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决裂/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倒是那个留美子,说:“可以,”她可以拿出来证明,还说不愿意承受不白之冤。她就擦了擦眼角的泪珠。过去找了。

同时,这个黑大个回来了,摇摇头,说没有看到有人逃走的痕迹。他在外面等了好久没看到,长刘海也回来了。一样的答案。说:“这人肯定有准备,没杀成。就开车跑了。不然不可能这么快的,可是,他们又没听到开车的声音,怎么回事呢?”

没多久,留美子就把东西给拿来了,给我们鉴定,说这就是她的玉牌,我看了看,又给麻子脸看了看,说:“就是这个,一模一样的。”

小雨姐就说:“一模一样也不能代表什么啊,到处都有买这个的呢。”尽节序圾。

那个留美子也说是,这玩意儿日本的大街上到处都有卖,虽然说不是每个地方的大街上都有卖,但也有一片区域有卖的,就跟我们的地方特产和纪念物一个意思。

后来我们还特意上网查证了一下,的确如此,是一个叫华龙的地方专门卖这个玉牌,所以这样的东西并不能代表什么。

我最后还说了一件事,就是那凶手被我踹了一脚肚子,小雨姐说:“这个不用你,你要是不信我,让萱萱姐和你家夏梦来检查检查她的胸口和肚子,看有没有伤口就行。”

然后她们就真的进了房间,在那检查,没多久以后出来了,夏梦对我摇了摇头,萱萱姐也说:“啥也没有,不是她干的,默默,你误会她了。”

“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呢?”我有点不甘心,叹了口气,看到留美子直接哭了,我就过去想要安慰她,却被卓小雨冷冷的打断,说:“你滚开,别碰我的朋友,我好心好意带你来,你却这样对待我的朋友,你伤了她的心了,真是的。”

麻子脸说,“小雨姐,这时候不是怪罪谁的问题,是凶手的问题,我们默哥危在旦夕,你难道没看出来吗,如果那一刀再下去一点的话,默哥就归西了,你不担心吗,这附近没有什么可疑人物吗?”

小雨姐就:“直接报警算了,等会儿警会来查的,不用我们管。麻子脸和我点点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就只能这样了。”

后来警叔叔也来了,我们把情况给说明了,他就带我们一人做了一份笔录,顺便把我睡觉的周围那一圈的头发给收集了起来,并且还问了问我很多问题,例如什么位置 被对方打了,伤痕怎么样,疼不疼,对方发出闷哼是偏男音还是女音,说实话,那时候我哪分得清这个,而且,就算分得清,我也被吓得分不清了,影响了判断力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能保住命都不错了。

最后弄好了一切以后,那警还把我们这里给搜查了个遍,最后我发现了一个人物,一个老的日本人,还有一个年轻的日本人,都是留美子的家人,一个是她爸爸,津田彦,一个是她远房的表亲。而她的名叫什么津田留美子,挺好听的名字,配她的名字确实挺美的,如果没发生这样的事情的话,我会觉得她更美。

可是,我差点就丢了小命啊!

这地方是不能呆了,小雨姐还要在这里照顾留美子,说不能伤了她的心。我看小雨姐对我好像是很生气,打算一直不理我似的,我就也很生气,我就指着她说,“小雨姐,你确定,你要为了这么一个小日本鬼子不要自己的弟弟。”

她就叫我滚,我当时眼泪都出来了,往日里的情分,平时她那么疼我,把我当亲弟弟似的,可是这一次,却为了个日本人把我给奚落了一顿,我就吼道,“就算不是她干的,就算我冤枉了她,怎么了,那又怎么了,她伤心你就难受,你弟弟的命就不重要了,是吧,你还口口声声说我是你弟弟,你怎么这么口是心非,这就是你照顾弟弟的做法,这就是我过生日的时候你答应我妈照顾我的承诺?”

“滚。从今以后,你不是我弟弟。滚吧,不送了。”

小雨姐抬头都懒得抬头看我,我直接气的不行了,眼泪在里面打转,但不能在这里流出来,我就说了句,“可以,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你别后悔。”

她就笑了下说:“我从不后悔。”

然后抱着留美子进去了。

我就直接往外面跑,感觉全世界都崩塌了似的,她就像是我的亲姐姐一样,对我好,从一开始到现在,她对我的都是真心的,每次为了我,这样那样她都可以忍受,为了我禁足一个月,半年,甚至更久,我以为她是疼我的,把我当亲弟弟,可是呢,却成了这样的结果。

可笑啊,还不如一个小鬼子跟她更亲。我这弟弟的命,还不如一个小日本鬼子受的委屈来的重要!!

“许默,你冷静点!”

有人在后面喊我,好像是苏然,我不理,叫她走开。

其他的人也来追我,我也懒得理,也叫她们走开,小胖,麻子脸、长刘海,都来叫我,我都不理,倒是黑大个,喊了声,“别拦着他了,他肯定难受,让他一个人待会儿。”

我挺感激黑大个的,就一个人跑出去了,漫无边际的跑在大街上,大声的嘶吼,有人在骂我,说:“大半夜的吵你吗,”我就对骂,说:“我吵的就是你吗,你有种的出来啊,我干不死你的。”

那人就不敢说话了,其实人都是这样,大半夜怕横的,就不敢搭话了。

我这样一直漫无目的的走着,走着,心里很难受,很凉。

手机里的短信,电话响个不停,有夏梦的,有苏然的,叫我回来的,叫我别激动,说我出去危险的,我都不理,不顾。

我从未想过,小雨姐在我的心目中是这样的重要,这样的无可替代。

所以一旦发生了这样剧烈的争斗,争执,我就会感觉心像是撕裂开来一样的难受,这感觉不比当初萧璐离开我的时候那种感觉好受。

同样的难受,可惜,这种是亲情似的难受,失去可亲可敬的大姐姐的那种难受。寒心!!

居然还比不上一个外人,一个外国人,可笑啊,可悲啊。

估计我的命就是狗命,没有人关心,没有人疼爱,我就是一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可怜虫。

我抱着自己的膝盖,在街边停下,将脑袋埋在膝盖里,让路灯照不到我的苍白又可悲的脸。

电话不停,短信不停,可是,没有一个是卓小雨打来的,没有一个是她发来的短信。

哪怕是一句,默默,你回来吧,姐姐不怪你了,好不好,都过去了。这样的短信,也没有。

我更不指望,她放弃那个什么留美子,来迎接我了。

那种吃醋的感觉很难受,我突然很讨厌那个美丽的女人,她就是为了跟我抢走我的小雨姐的。

不是恋爱的三角关系,而是亲情的三角关系,这种感觉也很难受。

等不到短信和电话,我直接关机了。

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有人找到了我,小胖和麻子脸,说:“你妹的,默哥,你在这儿啊,吓死我们了,找了你一晚上,你倒是好,在电线杆子下面睡觉,不怕电死你啊。”

我就笑,说:“电死活该,关你屁事。”

我想要起来,发现身上所有地方都蹲着蹲麻了,起不来了。最后还是他们背着我回去的,我就感觉全身跟电流似的,麻麻的。

路上,麻子脸跟我说,警叔叔发现了一点不寻常的地方,那个留美子的父亲,津田彦,好像是受了伤,你说会不会是他动手干的,或者是那个年轻的留美子的表亲。他们都有嫌疑,默哥,就因为你昨晚上走了,警也走了,想抓也不好抓到真正的凶手了,我估计,也就真的是那两个家伙其中之一。

“默哥,你想过没有,那人多高的样子大概?”

我就:“说行行行,懒得说了,卓小雨都偏袒他们了,我还追查有个屁用,以后,我就是被刺杀了,也不管她的事 。”

小胖说:“默哥,你可是一条命啊,怎么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你还要当我们老大,领导我们呢。”

我就骂了句,“老子不当了,你爱找谁领导找谁领导去,我不当了。”

麻子脸就瞪了他一眼,说:“你别废话了行吗,别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走就是了。”

小胖被凶的没说话,一路上,他们俩也不说话,一直到我回到那里的时候,他们已经打算整装出发,我看到卓小雨,她给大家道歉,说这次怪她,还让司机开大巴送他们回去,还给他们践行。但是唯独不来找我,看也不看我这边。

我心想,不看就不看,我还不稀罕看你呢,切。我也就懒得看她,我也不坐她的大巴,我打的回去。我还喊的很大声,说:“我就是要打的,我才不坐大巴呢。”

当时好像小雨姐往我这边扫了一眼,哼了一声,没说话,我也懒得说啥,人就是为了争一口气,我气坏了,说不坐她的大巴就不坐。多少钱都打的,再贵也打的。

吗的,后来我们打的,有我小胖麻子脸和夏梦,夏梦安慰我,叫我别这样了,一路到了我家那边的时候,打的的钱都快一个月生活费了,可把我给心疼的。夏梦她们就说,“该,该,谁叫你死要面子活受罪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