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9章也不过是分手/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雨姐没问我别的,就问了我一句,“解决了是吗?”

我只是恩了一声,就泪流满面了。挂了电话以后,我就穿上衣服出门了,到了我和小雨姐约定了的地点,那地方是个小公园,人不多。但挺安静的,正好合适我现在的心情,阴郁,带着些许忧伤。

我在那等了没多久,因为是晚上,所以一有车开过来。我立马就反应过来小雨应该来了,我就出来对着她招招手。

她看到以后就跟旁边的司机说了声什么,那司机就开车走了,然后她就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我心想咋回事,那司机不送她回去么。

她来了以后我就问了下她,她说:“没事儿,等会儿再叫他回来就成。”

我心想真是有钱人,真好,可以随意驱使司机,要是我家的话,估计还得巴巴的求着人家等你,还得加钱。

她叫我不要纠结这个问题了,他是来跟我谈正事儿的。

到了里面以后,找了个长椅。我俩就坐下了,她说。“你说吧。我听着,你怎么处理的这事儿的。”

我就像是在跟亲姐姐倾诉似的,一点点,把苦水都倒出来,她平静的听我听完,就好像她平静的能来听我倾诉一样。最后她问我:“是不是说完了,?”

我说:“是,很难受,我到底该怎么办?”

她说了句,“你不是解决了吗,你处理的很好啊。”

我问她啥意思,她说,“你既然处理的好了,还难受什么,你要做的,就是以后争取把萧璐给赢回来,也不枉你辜负了人家梦梦的一番心意。另外就是,你得求得梦梦的原谅。你要做的,就这两件事,做好以后,你心理就不会再这么难受了。”

她说完以后,我寻思寻思,还真是这么回事,我就问小雨姐,“那,那夏梦还能原谅我吗?”

小雨姐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你和梦梦有没有越轨?”

我就好奇啥是越轨,问她啥意思。她就说,“哎呀,就是偷吃禁果!!”

她这么说以后我就明白了,我就挠挠头不好意思的问她说,“没有啊,你问这个干啥,怪不好意思的。”

她就踢我一脚说:“都这时候了,你还嬉皮笑脸的,谁跟你开玩笑了,我问你正事儿呢,”

我问她,“问我这个干啥。”她就说:“你傻比啊,你要是要了人家的最重要的东西,你要求得人家原谅我觉得根本不可能,但现在好了,你至少没夺去人家的童贞。”

她说完以后我才恍然大悟,我还是太嫩了,没有小雨姐想得周到,我就想了一下,说:“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我和她约定好了,高三毕业以后就,就,就可以那个了的。”

我脸红了下,偷看了眼小雨姐,她倒是没看我,只是点点头,说,“还好,还好。还算你们没有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不然,还真的覆水难收了。行了,这事儿你也别再纠结了,我也会有空帮你去找找梦梦解释一下,毕竟璐璐也是我的心头肉,你们这些小孩子啊,就是不让人省心。”

不知道为啥,我刚开始还绷紧了的神经,还难受的要死的心情,在小雨姐说了这话以后,我瞬间就变好了,瞬间就变得没有压力了似的,那块大石头放下了似的。

虽然我知道小雨姐出马,夏梦也未必卖她面子,但至少,比我出马的好。

跟她说好了以后,她就拍拍我的肩膀说叫我看开点儿,有些事确实不是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本身就是这样的,要这事儿能一直瞒得住,那才叫不可思议呢。还跟我说,她这次能出来还是瞒着她爸的,因为刚好三模结束,她爸对她也不是那么特别严苛,但如果发现她偷偷跑出来以后,后果还是挺严重的,尤其是出来见我。

我就不甘心的问了句,“我又不是啥毒蛇猛兽,你爸就那么讨厌你见到我么?”布帅役血。

我问完了这话,出奇的,她啥也没反驳,倒是有点不知道说啥理由来搪塞的感觉,最后叹了口气,说:“你以后就会知道的,为什么他会对这样了,现在,你还是别问了。”

我就奇怪了,就赶紧追问她,她就打开了我的手,说:“你烦不烦,我的事儿不用你管,我乐意被禁足,行了吧,你管好你自己就行,那么多的破事儿。”

她这么一凶我,我都愣了,就给她道了个歉,她喘了口气,说:“行了,我也不是故意跟你发火,主要我家老爷子就这样,好了,我回去了。”

等她打了个电话,没有一分钟,那司机就开回来了,够速度的,本来还想捎我一程的,后来说,“算了,怕司机告状,就让我自己回去了。”我跟她说了个拜拜,又在那里坐了会儿,这才回去的。

这时候我的心情就刚开始截然不同了,刚刚和夏梦分了的时候,我心情特别的遭,难受和愧疚席卷了全身,但现在,有了小雨姐的安慰以后,我心情好了点,愧疚感和难受也好了些,就是心里空落落的,总感觉自己这样做是不是会有报应。

但是,我也是为了她俩好啊,如果我很早就提出选谁、分手的事儿,那夏梦连期中考可能都没法去考,现在离期末考至少还有一个月多的时间,至少她还可以有时间去调整自己的心情,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那天晚上睡的稍微安稳了点,但还是难受,空落落的,一直到早上醒来的时候,也是同样的感觉,这种分手的伤痛,估计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脱身的。

可是我想看时间的时候,才发现手机被我给摔了,于是我赶紧起床到了那个我摔手机的地方,找我的卡,顺便去找了一下我妈,跟她说明了这个情况,她还惊讶的问我怎么回事,怎么把手机给摔了,我就拜托她说,“妈能不能把手机借我用几天,而且别告诉老爸,”

她就考虑了下说:“可以,但你得告诉我为什么,”

我就跟她说了,“我和夏梦分手了,一生气就把手机给摔了。”

她惊讶的叫了,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这跟件事情跟她说了个大概,只是没说萧璐的事儿,反正把我和夏梦只能分手的意思给说清楚了以后,她这才叹气,说:“你这小子啊,唉,也行吧,不谈恋爱也好,马上就要快高三了,好好念书才是正途,我借你手机几天吧,等过些日子妈妈再给你买个新的。”

我就赶紧说不用了,我当时还想了下,我那里还有不少钱呢,只是暂时借用一下老妈的,而且我们的会费也有不少呢,虽然不是保护费,但总不能我这个老大要买个手机也不行吧,搞得现在都没法跟任何人联系了,实在是太惨了。

把卡插-到我妈的手机里以后,当时手机就爆了,很多人都给我发来了短信,有小胖的,有麻子脸的,还有不少未接来电,不过最多的,还是苏然的,全是骂我的,说:“你这个禽兽啊,这样抛弃了梦梦,你要不要脸啊?”

还说:“不行,不能这样放过你和那个贱人,不能让你们好过,得报复我。”

最后还发了,让我去她家门口,给她和夏梦跪下,每天都跪,跪一个月,夏梦消气了以后才让我滚。

估计是觉得这个办法不可行,就发了另外的一条解决办法,说:“还是跪在我家门口吧,我怕梦梦看到你这狗日的,她又要伤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