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小胡子兄弟/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进去的时候,还碰到一个老太太,她问我们:“是来打牌的吗?”

我说:“来找人的,不是打牌的。”

她就问我:“找谁,”

因为我们人比较多,一下就被王烈奇和王诗韵给看到了,王烈奇不傻,看到我们的时候。估计一下就猜到了我们是来干他的,立马就跟那几个老头老太招呼了一声,说:“我不打了,”

然后就要往后门跑,也不顾王诗韵的死活,直接就自己泡了。我骂了句:“草。太不是东西了。”

马上就追,不过我也不怕,小胖早后门守着呢,不怕他丢了,我就让麻子脸去追就行,我呢,则是朝着王诗韵走了过去,王诗韵也意识到自己跑不掉了,强撑着自己,问我,“喂,喂,怎么了,你是许默,对吧?”

我就笑。说:“你知道我许默,你还敢不跑。站在这儿干啥呢。”

她说:“我为啥要跑啊。我又没做错什么。”

我就怒了,想打她,但这个时候那个老太太就问我们是不是来闹事的,还要叫警,还叫我们滚出去。

我意识不妙,周围的几个老头子靠近了,问我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走这个小姑娘。”

我也没搭理他们,直接跟王安民说了句,“把她带上,我们走后面,去看看那家伙被小胖抓住了没有。”

到了后门的时候,果然发现王烈奇这货,正在求小胖呢,说:“胖爷,胖哥哥,你就放我走吧,可千万不能等你默哥回来啊,不然我可惨了,我答应你,给你找十个跟王诗韵一样漂亮的妞,行不?”

这时候,小胖好像是发现了我带着王诗韵过来了,他就故意的一笑,说,“真的?”

那王烈奇看到有戏,就说,“当然是真的了,胖哥,我王烈奇虽然不是啥人物,但有的是钱,说一不二,我最不缺的就是钱和女人,尤其是那些倒贴的,很多都是不错的货色,我玩不过来了,就丢给胖爷你,也是理所应当的。”

小胖就瞪着他骂道,“你意思是说我只能玩你剩下的?”

王烈奇立马脸色变了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赶紧的改口,说:“哪能啊,哪能让胖哥你玩我剩下的。”

小胖说:“那你打算怎么办。”他就说,“那就送一些清纯的,没玩过的给胖哥,行不行?”

小胖说:“这还差不多。”然后问他,“那你打算送谁给我啊,我看你带来的那个姑娘就不错,长得满水灵的,不如,你就把她献给我吧。”

那王烈奇脸色又变了一下,说:“这,这恐怕不好吧。”小胖说,“怎么了,难道她已经被你玩过了?是二手货了?”

王烈奇赶紧说,“那倒不是,只是,这女的我得之不易,她可不是简单的女生,她是八中前任高二老大周峰的女人,要不是因为她喜欢我,我可真的难得手哇。”

小胖的脸色瞬间变得灰暗了下去,盯着他说道,“那你的意思是不愿意咯,那行吧,我就把你交给默哥,让他处置你好了。”

这话刚刚说完,那家伙就哭丧着脸,说:“能不能换个人,这女的,我有利用价值的啊,她和李仙儿,都是有大人物在后面撑腰的,要少了她,烟花烫肯定不会在听我的意见了,还会干我的。”

小胖就笑,说:“你要是不答应,我现在就干你,你自己选吧。”

我们在后面,王安民捂着王诗韵的嘴巴,小胡子示意其他的人都不要说话以免被王烈奇听到。这时候被小胖威胁到这个地步的王烈奇,没办法了,看到小胖喊人把他拉住了,打算往我这里送呢,这家伙就立马急得快哭了,说:“胖哥,胖哥,胖爷,我答应了,我答应了。”

小胖眉头一跳,说:“是吗,你确定?”

王烈奇说,“确定确定!反正这骚-娘们总喜欢缠着我,自己送上门来,而且我也没碰过,一直没机会呢,就送给胖爷享用了,只求胖爷能放过我。”

那两个控制住王烈奇的小弟,看着小胖,等着小胖发号施令,哪知道小胖拍拍手,说:“好一个卑鄙无耻的帅哥,你真他吗对得起你这副皮囊。”

我清楚的看到,王诗韵听到王烈奇说这话以后脸上的表情是有多精彩,那种被自己喜欢的人所遗弃、出卖的感情,是不是很痛苦。我叫小胡子和那个兄弟放开她,叫王安民别捂她的嘴了,让她有啥说啥。哪知道,她不但说,而且还做。

她一个健步冲到了王烈奇的面前,狠狠的一巴掌,然后又来了一脚。王烈奇指着她,“你,你怎么在这儿,”

表情之中的不可置信,语气里的感到不可思议,他估计怎么都想不到她为啥会在这里。王诗韵冷笑,说:“怎么的,我怎么不能在这儿,我都听到了你所有的话,你这个无耻小人,我怎么会瞎了眼喜欢你,真他吗卑鄙!!你枉为男人!”

然后,又给了他几脚,才泄愤一般的想要离开,我给了小胡子一个眼色,他立马过去,把王诗韵给控制住了,她看着我吼道,“放开我,放开,许默,你他吗的要干什么?”

我就笑说:“现在,暂时还不能放你走,你忘了你做了什么事,你得给苏然道歉。”

她就问我,“苏然是谁?”我说,“你不知道是谁不要紧,你只要去给解放高中的一个女生道歉就行。”

她立马知道是什么事了,然后摇头说,“这都是他指使的,都是他,让他去,我才不去!”

我说,“不去不行,他是主谋你是帮凶,不管怎么都得去。”

这王烈奇一路上,都一直看着小胖,估计是嫌小胖耍了他吧,小胖看他那逼样就不爽,说:“怎么了,一直盯着我,看你麻痹看。”

给了他一脚,他就老实了,不敢盯着小胖了,而是看着窗外。一路到了解放高中以后,趁着她们快放学了,我就说,“小胡子,你带着他俩到校门口去,我和小胖他们就不出面了,务必让他俩给苏然和夏梦道歉,得到原谅以后在把他们给带回来。”

那王诗韵还看着我说,“默哥老大,能不能被在校门口,还个地方道歉不行吗?”

我骂了句:“草,那你打人家,害的人家丢脸的时候,干嘛在校门口,赶紧的去,不然,我可就让这家伙现在就把你给草了,我想,他肯定特别乐意的吧?”

王诗韵咬着牙,瞪了我一眼说:“你会后悔的。”

我说:“我从来不会为自己觉得做的对得事儿后悔。”我们在校门口外面马路左右两边的绿化带里躲了起来,生怕小胡子和一个小弟没办法管住他俩,害他俩跑了怎么办,所以,我们的看着,另外还得看看苏然和夏梦是怎么个意思,让我觉得欣慰的是,这事儿小胡子办的挺好的,自从大头走了以后,他算是麻子脸精锐的嫡系小弟之一了,王诗韵看起来很丢脸,但好像还是跟夏梦和苏然说了什么,好像苏然的反应有点激动,立马就要去打王诗韵,却被夏梦给拉住了,我看她的口语好像是在说,“快走吧,然然,万一有诈呢,莫名其妙的又过来道歉,肯定有问题,咱们快走。”

那苏然就说了句,“好,”

然后就走了。他们回来的时候,我嘉奖一下小胡子,让麻子脸有空给他买个新手机,但不用那么贵的,毕竟咱们的会费是用来紧急用的,万一谁在哪次行动中出了危险,就有必要用到了。布亩余划。

搞得小胡子还欣喜非常,说了句:“谢谢默哥,在下必当为默哥效犬马之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