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饿虎扑羊螳螂爪/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长毛问我啥意思,可别乱说话,野猪也盯着我,突然间大笑了起来。连大长毛、立群都奇怪的看着他。

“许默,你公报私仇有意思么,以前。确实,我为了立威的事儿跟你闹过,还差点对你造成严重的人身伤害,但那已经过去了,我野猪行得正坐得正,不可能说是已经过去了的事儿,我还要一直计较着。还私底下报复你。”

他说完以后,大长毛还拉他过去问了他几句话,然后大长毛过来跟我说,“许默,这事儿野猪跟我说了,确实是上次的事儿,已经过去了,我知道,你和省城的狗爷可能有点关系。但这不是野猪报复你的理由。”

“你近期是不是被人捅了,那是吴琼兄弟和城南那边的人做的,跟野猪没有关系。”

他们说完以后,我就摆摆手,做了一个休止符的手势,告诉他们停下来,我看着他们,笑了,

“野猪,我都还什么都没说呢。你怎么就知道我来找你,是为了这个事,你这不是不打自招么?”

我说完以后,小胖他们都笑了,说:“是啊,这怎么解释,不打自招,你们也太笨了吧。”

倒是野猪冷冷的盯着我说,“许默,你别胡搅蛮缠,有什么事拿证据说话。”

我就说,“呵呵,幸好我准备了,这个人你认识吧,这个号码,你知道的吧?”

我拿出了一张照片。照片上面有个号码,正是小生的照片和小生的手机号码。

我掏出了这些以后,野猪的脸色变了变,说:“你在说什么,这人,我根本见都没见过。”

我说:“你没见过没关系,你和他的手机号有过通话记录的对吧,咱们只要去电信局查查,通话记录什么的,都可以查的一清二楚,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本来,这些东西我都是没有的,我只是想诈一诈他的,可是没想到,他这么不经诈。

立马脸色就变了,一把就扯过我的脖子,手里的那把匕首估计已经准备了很久了,我不是他的对手,我离他很近,他的突然出手我也来不及反抗。

所有的一切在一刹那电光石火之间发生的,就连大长毛都没有想到的。

野猪那把匕首在我脖子上架着,一路把我挟持到马路的中间,不少的车辆都被迫停了下来,围观的人群数以百计。

“别他吗过来,尤其是你!你再过来,我就捅死他,我就不信,你的速度再快能快过我的刃。”

野猪的威胁对螳螂哥有了作用,此时,已经不用说什么别的了,野猪就是捅我和夏梦的人。

我此时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没了害怕,可能是因为被捅过一次了,也不在乎被捅这一次了,可能下一刻,我就被他抹脖子挂掉了。小叔跟我说过,让我别混,别走他的老路,让我好好念书,说我可以走更有出息的一条路,说我跟他不一样。

这瞬间我的脑袋里浮现出了好多小叔说的话。我不禁冷静了下来,然后问他,“死肥猪,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捅我,就算是要捅我,你又为什么要捅夏梦,我们都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

“无冤无仇?我草泥马的,许默,你别逗我了。他就勒紧了我,说你走快点儿,别墨迹,赶紧的跟我走,不然我杀了你。”

他已经把我拖行至街道的另外一边。

他还一边跟我说,“许默,我倒不是因为立威的事儿,立威那傻比玩意儿,以为跟铭哥有点儿什么关系,就能爬到我们头上来拉屎,直接接管这条街的一半权利,想的美,真他吗想得美,我们这些和铭哥一起打天下的,就什么都分不到,还要给他们当跑腿的,草他吗的,真无语。”

“还有那个狗。日的立群,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看到他就恶心。”

“但这些,都不是我要杀了你的理由,你还记得,你的那个什么老狗打压我的时候我最后离开的时候跟你说的一句话么。”

我说我记得,他说你记得就好。

我恍然大悟,我和野猪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不过因为他已经是混了这么久的老油子了,老混子了,却被我一个这样的名不见经传的小毛孩给逼到了那种地步,虽然是狐假虎威借狗哥的势,但他依然感觉到自尊心受到了侮辱,所以,宁愿杀了我,也要让自己感觉到泄愤。

多么简单的复仇理由,没有杀母之仇,没有夺妻之恨,太假,太假了。可是这却又是事实。

“野猪,你吗的,你这样是干什么,快放开许默,你连铭哥的话你都不听了?”

大长毛追了出来,立群也是,在那嚷嚷着,“死胖子,你怎么搞的,还真是你干的啊,不知道许默惹不得啊,他可是金野的人,还有省城的关系,惹不起。”

野猪骂了句,“闭嘴,立群,我草泥马,你有个毛的用,你有啥权利来说我,你吗的,你不就是靠着点儿裙带关系,你有个屁用,居然还掌管着一条街,老子连个屁都分不到,老子们可是跟着铭哥一起从解放中学走出来,一路打出来的铁血天下,就让你们这些臭猫孩子给拿去了,可怜我们,还是保镖,还是保镖,贴身保镖也还是保镖,大哥的保镖,也还是保镖,分不到一点领地,算什么!!”

“野猪,你怎么能这么想,铭哥的就是我们的。”大长毛喝到,“你这样做对得起铭哥么?”

“大长毛,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江山,是人打出来的,可是,有的人,就是可以同患难,不能共甘苦,你以为他刘子铭为什么不给咱们分地盘,都给他的弟弟分么,他怕我们夺权啊,傻比。”

“你以为你的妹妹是怎么死的,是被他弟弟玩死的,他为了包庇自己的弟弟,居然背叛了咱们的兄弟之情,我早就猜到了,亏你个傻乎乎的还一直为了他卖命,你这个傻比。你比我还傻。”

“我也是,以为他是真心对我们的大哥,他也确实有能力,有一帮可以为了他拼命的死士,从他统一了解放高中部和体院的那天,我就知道,他不是等闲之辈,可是,呵呵,事实证明,在共患难的时候咱们是兄弟,但在打下了地盘以后的铭哥,你没发现他变了么。”

“甚至,为了笼络这个小逼崽子,把我们派去给他的弟弟大前锋,让我们丢人,甚至,得知了这个小逼崽子有了省城的势力以后,让我们低声下气的来跟他求和,这些事,你大长毛忍得下去我忍不下去。”尽华央才。

大长毛整个人愣住了,看着他说,“你说什么?野猪,草泥马的,你再说一遍,我妹妹是被谁玩死的?”

野猪哈哈大笑,说:“大长毛,你早就猜到了不是吗,还自欺欺人有意思吗,他们这些老大,刘子铭,金野,刘麻子、王锤子,哪个不是踩着兄弟的血和肉上位的?有哪个是好东西?

还有你,许默,你那个什么小叔许风进去了,难道不是给金野扛罪?结果呢,现在他自己杀了个人判了五年,怎么没有半个人帮他申请减刑呢,真是笑死人了,没有利用价值了就一脚踢开,本来就是这些大人物的做派,你第一天知道吗?”

大长毛血红色的眼睛盯着他,“你说,你说啊,是谁弄死了我妹妹。”

野猪嗤笑一声,“你还骗自己吗,他不是已经跑了么,你还不去追他?”

我也好奇的往那边看,只见立群往人群之中跑,跑到一辆车那里,叫司机赶紧开车,慌慌张张的样子,着实让人觉得可怜。

大长毛则是大吼一声,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变出一根长矛来,嗖嗖的就往那边跑,大马路上跑啊,那么多车,他就像是没看到似的,直奔立群跑的方向。

很多他们的小弟都傻眼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什么情况呢这是?

倒是小胖他们大吼一声,“放开默哥,放开默哥!”

野猪狞笑一声,说:“反正老子得罪了刘子铭,肯定也是活不下去了,而且,你这小逼崽子侮辱了我几次了,我就带着你一起赴黄泉,也不算是亏待你了吧,哥哥还有点儿事要去做,你先去,等会儿哥哥再来陪你。”

那把匕首,就要抹过我的脖子的那一刹那,发出了金属的交击声,吱吱两声,我看到了手指甲闪过的亮光。

螳螂爪出手了,犹如飞龙在天饿虎扑羊一般贯了下来,野猪捂着自己的脖颈,那喷出的鲜血就跟礼花似的,绽放的很精彩,犹如他这放荡不羁的一生一样,在最后一刻仍要绽放精彩,我看到他的眼神里,没有丝毫的后悔、遗憾,好像,什么都已经过去,一切都成定局,尘埃落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