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洗浴中心埋伏周峰/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吗?”

他那小弟眉头皱了下,说这样的话好像是难办了点。不过另外一个小弟倒是骂了句:“草,咱可以不让他知道是咱们要办他不就可以了么?”

周峰突然一拍大腿,说。“这倒是个好主意!”

那个小弟就跟周峰说,“峰哥,那这事儿交给我来部署,如果成功了。便可以赢得王诗韵的美人心,顺便还得到她的身体。另外这个小子,他也不一定能知道是峰哥您干的,因为,他可是得罪了两方势力,也有可能是李旭东的人动的手,他分不清。也就不一定能找到峰哥你头上来。”

周峰说,“行,那这事儿就交给你来办了,办的好。哥免费给你找个处让你玩一礼拜的。”

那小弟眼睛都亮了,说:“真的吗,峰哥?”周峰拍手,端起一杯酒说,“那还有假,你峰哥啥时候骗过你。”

“走,咱们进去洗脚跟姑娘们聊天去,别在这儿瞎呆着了,今天的费用都从我私人账户上扣,就不用让大家出会费了。”

说完以后那十几个小弟都欢呼一声,“峰哥万岁。”然后就都一起进去了。

我们进了洗浴中心的时候,我就问烟花烫这时候怎么办。杀进去还是怎么的。烟花烫随便你,反正这地盘不是周峰的,也不是周峰认识的人的,只是咱们在这儿动手,惹了场子的老板,到时候可是得不偿失。

想了一下我们还是打算等这些家伙出来以后再干他们,可是我们在洗浴中心的马路对面那条街的草丛里等了大概一两个小时,他们还没出来,小胖他们就骂了句:“草,怎么还他吗不出来,老子们脚都蹲酸了。”

麻子脸就骂他说。“不愿等你自己进去,把他们都带出来吧。”

小胖骂了句,“草,那你去啊,为啥叫我去。”麻子脸说:“又他吗不是我等的不耐烦,这才一两个小时就呆不住了,你别混了。”

“行了,都别吵了,看看再说。”

我盯着洗浴中心的门口,对他们说道。这时候,一边,也带了十几个人来的烟花烫对着我们说,“许默,我们进去把他带出来,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只是,有点危险,若是他们不愿意,或者是被拆穿的话,进去的人可是很危险的。”

听烟花烫这么说完以后,小胖他们不乐意了,说:“你怎么不派人进去,让我们的人进去犯险,我可告诉你,咱们这是合作的关系,我们默哥出一份力,不可能说你一点力都不出吧?”

小胖的话让烟花烫脸色难看了点,不过马上转阴为晴,笑着说,“那也可以,不过,就请胖兄你和我一起进去了,怎么样?”

本来我想着是烟花烫会让我一个兄弟和他的一个兄弟进去,但我没想到他会亲自进去。他就说,“许默,你们也看到我的诚意了,我自己不惜以身犯险,难道胖兄你不敢进去?”

小胖骂了句草,说:“默哥,那就我去,他这孙子都敢进去,我还怕什么?”

倒是麻子脸说,“等会儿,我也跟你一起进去。”

听麻子脸这么说,我倒是放心了一点,有他进去,就算小胖莽撞了点,也不至于落个被逮住的凄惨下场。烟花烫说,“我也带个人进去吧,反正这次也是拼着被周峰认出来的下场,我也不管了,就把这赌注压在许默你身上,我可是跟你说清楚,如果你们解放高中敢出尔反尔,我就是已经拼着被开除,在解放县城混不下去,我也要干掉你们。”

黑大个对他的威胁置若罔闻,说了句,“如果你觉得我们默哥是言而无信的人,那合作就到此为止也可以。反正你也是一辈子被周峰压在底下的渣。”

他说完以后,不去看烟花烫,烟花烫估计是心里很不爽,不过,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得进去了。

他就找了个精明的小弟,估计是他的心腹小弟,和小胖、麻子脸,四个人进去了。本来还想多带个人进去的,后来烟花烫说人太多不方便,而且,这洗浴中心只要进去了,就要一人花个两百块,挺贵的,要乐意破费的话,倒是可以多进去几个。

他们四个进去以后,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左右,我就开始心神不宁的了,还在那蹲着的黑大个问我咋了,我说:“我去个厕所,等会儿回来,你们先在这儿守着。”

王安民说:“那你快去吧,快点回来就行。”

去随便找了个网吧,找了个厕所,上完了以后,我就赶紧的回来,可是等我回到那里的时候,发现人没了,就剩一个小弟在那里,而且是烟花烫的手下,他看到我以后,问我,“默哥是吧,你总算是回来了。”

我着急的问他,“怎么了这是,他们人呢?”

那小弟说,烟花哥和那个胖爷把周峰给骗出来了,刚刚把人都给带走了,叫你联系他的电话就行。我点点头,心里大喜,然后问他,“没有人追出来嘛?”

他说,“怎么没有,你看。”

我往洗浴中心门口看了看,好家伙,不少人,将近三四十人在找周峰,还在不停的打电话,我们经过那几个家伙的时候,听到有个人在讲电话,说的就是这件事。

还骂了句,“草,你们他吗的有什么鸟用,峰哥都被抓走了,你们在洗浴中心里找,找毛线,赶紧的出来,别墨迹了,我估计他们跑不远,分头追。”

那边估计说了什么,那个拿着电话的家伙,说:“行,我在门口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人物。”

等我们要过的时候,那家伙突然间喊了句,“站住。”

我和那个小弟以为是叫我们呢,就赶紧的加快速度走,没想到不是在叫我们,可我们的动作难免让他们怀疑是做贼心虚。所以那家伙应该是发现了,指着我们说,“那边那两个,给我站住,吗的,还跑,追!!”布圣低血。

跟着我的烟花烫小弟说,“默哥,快点跑,我也是八中的,估计他们都认识我,要是被逮住了,咱们的行动就失败了。”

我说:“也是,那快点跑,他们去哪儿了?”

那小弟说,“咱不能往他们那边跑,咱们绕过去,带着这些人绕圈子,不能让他们发现我们审问周峰的地点。”

我骂了句草,说也是,这关键时刻,我还不如一个小兄弟的思维敏捷。不过我也在心里骂了自己一顿,关键时刻去个毛线的厕所啊,差点坏了事。

绕了一个大圈子,差点没累死我俩,总算是把他们给甩开了,我的手机一直在震动,我又没时间去接听,这下总算是有了时间,于是我就把电话拿了起来,十几个小胖的,二十几个麻子脸的,然后是黑大个的,看来很急,我就给他们打了电话,他们说,“默哥,你哪儿去了,怎么还没来。”

我说:“我马上就来了,你们在哪儿?”

他们就说就在那个洗浴中心的对面的宾馆里,我们开了个房间,其他人都为了避嫌没进来,在这条街的末尾等着我们呢。就烟花烫和我们在审问周峰。我问他情况怎么样,他说,“烟花烫和周峰俩人在博弈,好像是骂起来没完没了了。”

让我赶紧过去,场面控制不住了。

我说:“行,马上就来。”

等我和那个小弟过去的时候,发现周峰被烟花烫放进了浴室里,用水龙头不停的冲他的身子,周峰哈哈大笑,说:“烟花烫啊烟花烫,老子寒心啊,老子对你不薄,你居然联合外人来对付我,你说说,你是不是个白眼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