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0章烟花烫卑鄙/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特意是挑的上课的时间来的,因为得到消息烟花烫今天肯定会来,他要开一个动员大会,让所有的人都称他为大哥大。如果有谁不愿意的话,就打到他退学为止,得到这消息以后我们都笑了,说:“这家伙要开始独裁了,肯定人心不稳。很多人都开始不服他了。”

小胖说,“该,等咱们把他给逼退,让他发短信宣布退位,到时候一举灭掉他的机会就来了。”

我又问小胖他那个在八中的兄弟叫什么,如果咱们在八中实在是没有代言人的话,那是不行的,小胖说:“这人叫官银,刚好和那个官金是兄弟。一个在八中念书,一个在十六中。”

我当时差点没笑死,说这也太巧合了吧,可人世间偏偏就是由这么多的巧合拼凑的一本书。

十点整的时候,我收到了短信,说让我们出来,人在外面的麻袋里。

而螳螂哥没来。我就问小胖看到螳螂哥来了没有,他说没有,我又问他有没有看到一个麻袋,他说没有。

我就说,“怎么可能呢,螳螂哥办事怎么可能失利,我不信。怎么可能没有麻袋呢?”

可是我们前后都检查了好几遍,还是没有,里面外面都检查了,麻子脸说,“默哥,不会是他认错地方了吧,放错地方了也有可能,不是说螳螂哥的能力不行,只是说他记错了地方,以为我们在那里呢,这附近还有没有别的奶茶店?”

小胖说:“不可能啊,我们这条街都来过好多次了,最近的就是这一家。再近的都要到隔壁那条街去呢。”

他倒是问我了,说:“默哥。你不会没跟螳螂哥说奶茶店的名字吧?”

我说,“你煞笔啊,你默哥我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吗?你看我的短信发给螳螂哥的,还有你们发给我的这些,哪条错了?”

他们看完了以后,都说:“没有错啊,那怎么回事。”麻子脸突然间反应过来了,说:“我们十点之前来的时候,是不是发现门口有个麻袋?被服务员运进去了?”

他这么一说,我才想起来,好像是这么回事。然后我们就急匆匆的往里面赶,可是服务员硬是说那是他们的原材料,不让我们碰。

可是哪里比得过小胖他们这些野蛮人,立马就把他给撞开了,让他赶紧的交人,不然就动手了。

果然,找到了那个麻袋,打开了以后,我们都大吃一惊,这烟花烫好像是被打晕了,在里面好像是昏迷不醒,一点知觉都没有了。

我们都叹了口气,看到这家伙在这里了以后,我们都惊叹螳螂哥的办事效率,如果按照时间推算,刚好十点整的那一刻,这个麻袋就送过来了,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只是我们没注意到,估计是刚刚那个送货的,那就是螳螂哥吧,他不愿意现身,所以以这样的方式来玩了个神秘的消失。

我发短信给螳螂哥说谢谢,还说:“你怎么这么快啊,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啊,螳螂哥,太准时太神速了。”布台帅亡。

但短信跟石沉大海似的,杳无音讯。

不过我也知道螳螂哥就是这样的人,也就没太在意这个,只是惊喜烟花烫被我们给抓到了。还不等我发号施令啥的,小胖他们就已经感死赶活的把人给绑起来,那家伙刚好这会儿醒了,左右看看,估计是还没反应过来已经成了阶下囚了。

还嚷嚷着,“草,老子做梦都能梦到你们几个傻比,怎么的了,老子当了老大你们很不爽吗,老子就拿你们当枪使了怎么的,说的好像你们没利用我似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和程麓的女人有仇,想报复,这才跟我合作的,是吧。呵呵,许默,你也出现在我梦中了啊,草泥马的,最奸诈的就是你了,别人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你么?自己不来八中,还口口声声不是为了八中老大的位置,要跟我合作,谁他吗信?哎行了,你们都出现在我的梦中,还怪吓人的,还挺真实的,吗的,这啥啊,怎么还把我给绑起来了,快醒来,快醒来!!”

他说完这话的时候,还傻愣愣的看着我们,把我们逗得笑死了,

小胖过去把他的衣服给扯下来了,说:“你们看啊,这傻比,还穿花裤衩呢,没睡醒呢吧。”

麻子脸也笑着说:“也是,赶紧的,别在这儿呆了,把他带到个没人的地方,咱们好好收拾收拾他。”

说完以后,就跟我们合计着把他弄到哪儿去,最后决定了,搞到附近的小山头上去。那个年代不像现在,开荒开的都差不多了,很多地方难说前面是菜市场,后面就是小山头荒地。

一路上,他被我们扒的只剩下裤衩子,还在那哭号呢,说:“怎么回事,我怎么在这里,你们,你们这是绑架,他吗的,不是做梦呢吗?”

小胖就憋着笑,说:“你他吗你妈肚子里做梦去吧,真他吗搞笑。”

然后叫他,“老实点,再动就把他扔大街上让老太婆捡掉。”

他吓得赶紧不敢说啥了。一路上就开始求我们,说:“默哥,默哥,放了我吧,你们要干什么,我答应你们还不行吗?”

麻子脸踹他一脚说:“哟,那可不敢,你可是现在的八中老大,咱还能让你做啥,走吧走吧,到山上去说。”

到了半山腰,周围被杂草围起来了,那里还有个楼梯,基本上没人能看到这里。把他一丢,他就蹲在地上,捂着裆部就开始哭了,说:“默哥我也不是故意的,只是没办法,我那么多兄弟在呢,总不能让我一个八中的人听命于麻子哥你们吧,那也太不合适了,倒不是说我出尔反尔什么的,我是真的没办法啊,现在八中时局动荡,刚刚我成立为王,要是被程麓、周峰的余下实力死灰复燃了,那不是白折腾了么。默哥,我主要是想,等我稳定下来了,整个八中的格局都被我改变了,稳妥了,到时候再把大权交给您,你看怎么样?”

他说完以后,还跟我保证,说:“可以给我们写个保证书,还盖章的,按手印的,都可以。”说完以后不光是我,麻子脸、小胖、王安民他们都笑了。

他还傻乎乎的问我们:“笑什么,难道不信吗?”我说:“你觉得我们会信吗?你是自己傻还是当我们的智商也跟你一样啊?”小胖就骂,说:“这二逼把我们的智商当成0了呢,不能忍。”

上去就是对着他一顿的踩,踩的,用鞋底踩的那种,可想而知小胖、麻子脸对他的怨恨是有多深了,那怨念,看的我都有点无语。我倒是没咋动手,等着问话呢。最后他喊了句,“别打了,别他吗打了。再打老子都被你们打死了,还有啥利用价值。老子同意了,同意了行不行,别打了,有啥事儿好商量。”

我就叫他们都停下来,然后问他:“同意了啥?”他就说:“这不是还没决定呢吗,咱再商量呗。”

我骂了句,“商量个毛,继续打。”他们就又把他给按翻在地上打。后来小胖这货发贱,说:“要把他的裤子给扒了再打,看他还敢不敢反抗了,”

最后这货捏着自己的裤衩,哭着求小胖他们:“住手,别打了,别扒了,我答应了,我退位,退位还不行吗。”

有了这句话以后,我就叫他们停下来,看着这个已经被我们打的惨的不成样,裤衩子都破了个洞的烟花烫。他哭着说,“默哥,我服了,我退位还不行吗。”我说:“行,手机给他,让他给那些小头头打电话,宣布传位给官银。”那烟花烫还瞪着我不甘心的看了好几眼,说:“非要这样吗。”

不过还是打了,一个个电话短信群发出去了,不过这小子留了个心眼,发到班主任那里去了,群发短信的时候,当时我们不知道。搞得官银没办法把整个八中的势力聚拢到一块儿,都是这该死的烟花烫搞的鬼。他宣布退位了以后的两三天里,小胖和麻子脸就忙着接手,忙的不可开交,让官银以及几个真正在八中念书的兄弟接手。可是突然间官银他们却被叫到了教务处,后来还叫了家长,我们得到消息以后,官银他们被停课一周,还被家长训,记大过。

说什么这样下去以后出了社会就是组织黑社会,什么什么的。想解释也解释不清了。一个烂摊子,就又到了烟花烫的手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