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螳螂哥肯帮忙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真正的混子呢,反正也有很多看不惯周峰的,看不惯程麓的,而且。程麓又要毕业滚了,烟花烫肯定比周峰更得人心。于是乎,这老大的位子就坐稳了。

只不过为了这个名义副扛把子的位子,吵了挺久的,烟花烫觉得应该他的兄弟当。不应该是麻子脸,麻子脸和小胖他们就指着他说,“你想出尔反尔,是么,你信不信,我们能把你捧上去,就能把你狠狠摔下来!”

烟花烫一开始还不信,还说大家都有出力,大部分都是靠的他八中的实力,以及他当说客才有这样的成就,就不认为是小胖和麻子脸我们解放高中的人帮的他。

当天晚上小胖他们就打算去找程麓,找周峰,把这局搬回来。让烟花烫不要这么嚣张。可是,大局已定,程麓、周峰都已经退出了,在八中再也找不到话语权了,光是靠我们解放的势力打他烟花烫,显然是困难的,不是说打不过,而是不值得,太兴师动众了。对他们现在团结一致固若金汤的八中来说,我们无疑是会付出很大的代价的。

小胖他们回来的时候跟我说了这事儿。说他们的任务倒是完成了,教训了程麓的女友,教训了程麓,也教训过了周峰和烟花烫,也让他们都当了孙子,只不过现在却让烟花烫得势了,看他那嚣张的样儿,小胖他们就气得要死,说:“一定要给他颜色看。”

然后看着麻子脸说。“我就说吧,我就说吧,大权还是得掌控在自己手上才是真得,一个不注意,就被人夺权了,就他吗赖你,一意孤行。”

麻子脸也不高兴了,说:“草泥马的,那不是默哥的主意么,有我啥事儿啊,你吗的,你当时不也是赞同呢么,现在在这儿瞎比比,有啥用,早干嘛去了?”

我听着他们左一句右一句的吵,感觉耳朵都快要聋了,听着很烦,我就叫他们都停下来好好好说,“别吵了,再吵也没有办法解决问题的。”

我就问他们:“现在,烟花烫现在的意思是不是,这八中老大的位子是他的,他可以跟我们井水不犯河水,是不是?”

麻子脸说:“那当然了,他还不敢来犯咱们解放,毕竟他刚刚当上老大不久,根基不稳,很多人都还不服他,虽然他的声望此时较大,但还是有不少周峰的、程麓的死忠,很多都还只是口服心不服的状态。”

“那不就得了。”我笑道,“既然咱们的目的达到了,教训了敌人,咱也不是为了争霸整个解放县城所有的高校,所以管他呢,他烟花烫爱咋咋地,只要别再来惹我们,惹我们,我们必定不会放过他。这不就完了么?那你们还愁什么?”

小胖骂了句,“不爽,气不顺,就是不爽,苦心打了那么久,经营了那么久,就是给他做嫁衣,让他当这个狗屁的大佬,看他那牛逼的样子,看了我就不爽,特别不爽。”

“谁说不是呢,虽然我一直不肯苟同小胖的观点,但这一次,我赞同他。”

“烟花烫这狗日的,太可恨了,过河拆桥的太几把快了。”

麻子脸、王安民他们都气愤的说道。

我就笑,说:“那你们的意思是,要讨伐他咯,就觉得他不爽,要把他这个位子给拉下来,是不是?”

他们都点点头,说:“有这个意思。”

我就叹了口气,说:“我真的挺累的,不过,这事儿我倒是可以拜托一下螳螂哥,如果有他的帮忙,估计就他一个人就够了,让那小子退位。”

“真的吗螳螂哥肯帮忙?”小胖他们都惊喜的大叫,我说,“我不敢保证,反正现在我在学习期间,而且我出门的话,随时可能会有危险,所以他能不能帮我,我觉得一半一半吧,我也不敢百分百肯定,但我可以尽力跟他说说。”

他们就说:“谢谢你了,默哥,那就麻烦你了,我们实在是受不了烟花烫这狗日的了。”

为了他们这个事儿,我确实亲自跑了一趟,去了螳螂哥那个隐蔽的家里,为此,我还差点被他给射杀了,因为他在自己的房间外面布了一个陷阱,上面一个大菜刀差点没弄死我,幸好他及时赶到替我解除了危机,不过我的还是心有余悸的问他,“螳螂哥,你这是要弄死我的节奏,我差点就是死在你的大刀下了。”

螳螂哥忍俊不禁的笑了,说:“你这不是没事儿么,我这儿有个报警器,提醒我了,我就赶紧赶过来了,要我没赶过来,你可就真的危险了,我得罪的人挺多,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多,我不得不这么小心,抱歉。”

我虽然原谅了他,但还是有点后怕,看来以后单独来找螳螂哥,可得小心一点,至少门边,窗户边是不能碰的,先拿个石头试试先比较好,不然小命难保。

他问我来找他什么事,我就说了,然后说:“就此一次,能帮我一下不,就只是把他抓过来就行,杀人什么的不用,行不,也不用别的,就只是抓出来,我们在学校外面接应你,之后你就可以走了。”

他说本来是不想帮我的,可是他得到消息,这日本势力的小分支在解放县城好像又有涌动出来的迹象,不知道是为了对付我,还是为了谈别的什么生意,反正他们的重要目的肯定不是为了我。这个问题我以前也想过,我就问螳螂哥他们会不会是为了刘峰的毒-品,所以才强迫跟他合作的。螳螂哥:“只能说是有这个可能,但并不一定能肯定就是,他们做的事情也许比这个更让我吃惊,让我别去猜。”

而对付我,对付螳螂哥,只是他们这个分支势力的一个小小的任务,估计派过来的高手不会超过两个,跟上次一样。布坑布血。

所以为了我的安全着想,只是让他出马去抓来烟花烫而已,这不难,还说仅此一次,以后除了保护我的安全,他不会为我做事。我就千恩万谢,说:“当然了,螳螂哥您是什么身份的人,我怎么能命令您呢,我只是恳求你啦。”

他就笑,说:“默默,别瞎想,只是你现在还没出校门,你是疯子哥的第三个弟弟,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到时候,你就是命令我,我也不敢不听啊,哈哈。”

我就说,“不会的,不会的,螳螂哥,你一辈子都会是我的螳螂哥,就算以后是需要您做事我也会客客气气的求您的。”

他就说:“话不要说的太满,好了,你给我说一下这个叫烟花烫的在什么位置,长什么样子,经常出入哪里,我帮你把他带到什么地方就好,这些都记录给我就行。”

我就说:“放心,螳螂哥,马上就好。”

然后我就让小胖麻子脸他们把照片啊、手机号啊等等的,都一起整理好了,发给了螳螂哥,有了这些东西以后,要抓他就容易多了,还说让我早上八点左右在八中外面找个地方等着就行了。

那夜我跟小胖他们说了以后,他们都高兴的睡不着觉,说:“终于可以出一口气了,看着家伙还敢不敢嚣张的,让他知道我们的厉害。”

麻子脸说:“那可不,我到时候踩着他的脸让他退位,就跟当初逼着周峰似的,也让他常常后果,到时候默哥您也来吧,少了你怎么行。”

我就说:“行,我当然会去。”我也想看看烟花烫这个出尔反尔不守信用的家伙是个什么样的下场。

第二天早上八九点的时候我们就到了一个喝东西的店面那里等着,喝着奶茶,然后看着手机,等消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