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居然是她!/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来我这只是权宜之计,但没想到,就因为我和小胖他们和稀泥,导致后面我们少不了和刘子铭牵扯上麻烦事儿。

刘子铭还请我们大吃大喝了一顿。因为周末也不用上课,还请我们去了一趟他手底下的桑拿城去洗澡按摩去,那里的姑娘都挺不错的,碍于面子。我也去了,不过我没敢跟他们似的找个陪、睡的小姐,毕竟,我是有女朋友的人,跟他们不一样,反正他们要见见世面什么的,去去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他们看我不去,也就都不去了,一个个,叫几个洗脚搓澡的姑娘帮帮忙搓了搓澡,其他什么的也没干。就是揩揩油啥的,其他的就没了。

玩完了以后,刘子铭带着瘦猴他们来接我们出去的时候。也不用付账,毕竟他们自己就是老板。只是他们送我们回去的时候跟我们说的一句话,让我们瞬间觉得刚刚吃的喝的玩的,都不是白吃他的。

刘子铭说,“许默啊。你既然都跟我混了,如果以后胆敢有背叛我,私通金野刘麻子他们的行为被我发现了的话,那下场可能就比大长毛他们死的还惨!”

刘子铭长得挺帅的,比我们也高不了几届,说这话的时候,那表情,那叼着烟的动作,如果是让我们学校的那些花痴看到。就会觉得帅呆了,可我此刻觉得,这家伙阴的很。

回去的时候,麻子脸也跟我说了这事儿,说:“咱们的决定是不是太草率了,就这么答应了跟他混了,万一以后他叫我们运毒什么的,还一定得帮他运么?”

我说:“那肯定不,咱都说好了,帮他打地盘,打其他的帮派都还好说,但帮他做伤天害理违法的事儿,咱肯定不干,这运毒不就是违法的么。”

麻子脸说:“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觉得刘子铭这种人,会轻易放过咱们么?”

我们回去以后的第二天,疯子南就联系我了,问我怎么回事,还答应了刘子铭跟他混了,还说我怎么不把他的话当一回事儿。

我说:“那你叫我怎么办,他拿我小叔威胁我,你有本事帮我把我小叔救出来,我就立马叛变了他跟你混。反正跟谁混不跟谁混,也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么?”

疯子南就骂了句,“胡闹,解放县城虽然小,但说了跟谁混,就是一言九鼎,谁也不能反悔,除非人家帮派灭了,或者老大主动投降,否则你这样的话,言而无信,以后还怎么在解放县城立足。”

我嘿嘿笑了两下说,“南哥,你就别为我担心了,其实吧,我也就当当解放高中的老大,就知足了,本来,我们也没想过去当什么嘿社会的老大,所以也不存在你想的这些问题,这事儿既然过去了,就这样过去吧,反正南哥,我答应过你,哪怕我跟铭哥混了,也不会跟你为敌的,你放心。”

他就叹气,说:“你这孩子,你迟早会为自己的马虎大意而后悔的啊。”

我跟南哥说,“南哥,其实你人不坏,何必跟着金野一起来忽悠我呢,我都无所谓跟谁混,我答应刘子铭,也不过是因为解放高中就在他的城西,而且,也确实是螳螂哥杀了人,我没办法才答应他的,所以吧,南哥,不用为我担心了,这些事我会自己把握好的。”

挂了电话以后的好久,疯子南都没怎么跟我联系过,甚至苏平也是,我知道,我和他们没有多大的交集,他们是混社会的大哥级别的人物,而我,仅仅只是一个高中老大我就很知足了,我也想过混社会,但那也是要等我高三毕业以后,等小叔出来以后的事了,现在我的心思,还真没想过成为什么城西老大,城东老大。

至于刘子铭,那事儿过去以后的两个礼拜,一直到期中考试,他都没来找过我,甚至都没要求过我干什么,我还挺奇怪的,不过为了期中考试,我也不去想那些劳什子的问题,考完了以后,我发现成绩上升到了级部前四十名,算是达到了要求,我拿成绩单给我爸妈看的时候,我妈就又哭了,抱着我哭了,说,“默默,我以你为荣,也为我当初打你那一巴掌感到后悔。”

当时我也哭了,哭着哭着就笑了,觉得我这些日子过的,也挺不容易的,一件又一件的大事发生,搞得我的人生都挺紊乱的了。

期中考考的好了以后,我们就都出去庆祝了一番,当然了,我们没去刘子铭那边,特意的避开他的生意场所去消费,哪怕是唱个K什么的,碰到刘子铭的地盘,都直接避开,不想占他便宜不付钱什么的,虽然他说过,我们去的话直接免单,但这样终归是不好。

我们是去的一个较小的KTV,不大,主要是大家玩玩,乐乐,夏梦他们也都去了,卓小雨没请到她,她还真的为了我禁足这么久,说实话,我几次想要找她出来谢谢她但都没有机会,德叔还一直叫我小心小心,我心想我小心个屁啊,那个叫什么孙洋的,一直都没出现,他肯定是孬了,只有一张嘴会叫的货色,嘴把式。

我觉得我不需要怕他。

唱k喝酒期间,我问过麻子脸他们,“你们说,为啥这刘子铭啥都不让我干,而且也不跟我联系呢?难道就这样放过我了,太假了吧。”尽夹双血。

麻子脸说,“呵呵,你想的倒是挺美的,那是因为现在还没有用得着你的地方,等他有了,到时候他可不会跟你客气。”

我说:“例如呢?”

他说,“例如你毕业了,跟着你混的这一批人到底何去何从,肯定大部分人都会听你的意见,因为你是老大,这样的话刘子铭就会来找你,那么,他刘子铭的地盘上一大波的新鲜血液,而且还是廉价的新鲜血液就这样出来了。”

我沉思了下,说:“这个我也不是没想过,到时候我就跟大家说,随大家的选择,反正,跟着刘子铭也不一定不好,也许有的人混着混着也能爬的很高的位置,比我们这些去读大学的强多了,以后我们读大学的人,还给你们打工呢。”

麻子打我一拳说:“你别扯这些没用的,我只是猜测刘子铭会这样要求咱们,但具体的,我还真想不到他为什么要拉拢咱们,就因为一年后毕业可以收拢这一批新鲜血液?我不认为。”

猜测终究是咱们的猜测,但我最主要的还是问问螳螂哥的事情怎么办,等了将近一个月,疯子哥那边终于来消息了,说是辣子哥的事儿解决了,然后还给我打电话,说:“怎么螳螂这边又出事了,还杀了人是不是?”

我把刘子铭这些事儿给疯子哥说了一遍,疯子哥口气就有点不爽了,说:“这刘子铭是不是不想混了,居然敢威胁我弟弟,草,等下次我让二狗去的时候,直接断了他刘子铭的货源,让他死翘翘。”

我就赶紧说:“快别这样,人家刘子铭虽然威胁我,但至少没告我,而且也说到做到放了我一马,你要是断了他的货,我岂不是成了不忠不义的人了?再说螳螂哥杀人了,我也是个帮凶,而且,我小叔在监狱里的事儿,还一直没个谱呢,疯子哥你远在省城也帮不了我,如果他能替我解决了,不就是为疯子哥你分忧了么?”

疯子哥埋怨了我几声,说我还知道跟他分忧了,懂事了啊,不过还是告诉我说,等他可以动用市局里的那些关系的时候,他一定把小叔给我救出来,就算救不出来也减个十年八年的刑。

我心里挺开心的,看来我说的话,疯子哥一直记着呢,只不过确实是因为他那边吃紧,不能立即帮我,而且因为上次我杀了小日本得罪大人物的事,导致整个省城和解放县城都被戒严了。所以现在放逃犯或者减刑,对他们这些走灰色关系的人来说,风险都是极大的。

所以疯子哥也就没拦着我跟铭哥混了,只是说,“这家伙,你利用利用就行了,别真的认他当大哥了,你的大哥只有我一个。”

我就笑,说:“是啊,肯定的,疯子哥你才是我唯一的大哥,我还有一个最亲的小叔,你俩是我最敬重的汉子。”

他就说,“我还真想看看你的小叔,怎么能让你这个一根筋的小子这么尊敬他。”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礼拜,学习,泡吧玩游戏什么的,那时候,我们年轻气盛,学校越是阻止我们逃课上网通宵,我们就越是要逃,而且我们也已经是老大了,在学校基本是横着走,没啥压力,学习上,我给了他们一些重点复习表,小胖他们倒也学的有模有样的,在平行班上,还能拿个倒数二十名左右,不会垫底,这让他爸妈很是开心。

有一天我们通宵完了回寝室睡觉,感觉挺迷糊的,就被人给踹了一脚,“草,谁他吗敢踹老子?”

我回头一看,居然是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