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你又落到我手里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就哈哈笑,说:“行了,别整的好像我要造反似的。”

另一方面,这两个家伙给夏梦他们道歉了以后。又被带回来了,他俩人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还没好气的问我,“可以走了吧?”

我就跟他们说:“还不能走,”

那王烈奇说。“许默,不带这么玩人的吧,说话不算话,不是说好了道歉了以后就给走的么,王诗韵也是这意思,还说。你们想绑架是吧,我报警了啊?”

我说:“没事儿,你报吧,你俩在棋牌室里赌博,赌钱,这本来就是违法的吧,到时候我就举报你们,我看看谁划算,大家一起进局子。”

王诗韵俩人就气得半死,说:“你怎么这样卑鄙,”

我就笑,“说比起卑鄙来,我哪儿比得过你们八中的烟花烫,这样吧,你们帮我把烟花烫给骗出来。我们就两清了,怎么样?”

跟他们说了好久。他们才算是肯答应。不过也说了,得给他们一人三千块的报酬,算是一笔不少的钱了,他们就答应帮我骗烟花烫出来,我想了一下,也不多,就跟小胖他们商量了下,他们说让我做决定,于是就答应了。不过具体怎么骗他出来,骗到哪里这些方案,得我们的人来想。经过又是好几天的调查,我大概是明白了,这烟花烫也是个好-色之徒,绝对的,因为王诗韵和王烈奇上次求他帮忙,他好像也是看中了王诗韵的美才肯答应的,我们就让王诗韵出卖了自己的卖相,引他上钩,没想到他果然是上钩了。

在那个房间里,他还对王诗韵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诗韵啊,其实,其实,我早就喜欢你很久了。”

他一把抱紧了王诗韵,并且想要亲他,声音都变得颤抖了。王诗韵大惊失色,说:“你干什么呢,烟花哥,别这样,我是喜欢王烈奇的,王烈奇可是你认的弟弟,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弟妹?”

烟花烫哈哈大笑说,“怎么了,人家都说好玩不过嫂子,现在是,好玩不过弟妹,越是弟妹玩起来肯定是越爽的,哈哈,怎么了,你不也是故意把我引到这个房间里来的么,是不是猎奇那小子下-体不实啊。”说完这话以后,就又开始去抱王诗韵,王诗韵不肯,他就用强行的,最后还喊出来了,说:“你再这样我就喊了。”

他就哈哈笑,说:“你喊破了喉咙,也是没有人能听到的,你以为王烈奇会过来啊,别做梦了,人家也就是玩玩你罢了,真把自己当烈女了。”

然后就要去撕扯她的衣服,却被人推开了门。王烈奇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并且恶狠狠的盯着烟花烫说,“烟花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未免欺人太甚了吧,我信任你,还把车借给你开,你就是这么对待我的?”

那烟花烫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猎奇啊,这何必呢,这女的就是女的,以前她就不是啥好女人,勾搭了周峰,你忘了周峰怎么给你小鞋穿的,当初他霸占着老大的位子的时候,你有想过自己的处境没有?”

最后他俩商议了一下,王烈奇说,“那什么,烟花哥,要不这样吧,在教室这种地方还容易被发现,要不咱俩开个房,哥哥你先来,我第二个,行不,反正这娘们,我早就想弄了。”

烟花烫不好意思的笑了,说:“猎奇老弟啊,既然你这么说,那好吧,就按你说的办,不过这第一次吗你要是乐意,就老弟你来吧,我不介意的。”

王烈奇装作很惊讶的说,“真的可以吗,烟花哥?”

烟花烫说:“当然可以了,老弟你的女人就是我的女人,有女人大家一起分享嘛。”

说完,俩人就把王诗韵给装进了一个麻袋里,打算运出去进行幸福生活。那王诗韵也装的很像,哭的跟真的有人要干他似的。一路到了一个小旅馆,本来是打算去宾馆的,但是怕要身份证,会记录什么的,比较危险,所以就去了个什么都不要,就要钱的小旅馆,还是开着王烈奇的车去的。

一上楼,烟花烫就兴奋的不行,说,“猎奇老弟啊,都不知道怎感谢你,我这辈子都没玩过这么漂亮这么性感的女的,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王烈奇笑了说:“哪儿的话,烟花就是我亲大哥,这有啥了不起的,如果我有亲妹妹也是这么水灵的,也可以奉献给烟花哥你。”

烟花烫大为感动,不禁拉住了他的手说,“猎奇,以前,是我误会你了,行,这次以后,我就提升你为我们会里的二把手,等以后我毕业了,这天下就是你的了,那什么解放的许默,呵呵,我根本就不放在眼里,两年前他就多次是我的手下败将,这次,不也一样被我耍的团团转么。”

说完这话的时候,他俩刚好把王诗韵给从麻袋里拖了出来,推开门,进了那个小旅馆的门,可是很快,他笑不出声音来了。

看到我们就在小旅馆里面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跑,可是很快,小胡子他们就已经冲了过去,把门死死的按住,然后给反锁了,他就没办法跑了。而是惊恐的看着我们,他刚想要拿出手机来喊人,又被王烈奇飞起一脚,踹掉了他的手机,还在地上踩了几脚,就碎了。我啧啧了几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猎奇,你怎么搞的,把手机就这么给踩了,多浪费啊。”

王烈奇嘿嘿笑,说:“默哥,这算啥,这垃圾用的手机也是便宜货,我要多少个有多少个,默哥你要吗?”

我说:“不要了,现在的大事儿就是赶紧的把诗韵给放出来啊,不然可憋死了她了。”

王烈奇一拍脑门说,“哎呀,你看我这猪脑子。”小胡子说了句,“还真是猪脑子,”

赶紧打开了麻袋,发现王诗韵在里面真的晕了过去,过了好一会儿才醒来,我们这才松了口气,可别为了对付一个烟花烫,把人给憋死了,那可就完蛋了。她醒来的时候就踹烟花烫,说:“你想闷死老娘是吧,还想上我,你做你的美梦去吧,就你长得这德行,还真以为我看的上你似的。”

烟花烫这时候快哭了,瞪着王烈奇说,“猎奇老弟,你,你也是骗我的,故意把我骗到这里来了,还跟许默合作?你,你太让我失望了,难道,刚刚的那些肺腑之言,都是假的?”布亩鸟血。

王烈奇嗤笑一声,一脚踹翻了他以后,说,“什么狗屁的肺腑之言,你这种人还配听到肺腑之言么?失望,老子对你根本就没有过希望,还失望,失望你吗!”

一巴掌扇了过去,打的烟花烫愣住了。王烈奇继续说道,“你这淫-棍,居然对美女就喜欢,还想上,呵呵,我他吗不弄死你就不错的了,你他吗在会里对我招呼来招呼去,想开我的车就开我的车,还用我的钱,老子的钱也是爹娘辛苦挣得,凭啥给你这傻比,草。”

又打了他一顿,我看着差不多了就站起来说行了,“行了,别狗咬狗一嘴毛了,你过去吧,你的任务完成了,这次就放过你,以后不要再让我发现你跟我作对,否则,我对你不客气,你也是一样。”

我看着王诗韵和王烈奇,说道。他俩人听到可以走,早就如获大赦,对我拱了拱手说谢谢了,尤其是王诗韵,说:“默哥,谢谢你了,不过这家伙你可绝对不能放过。”

我说:“行了,不用你提醒我。”他俩出去的时候,王诗韵还看了眼王烈奇,哼了一声,就跑出去了。他俩刚刚一出去,烟花烫整个人的神经好像就已经崩溃了似的,直接,五体投地,全身呈一个大字的形状,趴在地上,哀嚎,“默哥,默哥,我对不起你,我实在是对不起你啊,我也知道,是我的不对,我不该出尔反尔,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小胖找了个板凳,往他屁股上就是一下子,打的他哀嚎了一声,小胖拍拍手,一脚踩在他屁股上说,“该怎么整这家伙,默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