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说客/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刘子铭约好的周末早上11点在他所在的那条街的一个大酒家,顺便请我们吃饭,再顺便谈谈我们的事。

在这之前,我们开了个小会。去,或者不去,这个问题。

另外还有。去,究竟是我一个人去,还是带上他们一起去。既然刘子铭的地盘儿,我想了下,带多少人去都是枉然,人家铁了心要干你,你就是带上两车人。人家也照样能干翻你,因为那是人家的地盘。

可是麻子他们的意思是,求自保,所以我们几个兄弟必须一起去,还弄了个什么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誓言,整的跟电影里似的,不过,能有这么多的好兄弟一起陪我,哪怕是去死。我也是无怨无悔了。

而且麻子脸跟我说了个最严肃的问题,因为就是螳螂哥干掉的,所以螳螂哥哪怕是想去,也是没办法去的,因为,我们是去求和,而不是去打,所以带他去,万一被对方的人指认就是他杀了野猪,那么多的目击者呢。到时候怎么狡辩?

所以螳螂哥不能去,我的安全系数就降低到0,我连自保都没办法。刘子铭我不是第一次见,但这样的处境的情况下,确实是第一次见。

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如果我不去,我猫在学校里,可能永远我都没办法抬起头来做人,而且,大长毛的死确实跟我没关系,我要是不去,他的死就坐实是我干的。

周六那天晚上,我们准备好了各项东西,甚至还给我穿上了上次特质的防弹衣,虽然看起来滑稽了点,但确实有点用。为了保命,要说谁不怕死,那是不可能的。

麻子脸他们叫我别怕,说他们会陪我去,他还笑着跟小胖说,“你可以不去,你太孬了,对,你怕死。”小胖就骂他,说:“草泥马的,谁说我怕死了,到时候我就冲第一个,最前面,你信不信?”

他说完以后估计就后悔了,麻子脸说:“行,这是你说的,到时候默哥在最前面,你在默哥前面啊,不然,我就踹你到最前面。”

他苦着脸,没话说了。

傍晚的时候,疯子南南哥给我来了个电话,问我现在在哪儿,我说在家,他问我方便见个面不,我说:“有事儿吗,我要休息了,明天我还有事呢。”

疯子南说,“这么对你南哥说话啊,连见一面都不乐意了?噢,我忘了跟你说了,苏平跟我一起来了。”

然后还跟我说,“许默,我知道你明天跟刘子铭见面,甚至连地点我都知道,别问我怎么打听到的消息,反正出来见个面吧。”

当时是吃饭时间,我妈问我出去干嘛,我说出去跟朋友喝个咖啡再回来,她就骂我说,不吃饭啊,刚刚做好的,我就苦笑了下,说妈,等会儿我回来吃,你给我热热。她就说呸,不吃拉倒,我才不给你热呢。

整的我有点想笑,我妈也这么傲娇么。到了外面的时候,迎面而来的就是一辆车,有点刺眼,我还寻思着是谁呢,下来的就是南哥,还有苏平哥,我喊了句,南哥。南哥点点头,苏平过来以后,我看到他脸上长满了很多沧桑的痕迹,真不知道这一年多他在外面怎么过的,头发也给剃光了。

我也喊了他一句,挺激动的,他过来一把就搂住了我,说,“默默,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我说是啊,然后叙旧了几句话,疯子南就笑,说:“行了,被跟个娘们似的,走,找个地方喝酒去。”

于是司机拉我们到了一个大酒店,最近的,本来疯子南说是拉我去他的地盘那边喝酒的,玩什么都是免单,可我嫌太远了,就没答应,所以就找了个最近的。

到了酒家以后,找了个包房,先上了一些甜点和喝的,就开始聊上了。

先是聊了下苏平的境遇,以及他在外面发生的事儿,最后说到,苏平现在基本上跟着金野旁边做事,也算是鸟枪换炮了,基本上算的上是一号人物,跟疯子南一个级别了,算是苦尽甘来得到重用了吧,也或者是金野良心发现了也说不定。反正这都不关我的事,我不去关心这个。

最后倒是苏平打开了话匣子,说,“默默,我真没想到,你居然能统一整个解放高中,这个我都不敢想的难题,你居然解决了,而且一年之内就解决了,还把赵明飞、刘峰等强敌给赶了出去,我以你为荣,也以我是你的学长为自豪。”

我就笑笑,说:“也就是运气,其实很多次我都是险象环生,你看看我这后腰,还有身上的伤就知道了。”

苏平说,“没事吧,我听说你才刚出院不久,被人捅了后心,当时我就急坏了,派人打听了好几次,后来确定你没事了,我才放心下来。”

我就说:“谢谢关心,不过我现在确实没啥事儿了。”

可能是疯子南咳嗽了一声的缘故,苏平也不再说废话,而是直接跟我说了句,“默默,能问问你,这次你真的杀了人么,就是野猪和大长毛都是你杀了的?”

我苦笑一声,说,“平哥,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我么,我杀过人吗?”

我说完这话的时候,他有点苦笑的表情,然后说,“默默,不管是不是你干的,反正这次你躲不过去了,你有想过,这次你去见刘子铭,可能就回不来了么,到时候,你父母怎么办,你家庭怎么办,你的学业,你的女朋友,你的前途,怎么办,你就非要去吗?”

那一瞬间,我明白了,来当说客的。是啥意思,金野让他们来当说客的?对他有啥好处?尽每边圾。

我就沉默了下,过了好一阵子,还顺便抽了根烟,那么长的功夫,我们彼此没说一句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对方,然后我打破了沉默。

“平哥,实话跟你说吧,这次,我肯定要去,不管结果怎么样。我觉得,如果我连去的勇气都没有,那我以后也没脸在解放再混了。”

“而且,也不是那么严重,我和刘子铭之间存在误会,这事儿,我肯定得去解决。”

苏平看了看我,又看了眼南哥,最后叹气,估计是看怎么都劝不动我的缘故吧。

这时候疯子南又开始说话了,

“许默,看来你这次是铁了心要去了,是吧?”

我没说话,只是点点头,最后说了句,“我和兄弟们说好了的事,就一定会去做,而且,这一次也不一定那么危险,也许刘子铭能听我的解释呢?”

疯子南嗤笑一声,说,“默默,你真是太天真了,据我说知,那天你们发生的事儿,有过目击者证明,你确实没有动过大长毛。如果大长毛对你动手,也许你们都没反抗能力,但你想过没有,就凭立群那货色,他有什么实力可以干掉大长毛?”

我说,“这个我也有想过,立群其实早就想弄死大长毛了,同理,大长毛也有这样的想法,但这次是大长毛中了他的埋伏而已。所以大长毛死了,立群还活着,这事儿,我会跟刘子铭解释清楚,只要这件事他相信了,那么,我们之间的误会也许就可以迎刃而解,而不用兵锋相对了。”

“哈哈,哈哈。”

疯子南突然间大笑了起来,突然间拿着啤酒瓶,一瓶喝完,然后砰地一声砸碎了以后,红着眼睛看着我说,

“他刘子铭是这么好讲话的人,那他早就死了好几次了。”

“我告诉你许默,你怎么就没想过,这事儿就是刘子铭自己自导自演的呢,就凭立群那货色,他要是有能杀掉大长毛的帮手,他还会等到今天下手?如果没有刘子铭的许可,那个干掉大长毛的人,敢动手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