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6章暗杀/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说那个留美子已经走了,但还是有人来接待我们的,好像是那两个在店里打工的华夏姑娘,这两个姑娘长得还是挺水灵的。为什么要在日本人的店里打工呢,我们还问了她们这个问题,她们给我的回答是,“现在已经不分国界了呀。华夏人也有在日本开店的,如果每个人都跟你们这样带有严重的种族歧视眼光。那世界还怎么发展呀?还有啊。那英国还抢占了我们香港作为殖民地将近一百年,那咱们还不是要每天学习英语。去英留学的也不在少数。那那些留学生还不用活了啦?”

听她们讲的很有道理的样子,我们都无言以对了。不过她们说主要能在这里工作的缘故是,第一,日本人很注重礼节,也对她们很尊重,第二,也就是最重要的,可以品尝到平时高价都买不到的日本美食,以及平时泡不起的温泉,偶尔都可以去泡一泡。

听她们这么说,好像在这里打工还挺不错的样子。就由她们带着我们去住的地方,其实我们也看过小丸子、蜡笔小新什么的,对日本的住宿习惯还是挺好奇的,他们就喜欢睡地板,今天我们也就享受一下日本的那种睡觉的习惯,大家睡成一排,女生呢则是在里面,有单独的房间,或者也可以在外面睡,这样凉快一点。

卓小雨忙里忙外忙了挺久的,才把我们给安顿好,不过我觉得奇怪的是,萱萱姐和长刘海居然没有一个屋睡,而是,都分开来了,跟着大家一起在外面睡成一排,小胖还笑他,说:“他是胆小鬼,肯定不敢碰萱萱姐,”尽节序巴。

说了好几句风凉话,不单单长刘海看他不爽了,麻子脸都想揍他了,小胖意识到两个人对自己的不爽,赶紧举手投降,说:“不敢了,不敢了,我下次再也不说了,还不行吗?”

然后才躲过了危机,跑到我这边来睡,还跟我把这件事给说了,问我怎么看待麻子脸和长刘海共同喜欢一个女人的,我骂了句,“滚,聊八卦跟那个苏然聊去,别来找我,我又不是八婆。”

小胖就哈哈一笑,说,“我可不敢跟她聊,母老虎一个,受不了,虽然那大长腿有点诱人,但不是我的菜。”

我都被他逗乐了,说:“谁是你的菜啊。”

他就偷偷的指了指里面的屋子,我看了一眼那里面,是那两个女服务生住的,她们长得也确实不错,我就笑,说:“怎么,你又不喜欢你家小翠了么,又到处撒情花了啊?”

他就说:“那可不,我可得跟你默哥学习一下,到处都留下有情的种子。”我一脚把他给踹过去了,说:“你过去那边睡,别靠近我,你脚太臭了,我受不了了。”

卓小雨就叫我们别闹了,还说,“不是你们都困了么,怎么这会儿还闹的起来,明天咱们就回去了,也感谢大家陪我这次玩玩,可能我就不回学校去了。”

然后他们就躺着跟小雨姐说,“啊,小雨姐你不回去了啊,太可惜了。”

还说:“小雨姐你去哪儿啊,你保重啊。”

结果小雨姐说,“我去哪儿,还得问问某人怎么把我害得禁足到高考为止吧。”

我知道她在指桑骂槐,也懒得跟她计较了,就直接翻了翻身睡觉。

迷迷糊糊的,好像是留美子回来了,然后小雨姐起来接她,灯也被打开了,我的眼睛被闪的难受,小胖他们已经睡死了,根本就吵不醒,更别说更加劳累的麻子脸、长刘海他们了。我发现自从我的脑袋被人打晕好几次以后,睡眠质量都不是很好了,所以导致有一点点动静我会醒,睡眠浅。

这样挺不爽的,但也有好处,不会夜里被杀。

留美子回来的时候,我还看了一眼她,还是穿的那么美,干嘛去了呢,值得我注意的是,她好像是身上都湿了,是外面下雨了的缘故吗,怎么可能呢,今天艳阳高照,也没有下雨的征兆啊,难道是外面下的?

我不太清楚,反正就是觉得一阵倦意袭来,就迷迷糊糊睡去了。

那天夜里,我总感觉有人在我们旁边走动,我好像又做恶梦了,好像是又梦到了萱萱姐了,梦到那个鬼娃娃,吓坏了我了。我就拼命的不去想这件事,不去想,所以这个画面就跳过了。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情况,比如,你在做一个A的噩梦,梦到的是一个A鬼,那么你很害怕,强制性的把这段梦的记忆给跳过,变成了第二梦B的噩梦,那么,梦到的就是另外一个B鬼。反正我是经历过好几次这样的梦。

所以萱萱姐和那个鬼娃娃的梦就直接被我给跳过了,取而代之的,居然是那个留美子!

她长得本来就是妖孽一样的美丽,勾人心魄,我都有点受不了,她在梦里,居然直接对我发起了进攻,我当然忍不住了,我是个正常的男人,虽说我有女朋友,但我也很久没有过那种生活了,我也有点克制不住。

结果她就一直在那勾我过去,气坏了我了,突然间,我感觉到脖子那里有点点凉意,我吓了一跳,就惊醒过来了,突然发现一个银色的刀光,闪现了出来。我尖叫了一声,利用了身体的本能,一脚的踹在了那人的身上,那人的身子一个闷哼,然后就被我踹倒了,我要起来的时候,他已经跑了出去,速度很快。

因为我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刺杀,还是在夜里做梦的时候,而且,我这种高中生,怎么会想到有人刺杀我,直到我喊了几声以后,他们有人打开灯,我才反应过来,有人要杀我。

因为,我脖子这里有点血,胳膊也已经被这刀锋给划开了。

我旁边的小胖还有麻子脸都吓坏了,我一开始还没感觉到疼,结果小胖和麻子脸就指着我说,“默哥,你怎么脖子和手腕上都是血。”

我这才惊慌失措,我就指了指门口说,“刚刚有个人,要杀我!”

我说完了以后,黑大个就找了根扫帚,追了出去,长刘海听到了声音,也追了出去,麻子脸和小胖就护在我旁边没出去,其他的女生也被惊醒了。

尤其是夏梦、苏然啊,她们都吓坏了,过来问我们怎么回事。

过了三分钟,基本上所有的人都起来了,都听说了我的事儿,都吓坏了。卓小雨叫我们别慌,她去找一下留美子,问问情况。

留美子不是跟我们住在一起的,我们找不到她住哪儿,就问那两个服务生,那两个服务生揉揉眼睛也很惊慌失措,问我们有没有人员伤亡,我们说,“没有,赶紧的找人去。”

那两个女服务生没多久就把留美子给叫来了,这留美子也是一脸的惊慌,但还是难掩她那性感的身材和绝美的脸庞,看的让人生怜,好像是还没睡醒的模样,但依然很美,只不过现在没什么人去欣赏罢了,大家都是在关心我被刺杀这件事。

我直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夏梦和苏然就过来帮我包扎,苏然就在那劝她说,“别哭了,你男人死不了,你急什么急啊,别哭了,你自己看看嘛,他也就是胳膊这里开了个口子,脖子那里就是擦了点皮,没什么事啊。”

这时候夏梦才缓过神来了,说:“是吗,我看他流了血,我吓坏了,呜呜。”

我看她好像晕血的毛病好多了,没有第一次见血那么快晕倒,反而还一直哭,我过去搂着她说,“那什么,我没事,我没事。”

这时候我看到萱萱姐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问我,“许默你没事吧?”

我说:“没事啊,”我看到她的脸色有点不好看,我说:“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不行你就先休息一下吧,不要管我,我真的没什么事。”

她就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我也不知道,就是有人好像拿刀在漆黑的夜里对我下手,幸好我以前跟小日本交过手,对刀锋有点敏感,所以才猛然惊醒,想起来这个我就冷汗直流,要不是因为这个我估计已经挂了。”

可是,我和谁有仇么,没有啊!这地方我第一次来,我也不认识这附近的人。

那留美子这时候来了,问我有没有事,然后给卓小雨道歉,卓小雨说:“没事没事,查清楚是怎么回事才行,不要着急,总会水落石出的。”

我突然间想起了一个细节,对,细节。

我是得罪了小日本的,对吧,小日本挂了,他的那个所谓的后台要对付我,这也是疯子哥提醒我的,就算他们现在来不了解放县城,但肯定也有人在解放县城,那么,会不会是这里的人就是那小日本的后台的手下?

我又想起了一件事,这个留美子身上的牌子,和那个小日本身上戴着的,似乎是同一款啊。

那留美子还一脸无辜的样子,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都说蛇蝎美人,刚刚那一脚我踹到凶手的肚子上,软软的,不排除不是女人的可能性。

我突然间跳起来,指着留美子说,“是你,是你要杀我对不对?”

这一下,他们都惊叫了起来,好几个在她周围的我们的人,都赶紧闪开,尤其是萱萱姐,小雨姐惊呆了,问我:“怎么回事,你别乱说话啊,许默,留美子是我的朋友,我们认识很久了。”

我就笑,“我怎么会认错人,你把你今天穿和服的时候挂的那个牌子给我看看,那个牌子,就跟当初要杀我们的小日本所佩戴的牌子一模一样!”

“我就说怎么不对,这么好心让我们来住这里,我想,你肯定是那位后台的人吧,那个跟刘峰勾结的小日本的后台的人,就是你吧,留美子!”

那留美子好像还装的挺像的,就说不是她,不是她,惊慌失措的样子,一副我见犹怜的那种,说:“不可能是她,怎么怎么的,”还跟小雨姐哭诉,说绝对不是她。

小雨姐就抱着她说,“你别急,我跟我的朋友解释一下,原本是我们打扰你了,真对不起。”

然后她就凶狠的看着我说,“许默,你他吗的有病是吧,我告诉你,别他吗瞎说,我爸爸和她爸爸是将近七八年的合作关系了,我和她,也认识了不下于三年了,难道那个时候她就开始打算算计你,要杀你了?你可得记清楚,我和你认识还不到三年呢,草。”

卓小雨都气坏了的样子,爆了粗口,指着我就骂。

她说完以后,小胖就说,“是啊,默哥,会不会你搞错了啊,难说真的不是她呢,你看她这么柔若无骨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可能对你下手,绝对不可能的啊,一定是另有其人。”

我就笑,说:“不可能,那个牌子肯定是一模一样的。”

我就让那个留美子拿出来给我看。我说:“只要我再看到我就一定能认出来。”

一直沉默的麻子脸说,“小雨姐,拿出来吧,那个牌子我也见过,如果一模一样,我也可以认出来,真金不怕火炼,如果真的不是她干的,拿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又有何妨?也不用闹的这么尴尬,如果真的不是她,那么,默默,我们都给这位留美子小姐真心的道歉,并且补偿她的精神损失费。”

小雨姐骂了句,“你们赔得起多少精神损失费?真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