就说,“呀,你比我还心急啊,行,反正姐姐我也挺急的。”

我更无语了,进去以后,她就问我要不要洗澡,我就说不用了,赶紧的吧,她就说,“好,好,我就喜欢这样,带着男人的汗味,原汁原味的,我喜欢。”

吗了个比,我可恶心了,不过还是耐着性子,说:“你要洗就洗,快点的,我有事儿问你。”

她就说那就不洗了,然后过来打算抱我,我说你别动手动脚的啊,她就说:“你还装呢,做你们这一行的,老喜欢假正经,小生那货不也是这样么,真正性子来了的时候,比其他人还要狂野,我就喜欢你们这样厚积薄发的。”

我一把推过她的脑袋,把她的臭脸给弄到一边儿去了。

我说了句,“行了,我可对你没兴趣”。她顿时脸色变了,问我啥意思,是不是找茬的。

我说,“我来,是找小生这个人的,你有没有他的联络方式,要有的话,就给我,这些钱,就都是你的了。”

我掏出了两千块钱,往桌子上一放,我说,“你嫖小生一次,好像也不用这么多钱吧,我给你这么多,就是为了得到他的下落,请问你知道不知道?”

她就愣了,然后瞬间就开始笑了起来,说:“你原来不是卖的啊,你跟他有仇?”“我说怎么最近找不到他人了呢,原来有人一直在找他啊。但是怎么办呢,我就是不想说啊。”

“呵呵,我早就料到你有这一招了。”我果断的从袖口里掏出了一把刀来,说:“你要是不说的话,这下场不用我多说了吧,我和小生有仇,他差点被我给捅死了,我也得捅死他,如果你不肯说,我不介意多一个刀下亡魂,反正我杀人不眨眼。”

说完我就把刀狠狠的往桌面上一劈,出了一个印子,她吓了一跳,经过我的一番恫吓,她总算是和盘托出,说她有一个电话,但是以前能打通,但现在打不通了,可以给我。

我接过了她给我的号码以后,我就打了,打不通,是关机的状态,我就喝问她:“是不是耍我,是不是想脸上被我刮花了啊?”

她就赶紧吓得哭了,说:“我真的没骗你,我对天发誓,绝对就是这个号码,至于为什么打不通,我也不知道,可能因为他正在躲你吧。”

听她说的也有道理,我就把她给放了,并且警告她说,“那什么你要是敢报警,别怪我不客气,再说了,你嫖小生这事儿,要是被你老公知道了,你也不会好过的吧?”她就说:“一定一定,我肯定不敢报警,你放心好了。”

出去以后,我就在心想,该怎么办呢,这电话又打不通,我跟麻子脸他们说了,他们的办法是,给这个号码充话费,就能知道他的名字了,到时候查查这人到底是谁,是哪里人,查到他老家。这的确是个好办法,但也可以打这个电话,毕竟他也还要做生意,我就让他们派几个小弟一天到晚的打这个电话,打二十四小时,就不信他不开机。

同时我们去给这个交话费的时候,知道这家伙的名字叫李绵生,可是就知道名字,我们也没法查啊,到了警‘局去问,他们也不提供给我们这家伙的下落。说非警方许可不能随便查人家的户口,对这个,我们特别无奈,只能一直打那个电话。尽华肝巴。

期待有一天他能接吧,果不其然,有一天我找的一个高一的女生打他的电话,他接了,问干什么的,那个高一女生的嗓音比较粗,有点像是那种老妇女的声音,我估计这小生就是做这个生意的,所以听到了这声音以后,就直接说一百一次,问那个高一女生乐意不乐意,高一女生说考虑考虑,再给他打电话。

然后就告诉了小熊,小熊就告诉了我们,我们去见这个高一女生的时候,看到这女生果然是五大三粗浓眉大眼的,不愧是大嗓门的女生,在我们的示意下,她又给小生打电话,声音我听的清楚了,的确是他的声音,这次可不能让他给跑了。

让她跟他降价,说自己没什么钱,还是个高一学生,从来没享受过那方面的乐趣,问他肯不肯少一点,五十块行不行。结果小生问她体重多少,她就如实说了,那小生就说:“不行,你这个体重,虽然你年轻只是高一的女学生,但是,你这体重我吃不消啊,就一百,包夜还得加钱。”

没办法一百就一百吧,反正务必装的像一点,这女生就打扮了一下,但还是很丑,跟小生约了个地方见面。

那小生还挺聪明的,特意问了下这女生哪个学校的,女生就说了句自己是八中的,估计是怕解放中学的吧,就答应了。

等到女生和他见面的时候,我们就打算出手,这次什么都准备好了,绝对不可能让他再跑掉。

麻子脸这货更绝,找人借了一个防狼电棒,这东西可以直接把人给电晕,但死不了,他拿的是一个保守型的,电力不强,但可以让人麻痹。所以不怕会死人。

那女生到了那里的时候,李绵生就蹑手蹑脚的过来了,跟她说了几句的话样子,就往宾馆里去了,好像还在纠结房费谁来结的问题,我就骂了句现在的问题不是房费问题好不好,赶紧把他骗进去!

但也只能靠那女生自己发挥了。

到了他们房间以后,我们本来是打算进去直接抓捕的,但是又怕那家伙从窗户跑了,只适合三楼,不高,我就特意让麻子脸带着防狼电棒在下面等他。

我们几个就上去抓他,这货好像很机警啊,为了一百块钱也是拼了,好像还讹诈了一下那女生,说自己下去买套,让她等着,钱从她那里扣,女生好像是答应了,等他出来的时候,我们就动手了,这家伙也算是够警觉的,他吗的,直接就跑,我们两个人拿绳子都套住他的脖子了,他还是跑了,为了怕我们从下面包抄他,他就直接从窗户那边翻水管下去。

那女生就苦笑,说:“老大,我已经做了这么多了,他跑了,不能怪我了吧。”我说:“不怪你,反正他也跑不掉。”

没多久我就听到有个男的惨叫,被电晕了估计是。

感谢了那个女生,给了她几百块钱从小生身上搜出来的感谢费,我们把他运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头上,拿尿来冲他的脸,没多久,他就醒了,骂了句:“草,谁他吗尿我一脸,臊死了,好难闻啊。”

麻子脸过去就是一脚蹬他脸上,说:“是你爷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