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螳螂哥从省城带来的消息/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对于小雨姐,我也舍不得这样的,闹成这样,我是多想直接给她道歉说一句软话什么的。可是到了这个地步,我身为一个男人,怎么样都不能服软,太掉面子了。

我就跟他们说。"行了,你们都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都走吧。"

小胖他们看我这样,就跟我说。"那让嫂子陪你一下吧,"

我也没否决,就这样吧。

他们走了以后,夏梦就陪着我。问要不要送我回去,我说了句,"不用,现在回家我妈又要问东问西的了,要是带你你回去撞见我爸,肯定事儿更多了,还是算了吧。“

她又问我伤好的怎么样了。我就说:”伤好的还行了,本身也没什么事。“

夏梦就搂了搂我,问我怕不怕,我说:“其实确实是有点怕的,要说人不怕死,那不可能的事,对吧。”

夏梦就问我怎么回事,是不是以前打架的时候得罪的人,还叫我别混了之类的。我有点烦,就跟她说,“这个事儿你别管了,女孩子家家的,我自己会搞定的,这不是我不混就能解决的,人家都找上门来了。”

我看她有点不高兴。就给她解释解释为什么,我就把那次我们遇到的小日本的事儿给说了一遍,但没说死人的事情,不然夏梦肯定会吓坏了,夏梦就说:“那好吧,那我先回去了啊,这次可真够吓人的,那你以后小心点,没事儿就别出学校门了。”

我就看了看她说,“对不起啊,梦梦,我不该凶你的。”

她看了看我说,“没事啦,我知道你肯定也有你的难处,差点就被人暗杀了,是谁都提不起好心情的,那你自己安静一下吧,我走了,有事儿可以给我打电话哦。”

然后她也就找了个地方坐公车走了。剩我一个人在那漫无目的的走着,又不敢回家。这事儿我前前后后想了好几遍,可能还真不是那个留美子干的,但我敢肯定,跟她脱不了干系吧。就算那个玉牌很多人都有带,但怎么刚好这么巧合,就在解放县城里面?我不信有这么巧的事。这事儿真窝火,自己差点挂了吧,还跟自己最亲密的姐姐闹翻了,真是得不偿失,这次旅游,游个屁,啥没玩到,就是泡了个温泉还差点被人暗杀。

我突然想起螳螂哥说的,有啥事叫我给他电话,但他原来那个电话打不通,我就一直等到凌晨那个时间段打,果然打到了他的电话,他问我出了什么事,我就把事情的起因和经过跟他说了,他就皱起眉头来,问我,“你踹那人的时候,感觉力道怎么样?”尽欢来才。

我就跟他大概说了,“我就觉得是个女的,不然不会这么软绵绵的,所以我怀疑那个津田留美子。”

他就跟我说:“不一定,很多日本人骨头都是软的,有的男人也会让你有女人一般的感觉,所以这个还真不一定。而且,你没听过日本的忍者很出名吗,有的传奇忍者的缩骨功出神入化的,真的可以媲美女人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还真的不敢确定是不是留美子,不过螳螂哥还说,“另外,据他的经验谈,有的日本人被我脚踹了以后,还是可以保证身上没有任何伤痕。”

这下把我给搞迷糊了,留美子身上不就没有吗,这还是没法排除她的可能性。不过算了,不想了,我就让螳螂哥配合我,帮我查一查,他说这个事儿让我先别管,他自己查,叫我:“放心念书顾好学校就行,这个你想查也查不到什么的,看来那个后台的势力早已经渗透到解放县城来了。”

“我得跟疯子哥说一下。”

我就说:“行,那谢谢你了,螳螂哥。”

他就骂了句:“谢我干啥,他们也不会放过我的,动手杀人的可是我。”

我想想也是,这玩意儿我怎么查估计也查不到,我去查留美子,还可能会让小雨姐对我更加的反感,甚至是憎恶。现在我俩的关系也许是误会吧,如果再进一步,可能就会反目成仇了,我可不希望那样,那样的话,心里会特别的难受的。

那天结束以后我就再怎么没看到过卓小雨,毕竟人家二模考完了,也不会留在学校里,可我就是觉得挺烦的。

夏梦啊,小胖啊,他们都来找过我,安慰我什么的,我也感觉很失落,特别的失落,呆在宿舍里好久了,都快发霉了,请了好多天的假,没去上课,老班本身就是我的人,看我好像是真的生病了,也没怎么刁难我。

只是劝我说:“这样的日子过下去不是个头,万一成绩又掉下去了,你挽救不回来了。”

我还是感觉没什么反应,就是心里憋屈的慌,就跟老班说,“老班,你相信我,我肯定还会恢复那个以前的我的,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你相信我的实力就行。”

过了大概好几天,一直到螳螂哥回来了,说是从省城回来的,给我带来了消息。说辣子哥在那边混的挺好的了,站稳脚跟了,跟着疯子哥,有鱼有肉吃,听了这消息我也挺高兴的,就问了下辣子哥在那边的情况,以及那边的分布,说是疯子哥越来越猛了,原本只是在他自己的那片区域,后来还打出了一片区域,那个叫什么鸭少的拿他没办法,太垃圾了,哈哈。

我就心里咯噔了下,突然想起这个鸭少,我和他还有仇呢,我就问螳螂哥这个鸭少怎么没来找我麻烦之类的,他就说:“咳,这个我也不知道,估计是疯子哥帮你解决了吧,别管了,我们找个地方谈,主要还是你被刺杀这件事。”

我就说了个行,这地方人多眼杂的。我和他单独到了一个小后山上,他就跟我把这次回省城的事,以及得到的答案,跟我说了。

他跟我说:“疯子哥得到消息,这个大后台可能不是国内的,可能是日本的,但跟国内的一些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我得罪的只是这个大后台其中的一个分支,幸好我没得罪他们本部的人,如果得罪了他们的本部,可能最后就算是军方保我,也保不住我,已经到了那种程度了,就不是我这种小人物能决定的了的了。到时候许多高层都会被弄出来,也许就会先牺牲我这样的小人物吧。也幸好与刘峰合作的,不过只是这个大后台其中的分支之一,虽然说死了两个人,轰动挺大的,导致疯子哥都有点害怕,但后来发现只是小分支里的其中两个人物死了,只有这个小分支会继续追查他们是谁杀的和对付我,其他的人都不会管这件事。”

也许就是这个小分支还呆在解放的势力谋杀我的,所以说让我不要太担心,这股小分支,势力不是很大,也许只有几十个人的小组织,但里面的人物很多都跟黑西服差不多厉害。

听了这话以后我吓坏了,说:“螳螂哥你别逗我了,很多都比黑西服还厉害,这还叫势力不是很大?有一个已经够我们解放县城称王称霸了好吗!”

螳螂哥就嗤笑一声,说:“许默你还真是太年轻,太嫩了点。”

“你以为这黑西服就已经很厉害了么?他这样的人物,在华夏国大江南北,不知道有多少这种级别的,只是在你这小县城凤毛麟角而已。我就打个比方吧,你觉得我能打多少人,就是如果我被人围困的情况下。”

我想了下说,“我最多能打两三个,小日本那种估计拿刀的话十来个,不拿刀七八个。你的话,我觉得更猛一点,二十个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