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见面/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所以他就是故意嫁祸到我头上,逼我就范咯?

还真不排除有这可能性。疯子南盯着我的眼睛,道,“许默。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是再怎么解释也是无用功,他就是铁了心的要办你,解释什么的。都是多余的。”

他看我在沉默,突然间拍了下我的肩膀说,“许默,要不这样吧,明天,我陪你去,如果你觉着不放心,苏平也会去,你看怎么样,反正你和刘子铭只是谈谈,如果真的动起武来,我们是金野大哥手下的人。想必他会顾忌一点的吧。”

他们这么说,我也没有理由拒绝了,但我总觉得,金野在这里面有利可图,所以才会这样迫不及待的找人来当说客。

跟他们分开以后,我回家吃了个饭,我妈骂了我一通,但我都没听进去,此时此刻我脑子里都是明天跟刘子铭见面的画面,说实话,到了这一步,不紧张才有鬼。

一晚上我都没怎么睡,我想起小叔跟我说的话,做什么都该保持本心,不能卑鄙无耻,那样的话。哪怕是上位了,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一夜没怎么睡,早上左右好不容易睡着了,小胖和麻子脸一人一个电话过来,跟我说他们醒了,想再睡都睡不着了。叫我过去陪陪他们,我看了下时间,大概八点多左右,我骂了句草,“让我再补个觉,马上就出来见你们,行了吧?”

他们说行,大概八点半的时候我起来了,我妈问我吃不吃早点,我说没胃口,一路就往小胖家里赶,到了他家的时候,麻子脸他们也到了。只剩下黑大个,他还没起来,我们就在那里再等他一下。

就因为在小胖家里,所以他堂妹婉儿老是悠着我,问我喜不喜欢双小辫,可以帮我撮合撮合,我指着麻子脸王安民他们说,你可以叫双小辫跟他们处一处嘛,你也知道,我是有女朋友的人。

那婉儿就抓着我的衣领子问我是不是不想负责任,我当时心里想着,这双小辫难说还真的已经被我给破了,说我不负责任,万一被大家都知道了,那我这脸往哪儿搁?

于是我就采取怀柔政策,就跟婉儿说我不是对双小辫没意思,也不是不去找她,实在是太忙了,所以等以后吧,以后有时间,我一定会对她负责的。

我和她说话的时候,小胖估计是刚好路过,听到了,就过来笑着问我怎么回事,还说,:“默哥,你这线也放的太长了吧,都放到我堂妹这里来了,你搞毛线啊,真的跟那个什么双小辫搞上了,你也太变;态了吧?”

我说:“滚你的,你把你默哥当什么人了,我那是没办法,先答应她,权宜之计懂不懂,要不然烦起来没完没了了,咱今天可是有大事要去办的。”

小胖说也是。

大概到了九点一刻的时候,黑大个也来了,还问我们有没有跟家里人交代好后事,他说他昨晚上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虽然他奶奶没接到电话,但是隔壁的接到了,叫他代为传达,如果黑大个出了啥事儿,就把他放在学校里的钱给拿走,那是他这段时间存的。

听着我们都觉得心酸,不过小胖倒是大咧咧的,骂了句,“你这是在咒我们死啊,哪有那么容易死的,咱们这只是去谈判,没别的。”

我怕他们太害怕,就没把昨天疯子南跟我说的那些话告诉他们,其实我觉得自己这样挺自私的,最后走的时候,我悄悄给疯子哥发了个短信,就算我自己不想求疯子哥,我也想着,我这群兄弟要是为了我出了事,我良心怎么过得去。

到了那条街刘子铭预定好的酒店以后,我们进去的时候,有个穿的很漂亮的迎宾小姐在那站着,问我们叫什么名字,我就说许默。

她就呀了一声,说:“我们大老板说你们来了就请你们进去。”

她说完以后小胖就不乐意了,说:“还大老板呢,不就是个看场子的。”尽休圣号。

其实刘子铭已经不是那个只给人看场子收保护费的混子了,而是他把钱也拿来自己开店,开场子做生意了,这样才能做大,把黑的洗白,若是一直给别人看场子,上面一扫黑,他全部兄弟都得喝西北风,他这样做还是挺明智的。

小胖还说,“一个迎宾都长得比坐台的好看,搞毛线呢,小姐,有电话么,给而我一个呗。”

那迎宾被他给调,戏的脸都红了,我感觉太丢人了,就跟他说赶紧的走。

那迎宾带我们一路到了最里面的一个包厢,挺大的,里面最少可以坐二十多人,而我只带了这几个兄弟过去。所以里面不挤。

那迎宾说,“大老板说了,叫你们来了就先等一下,他马上就来。”小胖和麻子脸就笑了,说:“架子还挺大的,说好了十一点,这都过了几分钟了,不来是什么意思,不把我们默哥当回事儿是吧?”

那迎宾只是叫我们耐心的等待,然后就走了,茶什么的也没奉上。

倒是麻子脸说了句,“默哥,你说,现在要是出来一队人,把我们围死在这里,那我们就死翘翘了吧?”

我点了根烟,算是压压惊,也算是淡定一下自己的心态,说,

“是啊,如果他要这么做,咱就死翘翘,其实我挺讨厌这种感觉的,实力太悬殊了,被灭就是一句话的事,太不爽了。”

小胖说,“怕什么,等以后我们混起来了,他算个屌。”

哪知道他这话还没说完,一个声音传来,“那我倒是挺拭目以待的。”

刘子铭,身边还有两个人,还有一个服务生,这服务生倒了茶,拿了杯子,就走了。说大老板有需要再叫他。

这时候,我愣了,单单只是带两个人来?这刘子铭也太过自信了吧,哪怕这里是他的地盘,这关上门的包厢,我在里面把他给捅死,也没人知道吧?

仔细观察这两个人,一胖一瘦,他俩就跟成龙和洪金宝差不多,似乎是接替大长毛和野猪,成为他的左右护法的吧,难道,这两个人比大长毛还厉害,或者,跟疯子南所说,大长毛就是被他们干掉的,刘子铭自导自演?

他进来以后,我们都特别不好意思,尤其是小胖,脸涨的通红,刘子铭还偏偏盯着他看,说:“小胖子,咱也不是第一次见了,想干死我,是吗,那你也得有这个本事啊。”

小胖脸红扑扑的,说了句:“一切皆有可能。”

我叫他别废话了,倒是刘子铭哈哈笑,说:“许默,你倒是比以前谨慎多了啊,没以前那么虎了。”

整的我干咳了一声,也不知道是损我,还是夸我成熟了。

我把烟掐灭,这里毕竟是封闭的,怕太熏人了,只是盯着他,我哈特意站起来说,“铭哥来了!”

算是对他的一种尊重,毕竟,是我前辈。

他点点头示意我坐下,说,“许默,你真的和以前比,差太多了,不过,这也是个好事。”

我恩了一声,没说别的,只是看着他说,“铭哥,咱们还是谈正事吧?”

他说不忙,让我们先尝尝他带来的茶,问我们懂不懂这个茶,我们当然摇头了,最后每个人喝了一杯,倒是不用怀疑有没有毒什么的,我们道上还不存在用毒这么卑鄙的事情。

所以也都放心的喝了。

最后他喝完了以后看着我说,“许默,你看,人生吧,其实就跟这茶似的,忙着往上爬的时候品这个茶,无色无味,感觉没一点意思,因为根本不在品茶,而在交任务。可是要已经爬到上面了以后,再去品,却发现自己已经老了,再品,也是迟暮之年,没意思了。”

我没理解他这话是啥意思,他也不老啊,可能三十岁还差几岁呢,啥意思这是。他接下来说了,他其实这品茶之道是从一个比较老的前辈那里学来的,也是近两年才学会的,越品越有味道,说:“这玩意儿,可比酒好喝多了,喝了有时候还会醉。”

这时候,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一个爽朗的声音传来,推开了门,

“铭哥品茶,也不叫上我疯子南,是否瞧不上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