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高考开始萱萱小雨归来/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的确,这两种可能都会有,知人知面不知心,其实我感觉最坏的是我们。没费多少力气就把八中给折腾成这样了,还成了八中最大的“股东”之一,我觉得他们每个势力都该恨我们才对。

不过现在我们处于怀疑周峰和李旭东的处境之下,其他的不服我们的势力都基本已经清扫干净,他们要东山再起还是再来推翻我们,都需要时间。而我们和官银的人,高二的那些主力混混们,也都开始稳固和收拢整个八中的势力。

八中可以说已经算是我许默的掌中之物了,这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儿,因为过了一个礼拜以后,差不多,高三已经进入最后总复习,马上还有半个月就要高考了,程麓那些人直接就不管学校的事儿了,来都不来了。其他大部分人也都放假,在家休学自学什么的。

此时,就算李旭东说的是真的,周峰想卷头重来,现在也不是时候。也得最少等到下学期,所以暂时,我们都可以休息休息了。

我们痛痛快快的庆祝了一下,解放高中、十六中、八中的势力头头都去了,官银和官金两个兄弟也能来,还给我带来了祝贺,不少头头都参与了这次的会议。当然说话最多的还是小胖、麻子脸他俩,感觉他俩才是我的左右手,而黑大个这样的,只能当个打手,太沉默寡言了,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兄弟情义。

会议一共坐了五六桌,来的都是重要人物,大家也都相互认识了下。互相调侃,其中也有不少原本就认识的,少不了寒暄和叙旧。

最后谈话结束,无非就是一条,大家都不收保护费,只收终生的一次性会费,十块或者二十块,因人而异,这也是一笔不少的款项了,足够我们这个势力存在。

至于他们说让我们这个势力取一个名号。我觉得还不到自立为王的时候,现在我们还只是学生,一般的混子,可能毕了业大家就都不在一起了,可能天南地北,以后都见不着了,但只要记得,我们的老大是许默,我们三个学校同气连枝,其他外来势力就甭想欺负我们。

那次会议开的挺好的,也挺和谐的,说起吴琼兄弟、周峰、程麓、烟花烫、李旭东这样的大哥级人物,很多人都露出了鄙视的神色。都在酒桌上嘲讽,说这个老大如何如何,在位期间如何如何,对他如何如何不满,我觉得没有必要,我跟他们说,他们能当老大,虽然只是一时的,但也足够证明人家的魅力所在,人家的能力所在,为啥在座的大家做不到?

所以,就不用在背后嘲讽人家了,没什么意思。

我说完这话的时候,有些人不高兴,说我给敌人讲好话,灭自己威风,不像老大作为。

我就跟他说,“你错了,作为一个老大,我首先我得掌控全局,能看的清楚我们的敌人,敌人也是一个个值得尊敬的人,只有看懂了他们,知彼知己,才能百战不殆。”

那次会议吃喝少不了,喝酒唱歌也少不了,反正挺high的,他们其中有一个小头目是个女的,跟我们这边的那个小胡子挺谈的来的,俩人哈皮哈皮的唱歌喝酒,小胡子是我们解放的,跟着麻子脸的嫡系兄弟。小头目是八中的,俩人听说当天晚上就滚床单了,后来还真的就成了一对,吗了个比的,可把小胖他们给急死了,因为那小头目长得还确实不错,虽然是个女混子大咧咧的,可东北娘们嘛,身材好,够豪爽,想干就干,没二话的那种。

统一了三个学校以后,还有半个月就要高考了,基本上混混之间就没啥战斗了,等高考的等高考,有的干脆就给自己放假了,不少高一高二的,就等着高考放假那三天好好出去玩呢。我们因为那高考三天连着周末,所以就一起放四天,所以不少人还是很期待的。

这期间,我偶尔会碰到夏梦一次两次,苏然好像是也知道了我帮她的事儿,碰到我的时候,说叫我别多管闲事。我明白她说的是王烈奇的事儿,我就只是笑了笑,说:“不是对你好。”

苏然就嘲讽我说,“别以为这样做我就会原谅你,梦梦也不会原谅你的,你就死了这颗心吧。”

听了这话我虽然心里难受,但至少心里安慰了点,她没有那么恶心我了,也没有一见面就骂我,恶心我,臭我,而是劝我放弃,这说明,事情还是有转机的。我想和她,和夏梦成为最好最好的朋友,对她们好,来弥补我的过失和无可奈何。

一年一度的高考总算是来临了,小雨姐总算是回校了,再看到她,她也挺高兴的,说自己在牢笼里呆了那么久,高考结束这两天以后,她就彻底解放了,到时候要带我们玩个十天十夜,都不带休息的。

我和小胖他们就傻笑,说:“行啊。”小胖还色的说:“玩什么呢啊,不会是玩那种事吧,小雨姐,你可不对哦,居然想坏坏的事情。”

小雨姐就踹他,骂他,说他:“也太猥琐了。”

小雨姐然后问我们:“萱萱姐和长刘海呢,等着他们一起去看考场呢。”

小胖说,“我们哪知道她俩的事儿啊,他俩老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这长刘海也是见色忘友的货色,有了女朋友就忘了我们这些兄弟了,真不是个东西,我们南征北战打下了十六中和八中,也不见他人的。”

小雨姐就笑,说:“整的好像你久战沙场似的,其实就是几个小混混玩过家家,有什么的,有本事,你们去和金野打,去和刘子铭那种真正的解放县城道上混混打。”

小胖还嘟囔了句,“真别说,我们还真打过。”我就赶紧叫他闭嘴的,很多东西不能让小雨姐知道,尤其是我们和刘子铭的事儿。

小胖赶紧的闭了嘴,小雨姐说,“行了,我自己打电话给他们两个活宝。”叉叨反技。

我们在这儿聊的时候,我还偷看了一眼麻子脸,这家伙,居然又是脸色铁青,难看。明明是炎炎夏日,我看着他的脸却像是十里寒冰一样,我心里默默的说了句,唉,何必呢,你喜欢萱萱姐,可是你比人家长刘海晚了啊,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道理你不懂啊。

我过去拍了下他的肩膀,没说啥。

没多久,小雨姐的电话就打通了,对着那边吼,说:“你死哪儿去了,不要去看考场啊?咱俩是一个考场!”

“什么?你还不知道,我去,你脑子到底在想啥,跟那个什么臭刘海赶紧给我过来,三分钟之内,到不了,我就把你家刘海的刘海给剪了,让他以后变成秃头!”

听着小雨姐在电话里对萱萱姐吼,我仿佛又回到了高一,那个我刚刚认识她俩的那个年代,那时候,我气呼呼的,对着她俩吼,说我一定会扒了她的裤子的,她还说她会主动拔下裤子。虽说这个承诺只是个半真半假的笑话,因为如今两年过去,大家都长大了,但我还是很希望她能主动扒下裤子给我看,只是,我不好意思去提这个要求罢了,因为,她帮过我一个大忙。

所以我就把这个可以扒她裤子的约定给取消了,只是,我没想到的是,在未来的某一天,我还是扒下了她的裤子,而且,是她亲手扒的。

过了没多久,长刘海和萱萱姐就来了,这还是我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看到他俩,我看到萱萱姐变得更漂亮了,居然染了个黄头发,跟金色头发的公主似的,可漂亮了。而且,我还看到长刘海,他,他居然,把刘海真的给剪了!!

没有长刘海的长刘海,这,这什么情况?

我们一起去看考场,看教室,一路上有说有笑,但我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长刘海居然偷偷抹眼泪,啥意思?瞬间,我懂了,萱萱姐要毕业了,而他却只能还呆在这儿念一年的书,这让他情何以堪,怎么解相思之苦?

我过去拍了下他的肩膀,说,“怎么了,舍不得?”

他就看了我一眼,说,“默默啊,是啊,舍不得又怎么样呢,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怎么抢也抢不过来。”

我就笑,说:“你瞎说啥呢,你不是都斗赢了麻子脸了么,萱萱姐都是你的了,你还抢什么抢,你才是赢家,还在这儿装深沉。”

“行了,能问问你,为啥把你的长刘海给剪了么?”

他混身好像颤了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