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和萱萱见面/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卷毛说:“那有啥不敢的,打你许默不就是玩似的?”

对他俩的谈笑,我没当回事儿,反正也就是即将毕业了。来找我一下,在这个学校,他们也没啥老朋友了,什么苏平,什么许风。什么芮帆,都统统走了,不再属于这个学校。就只有我许默还在,所以他们来缅怀自己的高中生活,就是来找我的。

我们去了一家以前他们经常去的大排档,还说这地方他们七匹狼以前经常来,大胜仗了,或者得了什么好东西,谁过生日,有喜事了,都来这里吃饭,因为便宜,我们解放的学生也不都是有钱人,有钱的少,有钱的。像秦立那样的货色,倒是很少混,他们不屑于混子才是真的。

他们就跟我讲,哪个位置是他们经常坐的,李山泉又怎么怎么,苏平又经常怎么怎么,哪个位置他们坐的椅子都起疙瘩了。反正就是在回忆青春的那种感觉。

那感觉挺酸溜溜的,就跟当初芮帆走的时候一样,让人有点不舍,我在想,什么时候我也是高三了,明年这个时候,我是不是也是这个鸟样子,一副死也舍不得离开学校的样子。

哪怕明明没上过几天学,逃课比上课的时间还多的人,也是这样的怀念学校么?

吃完了以后他们就告诉我,三天后三模了,我问他们紧张不紧张,他们说:“紧张个屁。不就是随便写写么,反正也不会写。就等高考吧,看运气,能分到一个好学生的旁边,就可以多少抄到一点,难说能上个十四院,也是不错的。”

我就心里笑,就他俩还能上十四院呢,人好歹也是小有名气的专科院校。

后来聊着聊着聊到我了,问我和那个夏梦还处着呢,还说刚刚看到了她俩在里面呢。我说是啊。黄卷毛说,不错有福气!他又灌了一口酒,说:“许默,我不如你啊,高一的时候还老鄙视你瞧不起你,毕业了以后,我还是孑然一身,可怜不,唯一喜欢的一个,呵呵,人家都转走了。”

我看到他那脸上,眼神里,也是说不出的落魄,黄卷毛,也是个性情中人?也有一段自己的感情史么?

王剑就踹他一脚,说:“你别恶心了行不行,就你那点破事,我都不稀得拿出来说,前几天还约老子出去找小姐呢,你小子,好意思谈感情么?”布尽贞血。

他这么一说,黄卷毛就轻松了,说:“草泥马的,别在许默面前这么说我,人好歹是个纯洁的高中学生,你说啥呢说。”

然后跟我说:“别听王剑的,”

不过我觉得空穴不来风,我也懒得追究啥,又不是我的事儿。

最后说到势力问题,拍着我的肩膀说,“不错,不错,体院、整个高中,都是你的了,明年小高一的过来了,你再随便嚷嚷两嘴,这高中老大的位置你还可以嚣张一年,那可是辉煌的一年,可惜的啊,老子才刚刚坐上没多久的位子,就被你们这些小子给逼退了,你说你们有没有良心?”

我就哈哈笑,说:“没办法啊,抱歉抱歉,要不,我自罚一瓶?”

他们看我这么说,说行啊,你就自罚吧。

我真是嘴贱了,喝完了那瓶的时候,我就感觉喝高了,不行了,一瓶一下子下去,涨脑袋,脑袋晕。

王剑哈哈笑,说:“行了,别逼他了。你也好意思,要不是你被立威那小子给威胁了,咱们能那么窘迫么,其实还是觉得对不起平哥留下来的势力,要是平哥,就不会这么狼狈,被一个小崽子给威胁了。”

黄卷毛说:“得得得,不提了。”

然后问我知道平哥现在怎么样了不,能联系到不,我虽然有点头晕,但不是不清醒,但我不想说,我能告诉他苏平跟在金野的身边走动么,哪怕不是嫡系势力,只是个狗腿子,也比我们这些人精贵的多,难道让黄卷毛他们也去投奔黑势力,让他们去送死?我不傻,我们都是学生,也永远都是学生,单纯一点,这样挺好的,学生之间打打杀杀永远都只是无城府的学生,出了社会,就是一群狼和虎的争斗。

我还是瞒不住他们,他们又跟我提了十六中的事儿,索性八中的事儿还不知道,还说我有出息,居然给小叔报仇了,把吴琼兄弟都给赶跑了,太厉害了。不过说下一年就不一定了,他们新的一届高一来了,不可能外人一直把持着老大的位置不放的。

我就说:“到时候我就放吧,反正当不当老大也没什么,我也不收保护费。”

当时黄卷毛就抬眼了,说:“你傻吧,不收保费你当个毛的老大啊,而且,又不是咱学校的人,你装什么圣人。”

我懒得跟他计较,说:“行了,喝醉了就回去吧。”

离开的时候他估计有点不高兴吧,觉得我一直是装圣人什么的,我也觉得有点,我确实不是啥混的料,所以我才把八中、十六中什么的,交给他们来管,但偶尔忍不住,我又会对人宣城我自己是老大。

他们都回来了,小雨姐怎么还不回来,这是我最关心的,上次和她闹成那样以后,我就一直心里有个疙瘩,没解开,就一直很难受,想跟她联系,却又没有那个胆子。主要就是怕她不理我我太难堪,太丢人。

倒是长刘海和萱萱姐又出现了,我发现她俩好像是在故意躲着我们似的,真的,几乎只要我和夏梦出现的地方,他们绝对不在,偶尔我好像看到他们了,一转头又不见了,不知道是见鬼了还是怎么回事,反正就是特别诡异,还是我自己迷糊了。有时候夏梦还老问我怎么了,看什么呢,我都说没什么。

这次是萱萱姐主动的约我们吃个饭,她来的我们宿舍,和长刘海一起来的,看着她俩好像是挨着挺近的,我觉得心里挺高兴的,应该是没分开吧,虽然麻子脸也喜欢萱萱,但萱萱还是选了长刘海,他才最合适吧。他也不混了。

他来了我们寝室以后我这才仔细打量了下他,他变干净了很多,真的,以前经常跟我们出去混打架、晒太阳晒的有点黑,现在皮肤白了点,有点像小白脸了,再加上都在长个子,他好像长高了点,要比我还高了,脸瘦削修长了点,尼玛,确实是比我帅了。我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吧。

他跟我一说话,我就愣了。

“许默,好久不见了啊。”

声带,好粗好粗,那段时间也是我们的变声期吧,从初中到高中,就是从少年转向青少年的重要一步,声带和喉结是最明显的了。

小胖听了以后就哈哈大笑,过去就拍他的肩膀,说,“臭小子,你这声音怎么跟拉屎拉不出来似的,真几把难听,变成老男人了啊,哈哈。”

虽然他这话糙,但听着挺亲民的。一下气氛就放松了下来。

长刘海就跟他抱了下,说:“小胖,你真的不减肥啊,再不减,就高三也别想找女朋友了,你就整个高中一直单着吧。”

小胖就瞪着眼睛说:“你啥意思,瞧不起我是不?”

俩人就闹起来了,这么一闹,气氛好多了。萱萱姐还看着他俩笑,然后眼神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对她笑了笑。

我突然想打破和她之间的尴尬,我和她,我觉得没有什么仇恨了,也没有什么怨念了,有的只是,这一年两年的相识相知,算是那种,比普通朋友好很多的朋友,但却又不是男朋友的那种男性朋友和女性朋友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的那种感觉。

我打破了沉默,“咳,那个,小雨姐,她怎么没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