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老师你好,吃寿司吗/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天晚上以后,萱萱拖卓小雨给我道个歉,说那天晚上她失态了,叫我不要放在心上。意思就是她错了的意思,我想了下,跟卓小雨说,也没什么大事。反正我也没损失啥,就是她太激动了而已。叫她也不要放在心上,我不生气。卓小雨就笑,说:“我早就替你说了,”

之后,卓小雨就进行二模考试,听说考得还不错,她爸就准许她在外面玩一天,但也就仅仅只是那一天而已。那天,她当然是跟我们一起玩了。还提前打电话跟我们说了,说要带我们去一个很好玩的地方,保证我以前没去过。我心想,整个解放还有我没去过的地方么,不过她既然这么说,我倒是挺期待的。心想这是个啥地方啊。别到时候是一个我去过的地方,那不是太掉分了吗。

她当然为了热闹嘛,也跟小胖他们说了这事儿,小胖他们还挺兴奋的,说到时候还真想见识见识这个他们没去过的地方。

等待的日子是挺煎熬的,那天终于来临了。我们这些小伙伴,就一起吃饭,不过挺遗憾的,这些人里面,唯独少了萧璐,夏梦倒是也叫上了。只不过苏然这个搅屎棍也得一起叫上,不然她会跟我没完没了。见了夏梦以后。她问我背上的伤好了没有,我说好的差不多了,你看看。我当即就把后背掀开给她看,她就说恩还不错。结果这一幕被苏然给看到了,就哟的一声过来嘲讽我了,说就我那点排骨样儿,还露出来秀,要不要脸了。我就说,“总比某些人,拿出来秀也没啥看头强吧。”

她就瞪了我一眼,拉着夏梦往前面走。

我们是在校门口集合的,刚好是周末,全体人员都放假,高三的就更不用说了,二模以后,都放个三四天假的,尤其是卓小雨,那就跟放长假似的,就考试来学校,平时一直在家里有家教老师专门教呢。

卓小雨来了以后我就问她,“小雨姐,到底是去哪儿啊,你就提前知会一声呗,顶不住好奇想知道啊。”

她就说,“就是不告诉你,咱们去了以后不就知道了么,那么强的好奇心干啥。”

过了会儿,她不知道给谁打了个电话,一辆大巴就朝着我们开了过来,我还寻思着怎么去呢,现在她解决了这个问题,我倒是感觉挺轻松的,这感觉,就跟包车了似的,其实也就是包车,只不过是小雨姐自己家里的。

看那司机客客气气的跟小雨姐说着啥,小雨姐跟他说话的时候也完全没有一个上位者该有的那种脾性,感觉小雨姐就一直很亲民,从来不会跟底下的人有啥矛盾,是一个好主人,下意识的,我就在想,如果我也是她们家的一个仆人什么的,也许,我也会得到她这么好好的对待吧,其实也挺幸福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脑子里怎么会想出这样乱七八糟的东西,去她家当仆人的事儿都想出来了,真是太荒唐了。

过了会儿,小雨姐问我们人到齐了没,我说到齐了,就差你们那边的人了,她一拍大腿说哦:“对哦,还有萱萱,她怎么还没到,等我打个电话催催她。”

“不用了,我来了。”

这会儿,萱萱姐和长刘海出现了,我再看到萱萱姐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了,就想起那天晚上我做的噩梦,实在是太吓人了,可是我一看到萱萱姐的那张脸,尽管她的脸很美很白,但我看到了我就会想起来那晚上的那个梦,那个孩子,那张充满血的脸,我就喘着粗气回头,不敢看她了。

倒是长刘海好像是看到我的脸色不好,过来问我:“许默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不行的话,你就别去了吧?”尽上斤才。

我摇摇头说:“没事,我没什么事,我可以去,放心吧。”

过了会儿,卓小雨还亲自过来问我怎么了,能不能行,我就说了句,“行,肯定行,别担心我了,走吧,人都到齐了吧?”

卓小雨说:“恩,萱萱来了就算到齐了吧。”

我上车以后,夏梦还问我怎么回事,我就说了句我没事,就是苏然这个大嘴巴,又在那里说什么看到美女了吧,头晕的,有一种男人色到了骨子里,看到美女就会晕,你别看我啊,我又不是说一定是你。

我就有点无语她这种指桑骂槐的,我就懒得理她了,一路上,我就在想那个梦,总是摆脱不了,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总是想要不去想,但是偏偏又是会去想,就好像我们看林正英的鬼片的时候,总是想要不去看,但是又忍不住想要看,就是这么贱。

一路上基本上没什么话说,就是小胖他们叫我打牌什么的,我也没心情了,刚刚就有点难受,现在车开了以后有点晕车了,本来吧,以前我是个从来不会晕车的人,但这次不知道怎么了,就感觉晕的难受。

然而,这一切还不算完,就致命的就是,萱萱姐回头看了我两次,第一次是刚开始发车的时候,第二次是发车半小时以后,都是我想吐的时候,她一回头,我就想起那个女鬼回头,妈呀,越看越像,甚至我就不敢去看她了。

真恐怖。

最后我就闭幕眼神,一路倒也安全,总算是到了目的地。

我们到的那里,是个新的开发区,难怪小雨姐说我们没来过呢,这地方开发过了,很多新的店面店铺都是新开的,以前我们小时候来过这一片地方玩,这片地方都是荒地,还有池塘,我们还在里面捞鱼,挖蝌蚪什么的,都玩过,那时候这里是一片的烂泥地,一到下雨的时候,这一片地方就是泥泞成片,小时候在这里玩过一天回家就肯定是要挨打的,因为身上肯定会很脏很脏。

不过现在好了,我自从上了初中以后就再也没来过这里,没想到这里全部换新了,成了水泥地,全都是装修过的,这边还配了公交车,以前的公交车是从来不到这个地方来的。现在人口多了,房屋也有不少建在这里的了,所以,也有小吃街什么的。

小雨姐带我们来这里干啥。

她说是去吃东西的。

我就无语了,我说吃东西去县中心也可以吃啊,那里的还多,这里有啥吃的啊。她就说你等着吧。绝对是你没吃过的。

我也知道,我这人家里也不是很富裕,很多东西只要在解放县城的,我就吃过,出了解放的,我就没吃过,所以问问她是啥。

她也没说话,带着我们走了一条街不到的路程,就到了一家店面门口,让我们进去,这里是三层的。我抬头一看就傻眼了,日文的。

吗了个比的,去哪里吃不好,来小日本的地方吃,搞毛线呢啊。

不过我还是忍了忍,日本的一些食物生鱼片啊什么的,都挺好吃的,也不能说一概而论,只不过因为我被小日本劈过一刀,差点死在小日本手上,我们这些兄弟也吃了小日本的亏,所以才会对小日本这么抵制。

当然了,小雨姐请我们来,我们不可能说是不给面子吧?

就算不吃,也得去看看到底是吃啥吧。

上去以后,就看到有几个挺漂亮的日本妹子,当时我看了,就心想这日本妹子不错啊,小胖他们也是这想法,还问我想不想弄,还说,“日本当年在我们国家犯下滔天罪行,我们也可以对他们的妹子发生一些行为,来报复呗。”

不过这个想法被黑大个制止了,说:“你是禽兽还是人类?”

只不过小胖这不要脸的就说,“我是衣冠禽兽,你们是禽兽不如,哈哈。”

哪知道小雨姐过来就给了我脑袋上一下,说:“你傻啊,在日本店里的,打工的难道就一定是日本人?你二吗,这几个店员都是华夏人。”

我当时就无语了,对这几个穿和服的,有点鄙视,心想怎么我们国人还穿他们的服装,多丢人啊,怎么感觉跟卖国似的呢,后来想想,不少人还开日本车什么的呢,于是这样一想,我的心态就放正了一点,不是那么不平衡了。

小雨姐虽然打了我,不过我不生气,就问她在这里吃饭贵不贵啊,她就说当然贵了。然后我又问她吃什么东西啊,她就问我知道日本的啥东西不,我说:“看那些日本动漫,倒是知道吃寿司啊什么的,有这些东西吗?”

她说当然了,于是就叫人给我们上,那个店长倒是真的日本女生,长得也挺水灵的,她一出来,端着个盘子给我们的时候,介绍她是店长,然后小雨姐告诉我们,她就是店长,小胖这货就指着人家说,“波多老师,你好你好!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当时都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后来几年后这个老师很流行了,我们才明白过来这小胖的思想是有多超前意识,那时候,波多老师还不怎么火,那个年代最火的是金瓶老师、武藤老师,而那时候的波多老师顶多就一两部作品一年,不怎么多。

上了寿司以后,我们就开始吃,我们都觉得吃不惯,不怎么好吃,不就是拿糯米吗,然后弄的跟紫菜似的,有点包在外面的,弄成这样的花样来,问问小雨姐价格,居然很贵!我去!!

后来上了一些生鱼片啊,还有生吃的海鲜啊什么的,我们都吃不惯,倒是那个司机,还有小雨姐他们好像经常来吃的样子,津津有味的。

后来实在是受不了了,我和小胖他们就出去了,不吃了,随便找了一家炸酱面馆,吃完了以后在外面等小雨姐他们的。而夏梦好像也喜欢吃,她们女生都喜欢吃,等她们出来以后,小雨姐问我们去吃什么了,“怎么那么快就走了,吃不惯么。”

我就说:“小雨姐,以后别逗我们了,这东西哪儿吃得惯啊,难吃死了,还不如我们华夏的老面馒头呢,五毛钱一个,好吃不贵。”

她就哈哈笑说,“你真是没见过世面啊,你知道世界上多少人想吃这种正宗的寿司都吃不到呢,你在县中心那些地方也有人卖,但那都是盗版的,这个是正宗的,你不吃,以后没机会了,人家这店是全世界连锁的,在日本都是出了名的。”

我就说:“去去去,我才不吃呢。”

等我们到了大巴那里的时候,我们问小雨姐接下来去哪儿,她就说,“放心,再带你们去你们没玩过的地方。”

我就说:“快算了吧,别折腾了,放我们回去吧。”小雨姐就骂我没出息,还问我们所有人的意见,结果就只有我不去,没办法,少数服从多数,我只能去了。

可是就在我们大巴即将开的时候,一个日本女人过来了,跑不过来的,正是那个日本的女店长,长得跟波多老师很像的那个,她叫了卓小雨一声,卓小雨还喊,“什么,留美子,你有什么事吗?”

那留美子就把一串钥匙递给了她,说了什么话,那卓小雨赶紧就谢谢她说,“谢谢你啊,留美子,我还忘了东西,你可真是我的跨国好朋友,下次,我说下次一定会再来你这里吃的。放心。”

她就又跟卓小雨说了什么,卓小雨回头看了看我们,说:“好啊,如果回来的时候太晚了的话,一定来打扰你。”

这时候,我好奇的看着这留美子的裙摆,她们日本的和服就是有点太长了,拖地上了都快要,自以为很美,其实不好看。有一个她们的腰牌,我扫了一眼,感觉挺好奇的,好像哪里见过似的,不过也许是我看了哪部电视剧里的腰牌差不多吧。突然我的脑子里好像闪过了那个拿刀劈我的小日本的腰间,是不是也佩戴了一个这样的腰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