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麻子脸的深谋远虑 “二合一大章节四千字”/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就说,“你说的对。我一个人只能打二十个,那为什么很多书籍上都记载,乔四爷啊。什么黄金荣啊,他们为什么能称霸国内黑。道。那是因为他们有很多能人异士相处,那种大能,一个人可以拿着砍刀追着一百人砍。那些历史书上,野史上传奇色彩很浓重的人物,难道他们的这些记载,都是吹牛B的?他们真的能一个人拿着刀追着一百人砍?如果是你的话,你肯定觉得这是野史上具有夸大的成分在里面。你觉得,像我这么厉害的人都只能对付二十来个,而且还是拿着武器,黄金荣他们难道真的那么厉害?其实我告诉你。许默,你想错了。这世上,真的卧虎藏龙,很多高手在史书上记载的不够全面,像我这样一个人可以单挑二十人的,真的很泛滥。”

听他这么说完,我有点云里雾里。不过我好像不太记得这样的黑、道巨枭到底有多厉害,只是听说杜月笙黄金荣这样的人物,确实特别牛逼,至于他们有多少门人墨客,枭雄大能,一个人能打多少多少个,我还真的不清楚。

感觉跟听武侠片似的。可螳螂哥没有必要骗我,我也就信了八九成,毕竟我除了螳螂哥辣子哥以外,还没见过比他们还要猛的人物。

但至少这次螳螂哥给我带来了这个消息,挺好的,一方面疯子哥他们可以名正言顺的帮我了,毕竟得罪这么一个小分支,疯子哥说他还扛得起,叫我不用为自己的性命担忧。

但是螳螂哥又说。黑西服这样厉害的人物有一堆,这让我心里有点寒,我问螳螂哥:“那昨晚上偷袭我的,肯定不是那种人物吧,如果是那种人物,我怎么可能会有反抗能力,而且,他们这样的人,不得手不会走的,我们当时就一群小孩子,哪怕是被发现了,也奈何不了他。”

螳螂哥就笑,说:“刺杀你的人我倒是不清楚,可人家有一堆这样的人物,并不代表人家都会派到华夏来,人家总部不要呆着一些重要人物,人家又不光是为了对付你这个小屁孩,他们也有他们自己要守护的势力、生意。”

我想想也是,他这么一说,我也就释然了。并且螳螂哥说,“顶多会跟上次似的,派个一两个过来,这倒是有可能,并且比黑西服那样的会厉害一些。”

不过螳螂哥叫我别怕,他这个礼拜会贴身保护我,基本上睡觉都会跟我在一起,我吓了一跳说:“不是吧,那我还有自由么。”

他瞪了我一眼,问我:“还要不要命了,如果你觉得你能对付的了那种人,那你可以远离我的视线范围内一会儿。”

我想了下,“还是不要了吧。”

螳螂哥说,只要保护了我一周以后,他们知道了有他这样一个高手在贴身保护我以后,就不敢再轻易来杀我了,而是会上报分支总部,看看是否再调人来,或者停止暗杀行动。

后来疯子哥跟我通话的时候,也是这么告诉我的,不知道为啥,本来心里没底的,现在疯子哥来跟我说,我就感觉心里有底了,这也许就是疯子哥的个人魅力所在吧,总能让人感觉到心安。

而从那天开始,也确实没发生什么事,只不过我们宿舍多了个人,螳螂哥这人也奇葩,不用睡床的,直接睡地上,老师一来,他能跳到窗户外面躲着,根本发现不了他,太牛逼了,小胖还为此咋咋呼呼的,说螳螂哥好厉害怎么怎么的,我每次都叫他滚。

另外我寝室的李敏他们经常说心脏受不了,让螳螂哥以后别老飞身一下就跳到窗户外面去,乍眼一看以为是跳楼呢,可吓人了。整的我和小胖老是笑,说:“你这么大的个子,胆子咋那么小呢。”

吃饭的时候呢,螳螂哥就到食堂的一边盯着我,他还说:“别以为学校就那么安全,人家混在学生里,那可是很危险的一件事。”

既然螳螂哥这么说,我也没辙了,就让他跟着吧。值得一提的是,体院那边出事儿了,彩虹头报告了小熊,叫他来找我的。说是有八中的人打了他们体院的,说我既然是体院和高中部统一的老大,应该给他们出头的吧?

小熊跟我汇报完了这个事儿以后,我就气的火大来了,“他吗的,凭什么,他自己去招惹的八中的人,让我去擦屁股么。”

我就找了麻子脸他们来开了个小会,这事儿帮不帮,不能我一个人做决定,意思就是谈谈这次的事儿,麻子脸的意思是,“这彩虹头该教训,但不能说不出头,毕竟默哥你是老大,这个责任在这里,只能说,咱可以虚着来,明面上帮他,暗地里不出全力,另外默哥,咱不是有个八中的仇人么。”

我想了下,问他是谁啊?他说:“烟花烫啊,你不记得了么?”

听他这么一说,我立马恍然大悟,说:“那傻比在八中呢啊?我还忘了呢。”

我就说先跟彩虹头见个面,问问情况,看把他给打了的人到底是谁。

到了晚上的时候,这彩虹头乖乖的来找我们了,刚好我下了晚自习,他应该是真的摊上事儿了,所以来的时候我看到他脑袋上都缠着绷带,刘峰走了,赵明飞跨了,他们体院没了依靠,也没有猛人带领了,彩虹头这逼样的人,能扛起体院大旗来就不错了,还能指望他能带领这些人混的如何风生水起么,不可能。

来了以后乖乖的喊了声默哥,早已没了当初的跋扈,我看他这鸟样也怪可怜的,而且体院的人,除了他这样的,其他倒也还是汉子,我乐意接纳。

所以就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什么人打了他了。他就开始说了,“默哥,是这样的,前几天我们去一个桑拿房找妹子,也没碍着谁了,就玩了几个妞,硬要多收我们一千块钱,还说其中有一个是他们老大的马子,后来才知道好像是八中老大的马子在里面卖,我们哪儿知道她是老大的马子啊。”

说完以后还在那摸摸眼睛,说:“自己也是花了钱的,还被打成这样,哪有这样的道理,”

要我给他们主持公道,小胖在旁边骂了句,“这他吗活该啊,自己去嫖挨了打,赖的了谁。”那彩虹头说:“嫖也是花了钱的啊,又不是没给钱,还挨打,对方是八中老大的女人,还出来卖,这老大当的也太寒酸了吧。而且默哥,您不是已经收复了十六中了吗,八中也一起收了呗。”

麻子脸这时候冷笑了句,“估计不是八中老大的女人,只是人家玩过的一个妞罢了,想诈你的钱而已,这都不懂,真够白痴的。”

对麻子的这话,要换了以前彩虹头肯定火大了,他本身就不服麻子,但这时候,他有求于我们,还能说啥,靠他体院那点人,还不够人八中虐菜的呢。

我就问了彩虹头,“确定是八中老大程麓打的你么。”他就说:“是,肯定是。”

我突然恶狠狠的问他有没有看到烟花烫,他看了看我说:“确实有看到一个烟花烫的男的,我还踹了他好几脚,他居然嚣张的说‘什么许默不是你们老大么,叫他来八中啊,废了他。’”

听完了他这话,我笑了,我不知道这彩虹头这话的成分真假,是真的,还是为了激我给他报仇,不过我让他闭嘴了,说:“这事儿我知道了,是你自己惹出来的,本来嘛,我还不想给你出头,但你毕竟是我解放的一份子,不给你出头又好像不是那么回事。那行,这事儿我记下了,大概我会选一个时间去一趟八中,不过在此之前,你得给我乖乖呆好了不要再去惹他们,明白没有?”

彩虹头立马点头说,“好好,必须的,肯定的,谢谢默哥,谢谢你。”

看着他跟狗一样的灰溜溜走了,我想起当初他和蚊子、赵明飞那么嚣张的那一年,把我们给教训的跟狗似的。

我就想笑。小胖说出了我的心声,说:“这人真像一只狗。对不对?”

麻子脸噗一声笑了,说:“哪里是一只,是一条。”

回去以后,我们倒也仔细的研究了一下,经过了大概一两天的研究吧,还有小胖那边认识的八中的哥们的情报的帮忙,这才把八中现在的势力范围给弄出来了,其实这东西不难问出来,只要有人在八中念书就行,就好像我们解放的势力,我是老大,我旁边有些麻子脸什么的,人家都能调查出来,这不是秘密。重点是,谁能干的过谁,这就不一定了,不是人多就能解决的了事儿的。

八中的老大是程麓,烟花烫还有一个叫周峰的,是程麓的左右手,只不过烟花烫是高二的,周峰是高一的,而这个程麓是高三的,即将毕业了的。

也是很久不出现在学校了,现在基本上是周峰和烟花烫掌控大局,可以说周峰就是下一任的八中老大,只不过程麓大哥还没毕业,偶尔还会来学校装装逼,不过听他们说,上一次见程麓还是二模的时候了。

我一笑,看着小胖给我拿来的资料,说,“这不是跟卓小雨她们这些高三的一样了么,考试就来一下学校,不考就不来。”

麻子脸皱着眉头好像是在想什么,小胖就打了他一下,说,“死麻子,你又在想什么鬼主意呢?”

我看着麻子脸,说,“是啊,麻子,你想啥呢,是不是又有啥想法了,跟我们说说呗。”

麻子脸点点头,看了我们一眼,说,“既然这个程麓不在学校的话,那咱们可不可以趁着这个机会,直接拿下八中?”

他这话一出,不光是我,小胖、王安民、黑大个、二皮我们都直接愣了,纷纷问他在想什么呢,王安民还说,“麻子,你是不是搞错了,咱们这回是为了体院的那个彩虹头出头,不是为了争老大啊,你是不是脑子被权利冲昏了头了。”

其实王安民这话,也是我们想问的。

麻子脸看了一眼他说,“我知道这次咱们主要是为了体院那边的事儿,但这程麓经常不在,对我们来说,会不会是个机会。”

“就好像默哥一样,默哥不在解放中学的那段时间里,虽然我们还能掌控的了高二的大部分混子势力,但其他的势力,就很多都开始分崩离析,不受我们控制了。最主要还是因为,默哥你是老大,你的号召力和响应能力,不是我们能比的。”

“同样的,他们八中也是一样,程麓经常不在,很多人都已经开始依附着周峰和烟花烫了,知道程麓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要高中毕业了,以后就不是程麓罩着他们了,这种情况比当初默哥离开还要严重,可以说,程麓的号召力虽然还在,但绝对没默哥现在在解放的号召力强。”

“所以这对咱们来说,是一个机会。可以一举击破他们八中的势力范围,就跟拿下十六中一样。”

对麻子脸这个设想,我觉得挺搞笑的,拍了下他的肩膀,就跟他说,“麻子,你这个设想我觉得挺好的,但好是一回事,能不能实行是另一回事,咱们又不适合好勇斗狠跟人家争地盘,如果这样的话,咱早就跟刘子铭或者金野合作了,说到底,我们都不是那种爱欺负别人的人,也就是小胖嘴里的老实人。”

“咱都要高三了,学业为重,有一个十六中天天要管着就够头疼的了,更别说再加一个八中了。”

麻子脸笑了笑说,“我只是说说我自己的想法,具体实行什么样的举措,还是得默哥你来,那行吧,咱就帮彩虹头出出头,顺便教训一把烟花烫这个老对手,默哥你是这意思不?”

我微笑着点点头,说:“你制定一个大概的计划出来吧,我看看大概周末,咱们就能去一趟八中,顺便会会烟花烫,看来他也混得挺开的啊。”

麻子脸说:“放心交给我吧,我和小胖去实地考察一番,到时候制定好了计划,再告诉你。”尽欢狂巴。

因为这段时间螳螂哥还跟着我,所以我觉得,就算带的人比较少去,也不会出啥危险的事,还有人会是螳螂哥的对手么,我觉得不太可能。

所以这次行动,教训教训他们八中的人,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儿。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在八中,居然会遇到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