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噩梦/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我可是个男的,我怎么会怕她们,反正来就来,又不是我吃亏。脱就脱呗。当时也是借着酒劲儿。就开始呼啦啦跟她们玩起来了。其实我也是模糊的,总之第一把我是记得的,卓小雨和萱萱都把外套给脱了,而我也输的脱的只剩下光膀子了。要不是因为在单独的包厢里,我还真不好意思脱的这么纯粹。不过为了让她们丢人,我还是忍了。卓小雨就在那笑,说:“怎么的,还玩不玩,许默,你再输下去,可就不是脱衣服的节奏了,你已经没有衣服了,而是要脱裤子了,你行不行啊?玩不起就算了。”

我气得不行,我说:“怕就不是男人,玩不起也不是男人。”

卓小雨就说好,“这可是你说的。”于是她拿起了一瓶酒说,“要不这次咱不来一杯一杯的了。咱来一瓶一瓶的,怎么样?”

我咬咬牙说,“行啊,到时候喝不下的,可就得脱衣服了啊?”

她说:“行,不过你是男的。你得让着点儿我们,我们俩喝一瓶,你一个人喝一瓶!”她这么一说,我不爽了,但没办法,谁让我是男的呢。

后来她们还是输了。刚刚卓小雨脱了,脱了外套以后。里面还有两件,我就无语了。但这次,轮到萱萱姐脱了,她没办法了,好像里面只剩下那什么了,脱了的话就完了,裤子的话也是一样,她就苦着脸问我脱鞋子行不行,我又不傻,当然说不行了。那会儿不少人还吵吵闹闹,起哄,说:“萱萱姐,愿赌服输啊,这样玩不起,可不行哦,不能服众啊。”

萱萱姐哭丧着脸,看了眼长刘海,估计是请求长刘海帮她说话,我看着长刘海,盯着他,,指着他说,“那什么,我们之间的事儿,你可别插手啊,你要敢插手,我就让小胖打你。”

小胖这会儿跳出来了,还很支持我,说:“对啊,你要敢插手,我就真的打你了,这是默哥和萱萱姐之间的赌约。”

长刘海笑了下,不但没有拦着我,反而哈哈笑,说:“行啊,你要有本事让她脱,我也不拦着行了吧。”我就骂了句:“你真没出息,不知道护着自己的女人到底啊。”

这时候我看到萱萱姐好像咬咬牙,想要脱的样子,卓小雨说:“别了别了,闹着玩儿呢,当什么真啊,在这么多臭男人面前脱了你以后咋做人啊,别听许默这小臂崽子胡说。”

哪知道萱萱姐还不听,一手,打掉了卓小雨的手,说:“不行,我是愿赌服输,说到做到,是我输了。”

我以为她真的会脱呢,等着看呢,哪知道,她拿起一瓶刚刚开的酒,然后对着嘴巴就灌了下去,看的我们都吓了一跳。

卓小雨还上去拦她,说:“别喝了,至于吗,许默跟你开玩笑玩呢。”哪知道她眼睛红红的,说:“喝就喝,我说了,我不是玩不起的人。”

然后,还挑衅似的,扫了我一眼,开始灌酒。我们要拦,她还不让我们拦,还打我们,搞得好像要哭了的样子,整的让人挺心疼的,不知道是受了啥刺激。就开始灌酒。

灌到一半的时候,她好像吃不消了,身子都有点颤抖了,因为,她是站着灌酒的,估计是为了耍酷,但没想到耍酷不成,居然自己先扛不住了。尽上坑圾。

“行了行了,别喝了,至于这么较劲吗。”卓小雨拉着她,可是她却不依不饶,最后,我看她好像都站不住了,才把那瓶酒给灌下去。看的我有点无语了,她还对着我仰了仰脖子,我看到她整张脸都红了,白皙的脖子,也红的不行了,红的让人心疼,她还对我说,“怎么样,许默,我说到做到了吧,没有玩不起吧?我跟我的人生一样,没有玩不起,我自己决定了的事,哪怕是错的,我也要跪着走完,谁说我玩不起的!”

说完这个,她眼泪就掉下来了,用那红红的眼睛瞪着我,我就特别奇怪,咋回事,瞪着我干啥,我就赶紧过去扶着她说,“怎么了,萱萱姐,我是不是哪儿得罪你了,你说出来,我也好痛快痛快,如果真的是我的错,我乐意承担你的所有惩罚。”

她就突然,哈哈笑了起来,然后好像就晕过去了,我吓坏了,卓小雨过去抱着萱萱姐,说,“这傻妞,喝醉了,睡着了快要,别担心。”

我们这才松了口气,说原来是喝醉了要睡着了啊,还怕是酒精中毒啥的,最后大家都散场了,这场生日会吧,也不说开心,也不说不开心,就是萱萱姐又有点奇怪,我心想他们这三角恋爱关系也太复杂了,想我给她做主呢吧。不过我也答应过麻子脸和长刘海,这件事,我不管。

那天我也喝得不行了,估计是王安民这样的保守派,没怎么喝酒,是他叫上服务生以及打了车,把我们给送回去的,至于小雨姐和萱萱姐,有德叔的护送,谁都不用担心。倒是好像我看到德叔叫了我一声,我喝醉了,不知道是不是做梦。

那天晚上做梦梦到萱萱姐了,梦到她还在喝酒,我问她为什么喝酒,她说她喝酒是为了滑胎。我问她什么叫滑胎。她就说,“滑胎就是堕胎的意思,把自己即将生下来的小孩,就那么打掉,从肚子里流出来。”

然后她突然间用那血红色的眼睛看着我,然后,两只手的指甲,不知道为啥变得很长,然后,她把爪子,弄到了肚子上,最后,猛地一下,从肚子里把肠子什么的都给抓出来了,可吓坏了我了。可是,这还不够吓人,我就问她,“你干什么,萱萱姐,赶紧送医院啊,你这是在自残。”

她突然间跟我说,“你看看我手里抓着的是什么,”

我就好奇,说我不敢看,她就咯咯笑,说:“你看嘛,你肯定感兴趣的。”我就看了一眼,她抓在手上的,哪里是什么肠子,而是一个夭折的小孩子,这个小孩子,血红色的眼睛瞪着我,身子都还没有一个巴掌那么大,就跟小老鼠似的,被她给抓在手上,恐怖死了,特别的吓人。

我尖叫一声,“萱萱姐,这是什么,你快扔了她。”

她就笑,笑的很诡异很恐怖,说,“这是你的孩子啊,你不认识他了吗,你是他爸爸,他在叫你爸爸呢,”

这个时候,这个孩子还真的开口说话了,“爸爸,爸爸,你为什么不要我,你为什么要把我抛弃,你还我命来!!”

最后一句话说完的时候,我吓得醒来了,然后整个人掉在地上,摔的很疼,我这才发现,我还在寝室的床,从床掉下来的,可吓坏了我了。

小胖他们好像也被我吵醒了,骂了句,问我怎么回事,吵毛线啊,想爸爸了是么?我看了看时间,才凌晨一两点,天还没亮,小胖李敏他们眼睛也是红红的,都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做恶梦了,我说:“是啊,梦到我的孩子了,死了,向我索命来了。”小胖就笑,说:“是吗,你又把哪个女的肚子搞大了?”我骂了句:“草,你默哥我是那样的人么,滚去睡吧。”

等他们去睡了以后,我却突然睡不着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想起梦中的那个小孩子,满脸是血,一脸仇恨的看着我的样子。

我突然想起了萧璐,璐璐为了我的那个孩子,是不是也是这样可怜的死去。我突然觉得自己做错了很多事,造孽了啊,孩子这么小,多可怜啊。

如果以后还有人为了我怀孕,无论如何我都会让她生下来,不能让一个小生命这样陨落,否则我每天晚上都会做恶梦的。

不过梦到萱萱姐是怎么回事?可能是因为跟她拼酒的缘故吧,可是她那眼神,太渗人了吧,我哪儿得罪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