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2章以后自己捅娄子自己收烂摊子/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就笑,说:“我是谁你还不清楚么,你背着我们老大在这里跟别的男人偷-情,对得起我们老大?”

那程麓女友看了我们好一会儿。突然间笑了,小胖问她笑啥,她就说,“你当老娘傻比啊。程麓的手下我都见过,不是学校高三里的,就是校外的那几个,说吧,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小胖就说,“也不想怎么样,只想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否则,我们就把你和这男人的事儿告诉你老公程麓!”

“什么?哈哈哈,哈哈。”程麓女友笑了,我们都有点莫名其妙。她笑啥,傻了么。结果她来了句,“去告吧,反正他也早就知道这事儿了,告不告无所谓。”

这话一出,我们都傻眼了,然后她就说了,反正他程麓也就把她玩了一遍也没把她当真正的女朋友一样对待,倒是这个她喜欢的男人一直对她从一而终。

既然这个威胁不了她,也就只能动武了。她那个小男友被我们打趴下以后,她问我们到底是什么人?

小胖笑了笑说,“你不是欺负了一个解放体院的人么。那人留着个彩虹头,想起来了么?”

她愣了下,马上你改过来了,“你们是他的人?呵呵,是不是想死,你们今天就是讨的了啥好处,我也会叫程麓去找你们的,你们给我等着。”

“草,贱女人”。小胖骂了句,给了她一拳头,“闭嘴。跟我们走。”

那被我们打趴下的小男友,哀嚎着,叫我们放开她,还说不会放过我们的。我们没理,直接把人给拉上了车,顺便给彩虹头打电话。

彩虹头一听我们把人带来了,喜上眉梢,就说,“还是默哥厉害,还是默哥厉害啊,那行,我马上过来,今晚我请客大家吃饭。”

没多久,这女的就被我们送到那里了,彩虹头带着不少人来,我问他干啥带这么多人来,他说:“怕这女的有阴谋有埋伏,”

我叹口气,这彩虹头这辈子也就这样了,这点气量,难怪混不起来。

让我们目瞪口呆的是,那程麓女友一见到彩虹头就骂,说:“你咋好意思,咋那么不要脸呢,你嫖不给钱,还好意思叫人来给你出头,我草泥马的,你给我等着,我肯定得让我男朋友程麓弄死你的。”

彩虹头听了以后气坏了,过去就是一巴掌,骂了句,“死贱人,有你说话的份儿么。”

然后指着她问我,“默哥,能不能让我带走她,还是默哥您厉害,一下就逮住她了,哈哈,这下她死定了。”

“呸!我当是谁呢。”程麓女友骂了句,“真他吗贱,你是许默是吧,解放高中的老大是这样的做派,小弟嫖了不给钱,还有理了,还偷偷摸摸到我们学校门口把我给劫走,呵呵,这就是堂堂的解放老大,真有意思,你真不要脸。”

“闭嘴!”我瞪了她一眼,然后看着彩虹头说,“她不能给你,我只是要证明给你们体院看,我许默说过会给你们出头,就会给你们出头,但,不要把我当傻子,若是你的错,你自己闯下的祸,你自己买单!!”

我吼了以后,带着小胖他们上了原来的面包车,打算把这女的运回去。这下不光是这程麓女友愣了,彩虹头也愣了,说:“默哥,不是这么玩的,你好不容易把她给逮住,你又放了,那以后肯定抓不到了,就交给我吧,我肯定好好收拾他。”

我叫他滚,还问他,“你是不是真的嫖了没给钱?回答我。”

这家伙摸了摸鼻子,又看了眼后面的几个小弟,不好意思的说,“默哥啊,不是我不想给钱,只是因为当时我没带钱,我说了我会回去拿的,可是她不信,还把我给打了,还骂你,这可是对我们解放的尊严的不敬。”

我直接给了他一嘴巴子,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我,问我:“默哥,你,你啥意思?”

我冷冷的看着他,“我啥意思,没听到她说什么吗,是你不给钱,你自己也承认了,还有什么说的,老子没让你给她道歉就不错了,滚,以后要再出现这样的事,我直接把你们体院给解散了,我说到做到。”

“滚!”

他还站在那里看我,又被我凶了一句,这才赶紧的捂着脸跑了。

我们又把程麓女友给送了回去,她还楞在那里呢,问我们这是什么意思,还问我,“你这个老大到底是怎么回事?神经病吗?”

她这么说完以后,本来小胖想去扇她骂她的,被我给拦住了,说:“你还没看懂吗?”

她说:“有点看懂了,那家伙不服你,你也不想帮他,只是做个样子,是不是?”

我就哈哈笑,说,“你说对了,我就是这么打算的。”

她又骂了我一句神经病,我说:“你再说一句我可不客气了啊,这次的事儿也有你的原因在里面,你说你好好当程麓的女人不就行了么,他就是收点保护费也不至于让你出去卖吧?”

程麓女友骂了句:“要你管啊,多管闲事,神…”

还没说完,立马闭嘴了,估计怕我真的发火,她就打了个电话,叫一个男的来接她了,就是刚刚被我们打过的那个男的,还带了几个他的狐朋狗友过来,小胖还上去玩味的看着他们说,“怎么着,还想打我们是么?真他吗想死了是不?”

然后过去把那几个男的一人打了一下,他们都不敢反抗,估计都是跟那个老实男似的,不是混的,而是普通的学生。所以没怎么敢反抗,那程麓女友对着小男友骂了句,“真没用。”

然后就要走,走之前还盯着我说,“许默,今天你给我的侮辱,来日我会双倍奉还的。”

我轻笑了下,说:“我等着你。”

我才不信一个被学校老大遗弃了的女的,能会有啥本事让我后悔。

这里的事儿办完了以后,我们本来是打算走的,后来小胖问我怎么不去见见我以前的小女友安贝贝,我叫他滚,他说,“说实话,默哥,要不是这八中的人没惹我,我还真想把这里给灭了呢。到时候八中就跟十六中一样,成为我们的殖民地了。”

听了这话以后,麻子脸就说,“我想起来了,咱们不只是为了这女的来的,还有默哥的老对手,烟花烫!”尽丸爪技。

我心说对啊,不过我觉得刚刚小胖说的那话挺有道理的,殖民地,挺好的一个名称,我也挺喜欢的,我说要不以后咱们征服了的势力就叫殖民地吧,可以殖民地一号,殖民地二号,我们的一号殖民地就是是十六中。虽说咱不是刻意为了欺负别人而征服别人的,但如果对方惹到咱们头上,咱也不是怕事儿的主,是不是?

他们都说是,王安民也说同意我这个观点,以后十六中就叫一号殖民地,属于我们自己的称呼。

既然来了八中,办了那个女人的事儿以后,当然得去拜访一下这个老对手烟花烫了,还有安贝贝、李仙儿、王诗韵的事儿,我还是挺感兴趣的,这王烈奇,最后到底是选谁,还是谁也不选,另外,李仙儿不是蕾丝么,她是故意玩弄王烈奇的,还是她真心喜欢王烈奇,这些我都挺感兴趣的。

于是乎,我们又跟小胖的那个朋友打了个电话,问问他知道不知道高一的势力,也就是烟花烫带着他们去哪儿了。

那人给我们的答案是,“小胖,你们别来了,今天下午的时候,因为两个女人的事儿,搞得世界大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