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八中话事人腿断了/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骂了句:“草,真的吗?”

我就赶紧的盯着那里看,果然,官银说的不错。那些人好像就是为了堵我们的,我骂了句:“草,难道他们不知道八中和八中街的势力老死不相往来吗,是对手!!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官银脸色铁青的跟我说,“默哥。估计他们是觉得,怎么都不能便宜了咱们。”

麻子脸摇摇头说,“不是,咱们又被烟花烫那货摆了一道。”

小胖骂了句,“该死的,昨天就不该那么容易就放过他了。”

我问麻子脸他们的想法。现在怎么办,麻子脸说,“没办法,只能先撤,他们估计就是为了堵我们来的,也不知道我们的行踪是不是暴露了。”

“我同意麻子脸的办法,只能先撤了,让官银晚上再回去,顺便集结好所有高二的兄弟,让他们小心点,别被李旭东的人给偷袭了。”

官银说,“知道了,放心吧默哥。”

可是,等我们这批人打算撤退的时候,有个声音喊了声。“他们在这儿,东哥!!快来啊!”

不少人听到这个声音。就跟导火索似的。一连串的反应而来,李旭东他们也看到了我们这边,就往我们这边跑,一边喊,一边用石头砸,有的还砸到了黑大个的身上,可疼了,小胖也被砸到了,说:“默哥,怕他们干啥,跟他们干,卧槽他吗的。”

我跟他说,“你闭嘴,快跑,不想让我们全军覆没丢人,就分散开来跑。”

我和小胖,麻子脸三个人一队,其他人各位为队,跑到有公交车的地方就上车,有的士的就上的士,跑出去就行。反正最后我们三个倒是跑出去了,上了个公交车,不知道开到哪儿的,后来到了一站地应该他们八中的人追不上了,我们就下了。小胖骂了句,“这群孙子,等以后咱们把八中给打下来了以后,这些家伙一个个都得给我跪下唱征服!”

麻子脸就笑,说:“也要等你有那个本事的时候再说这样的大话,现在说这个有个屁用,早干嘛去了。”

我说了句:“都别吵了,赶紧打电话,确认下他们都没事了再说。我打给黑大个,他们分别打给其他人确认一下。”

我打给黑大个的时候,他说他带着的三个兄弟都没事,都已经到解放高中了,应该没事了,我问他还看到其他人了没有,他说看到了,王安民也回来了,其他人就不知道了。

至于小胖、麻子脸他们打电话确认了以后,到最后的时候,好像就只有官银和八中的那几个兄弟没联系到。

我们都很着急,一直关注着他们的消息,还派了人去打探,可是得到的消息是不知道,不清楚,李旭东的人也没看到。

直到我快睡觉的时候,小胖从厕所回来的时候跟我说,“默哥,官银来电话了。”

我一下就从床-上爬起来了,问他,“怎么样了?”

小胖给我的答案是,官银和他的人都被李旭东抓起来了。我听了这话以后,慌了,“什么?”

小胖又给我重复了一遍,然后说,“不过现在放出来了,只是官银被打进医院了,听说,他死都不肯改口退位的事最后,被打的腿骨折了。”

听了这消息以后,我就骂了句:“草,说那还等什么呢,去医院看他啊,哪个医院?”

小胖说:“算了吧,要不等明天过去,他说让我们别急,就是骨折而已。”

我骂了句,“没有这样的事,兄弟被打折了腿,我还能安心在这儿睡觉?我曹他吗的,李旭东,我跟你势不两立。”

我们出去的时候,那宿管跟我们苦口婆心了一回,“说管你们吧,你们又说我快高考了还这么刻薄,不管你们吧,大半夜的出去,这万一有个好歹,我还得负全责,那怎么办。”

小胖说:“没事儿,这事是自愿的,我们不会怪你的,哪怕是以后出了事,那也是我们自己负责,捅不到你身上去。”

那宿管就叹气,说:“走吧走吧,赶紧的回来,我还给你们留门。”

那瞬间我就感觉我们宿管也是挺可爱的人。

出去的时候,一路打车到了那医院,还有保安不让我么进去呢,最后我们说了官银的姓名以及我们是他同学以后,才让进去的。他还说,“这么大半夜的,兄弟情深也不至于这样吧。”

我没好气的说了句,“那是因为你还不懂什么叫兄弟情深吧?”

整的那保安不高兴的看着我,好像是想打我的样子,反正我也没怂,我们人多,倒是他咳嗽了一声,跟另外一个保安到那边去守着了,还在那自言自语了两句,说:“现在的学生啊,不得了,不得了,大人都不怕。另外一个保安说,那可不,有的连警都敢打,更何况是你了,还是小心着点的好。”布边冬扛。

我知道他是在冷嘲热讽我们,不过我们已经没有心情去管他这种路人甲了。到了那个病房以后,我感觉就跟看到大头当初差点没命一样的心情,就感觉满心希望他能好起来,也心里十足的想给他报仇。

小胖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问他:“怎么样了,能不能好,多久才好。”

官银说,“没事儿啊,死胖子,咱们多久的兄弟了,胜败乃兵家常事,咱们也偷袭了烟花烫、周峰多少次了,被人埋伏应该也不是第一次了吧?没事的,伤筋动骨一百天,三个月就好了,我真没事。”

我过去,紧紧地握住了官银的手,跟他说,“你放心,兄弟,我肯定会给你报这个仇,一个月内,我要让他李旭东同样这只脚骨折,同样进这个医院,让他给你道歉,你相信我。”

官银看着我说的有点动情,就跟我说,“默哥,没什么的,为了能当这个八中的老大,这点折磨算什么,默哥你能看得起我,让我接手八中这里的势力,我感激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你。”

我就叹气,说:“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也是害了你,让你没有了以前那么安逸的生活,如果你想退出,我跟你保证,你就可以退出没有任何人可以来打扰你。如果有人想,得先来问问我答应不答应。”

“这里哪里话!”官银喊道,“默哥,千万别,多少人跪着求着默哥你都不给他这个位子,我能有这个荣幸给你们当八中的代言人,那多光荣啊,我还会嫌什么,放心,绝对不会!”

我看他这么说,我也没啥说的,就说,“那行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能说啥,如果实在是顶不住压力的话,我可以让小胖亲自过去你们八中坐镇,大不了每个周末或者下课以后就过去,反正也不是特别远。”

官银就苦笑着说,“默哥,你这是不相信我的能力啊,你放心,就这次我疏忽了,所以才会受伤的,以后我不会再拖累大家的。”

“默哥,他是因为掩护我们才被逮住的,要不是他拖住李旭东他们,可能我们就被抓了。”王安民突然间跟我这么说,我愣了下,说,“是这样的吗?那还真是我误会你们了,对不起。”

我就给官银道歉,并且跟他握紧了双手,他也跟我笑了笑,说:“没事啦,默哥,你放心,我好了以后肯定不会放过李旭东的,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官银了。”

第二天我和就和小胖他们开了个会,打算讨伐李旭东的势力,小胖说:“他们八中街算个屁啊,还比不上当初苏平的那条街繁华,也赚不到多少钱,他凭什么?不就凭他以前也是八中毕业的,当什么地头蛇呢?吓唬谁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