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梦被埋在江南烟雨中,心碎了才懂/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后一条短信是一点的,“许默,你这杀千刀的,梦梦为了你都住院了。晚上发了高烧,你有良心的就接电话,赶紧给我来医院!!”

就这条短信,把我给弄的崩溃了,什么?夏梦发高烧住院了?

自责。愧疚,难受,急躁的心情一下就灌满了全身,就想赶紧见到夏梦,看看她那张憔悴的脸。

我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但还是忍住了。毕竟是在大街上跑,不能太丢人了。

可我不知道夏梦在哪儿啊,我赶紧给苏然手机打电话,没多久就接了,直接骂了,说:“许默,你他吗的还是个人吗,还是个人吗?你过来,你过来,我不打死你,我就不姓苏,草泥马的,你这个畜生,你过来看看梦梦为了你成什么样了,你来看看的。”

我赶紧就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快告诉我夏梦在哪儿,我过去看看她。”

“看你吗!”她骂完了以后我也火了,我说:“草泥马的,别以为老子怕你,赶紧的闭嘴,快点说人在哪儿!”

她就说,“你不用来了,她妈在,你找死你就来吧。”

她挂了电话以后,我就愣了,阿姨也来了,卧槽,这搞毛线啊,我还怎么去看夏梦啊。

不过,我实在是太担心了,就根据苏然发的地址,赶紧的去了,火急火燎的到了那里以后,我因为不知道是在哪个楼层,所以一楼一楼的找和问,总算是找到了那个病房,看到病房里的苏然的时候,我这才眼泪都忍不住的流了出来,然后,我也顾不上别的了,就冲了进去。

当时也没看到阿姨在里面,我就放心了,看到我进来还没反应过来的苏然,还没来得急跟我说话,我就已经扑到了夏梦的病床上,因为此刻她好像是还没有醒过来的样子,我急得不行了,就问她,“怎么回事,夏梦到底怎么了,不是说只是发烧吗,怎么她还没醒过来,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哪知道,苏然冷冷的盯着我,用那种鄙视又嘲讽的眼神看着我,然后说道,“你装,接着装!装什么关心夏梦,早干嘛去了,滚吧。”

可是我却不屈不挠,抓着她的肩膀说,“草泥马,说你吗说,赶紧的告诉我,她到底怎么样了,你不说,今天我就干死你。”

她就哎呦了一声,说:“你干嘛啊,你疯了吧,弄疼我了。”

可是我还是抓着她,说:“你他吗要是不告诉我,我就一直这样抓着你,不放开,我弄死你。”

她就说,“好了好了。”然后推开我说,“用得着在这里假惺惺的来看她吗,发高烧打你电话发你短信,来都不来,现在装什么好人,赶紧去陪你的萧璐吧。”

“哼,梦梦好着呢,就只是刚刚打了点滴以后,睡着了,一晚上都没睡,这会儿睡着了,你满意了?满意了,知道了答案了,就赶紧的滚吧,别让阿姨过来了骂死你。她可是什么都知道了。”

苏然说完了以后,我松了口气,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你得照顾好她啊,苏然,虽然你这人我不太喜欢你的性格,但你是夏梦最好的闺蜜,这点我是相信的你肯定可以照顾好她的,对吧,我也没办法,我有我的苦衷,希望你能理解我吧。”

“我理解你个屁,滚吧,别在这里烦我了,我只要不看到你,不在夏梦身边看到你,我就心情好了。”

苏然盯着我说,“还有,你再在夏梦面前出现,我肯定不会放过你,我告诉你,不要以为只有你是混的。”

我没去顾她这话是啥意思,我就给她鞠了个躬,说:“谢谢你了照顾夏梦,真心谢谢,有啥事儿的话,再给我电话吧。”

她就切了一声,没理我,我刚刚好想要走出门的时候,就被迎面而来的人给撞上了,我还想发火谁没长眼睛呢,对付就骂上了,说,“没长眼睛啊,怎么看路的,这么高的个子,这么年轻的小伙子,路也不看,眼瞎啊。”

我当时就怒了,心想这医院怎么出了这样的怪胎,我正好也心情不好,刚刚想开口骂人,可是看到来人的面庞的时候,我直接愣住了,那人也看到我的时候,仔细的看了看,也愣住了。

我喊了句,“阿姨,你好。”

她直接一嘴巴子过来了,我都愣住了,然后,又是一脚踹在我的腿上,疼的我龇牙咧嘴的,但我也只能忍着。

随后,这阿姨就直接大哭大喊大闹,扯着我的头发,扯着我的衣服,把她的眼泪,弄到了我的身上,把她的口水,弄到了我的脸上,还一巴掌一拳头的往我脸上,身上,打,不停的打,手脚并用,我估计如果她有六七只手的话,她一定恨不得把拳脚都往我脸上招呼,弄死我也不肯罢休。

一边打,还一边恶狠狠的骂道,“你这个畜生,你这个禽兽,你说你,我早就告诉过你,我不同意你和我们家梦梦在一起,可是你呢你口口声声答应的好好地,现在呢,又跟我们家梦梦分手,害的她这样半夜发高烧也不肯去医院,如果她烧坏了脑子,或者为此而失去了生命,我不会放过你的,不会放过你的。我要杀了你。我可怜的梦梦啊。”

好多人还来劝架,尤其是其他病床的人,都来说:“这是干啥呢,”布帅役亡。

有的还问,“是不是这小伙子把你家闺女肚子给搞流产了啊?”

苏然就骂那人说:“闭嘴,轮不到你在这儿瞎比比。”

不过那人倒是给我解了围,说:“怎么的,又没发生啥事儿,小年轻人分分手,恋恋爱,很正常不过的事情啊,怕分手就别恋爱呗,有什么了不起的,还在医院里大闹影响别人休息。”

苏然就不乐意了,指着那人说:“你什么意思,你再给我说一遍试试,我让你死的很难看,”

那人倒也不怕,说:“行啊,我倒是看看你怎么让我死得难看的。”

然后苏然就打电话,给一个叫什么猎奇的人,说马上就来收拾那人,叫那人别跑,那人还瞎比比的,说:“不跑就不跑,算个毛线啊,不就是分个手么,跟世界末日似的,神经病。”

这时候,阿姨还想打我,医生来了,让住手,一个声音传来,也让我们住手。

说,“妈,住手吧,别打了,让他走吧,我和他没什么关系了。”

这声音很好听,很柔美,但是却虚弱的没有任何力气似的,听的让人心疼。

“梦梦,你醒啦,我可怜的女儿,你总算是醒了,可急死你吗了,我可就只有你这个女儿了,没别的亲人了,你要是出事儿了,你难道忍心把你妈就这么放下吗?”

阿姨哭喊的抱住了夏梦,夏梦说:“妈,你说啥呢,我不是在这儿呢么,怎么会出事儿,你这是咒你女儿死呢啊?”

阿姨哭道,“我不是这意思,我意思是说,叫你别恋爱,别谈恋爱,尤其是这小子,早就跟你说了他不靠谱不靠谱,你非是不听,我看他模样贼眉鼠目的就不是啥好东西,你看看,好了吧,叫你听然然的话,你不听,要不是然然,可能今天你都不能好好跟妈妈说话了。”

然后阿姨就大哭,夏梦就抱着她说,“妈,我这不是没事了吗,别担心了,也就只是发个烧而已,妈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相信任何男人了,真的,就跟妈你一个人好好的过,哪怕我不嫁人了也无所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