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毕业的伤感/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刘海摸了摸自己的额角,似乎很不情愿说的样子,我看他这样,我就说。“没事儿,你不想说,我就不逼你了。”

他嘴角笑了下,说,“默默,你知道我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这刘海还有萱萱姐。如今萱萱姐毕业了,我还留着这刘海干啥呢?”

说完以后,感觉挺落魄挺悲哀的,虽然是炎炎夏日,感觉他整个人都不好不好的了,挺心疼他的。我就说,“你没必要这样吧,萱萱姐只是毕业了,又不是死了,你说的这是啥话呢,再说了,你也可以以此为动力,好好努力,争取早日到省城里跟她读同一所大学,到时候再在一起。双宿双栖,岂不是更好?”

他苦笑了一声,说:“哪有那么容易,大学一年,很多人都变了。我就听说有些刚刚去上了大学的女孩子,没到一年就有了新的男朋友,就会跟以前的男友分手了,有的甚至连孩子都有了,可快了。”

我就笑说:“你是担心这个啊,不过我觉得萱萱姐应该不会是那样的人,你就放心好了。”

说完,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鼓励,不过看他好像还是不怎么高兴的样子,我想。还是得靠他自己调节,我也没办法帮他。

正在这时候萱萱和小雨过来了,问我们聊什么呢,我俩说没聊什么,问他们,“找到考场了没有?”

她俩说,“找到了,就在最里面,好抄。”

说这话的是小雨姐,我就坏笑,说:“你俩还抄啊,说好的认真复习。难道都在做样子么?”

小雨姐撇撇嘴说,“认真复习是萱萱的事儿,我在家也没啥心思去学。”萱萱姐就敲了下她的肩膀,说:“你还好意思说呢,等看你考不上咋办。”小雨姐就神秘的一笑。说:“不会的,我就只要过了三本的线就行,我爸估计会想办法把我弄到一院的。”

她说完以后,萱萱姐神色暗伤了点,估计大家都懂,小雨姐家里有关系又有门路,不用考也许都行。这世界上就是这样,有的人努力一辈子可能都比不上别人的一个出身。

我们逛的时候,还碰到了黄卷毛和王剑他们,还有以前的那些高三的混的,他们熙熙攘攘的,要去吃饭,校门口可热闹了,不少老师和家长在那聊天,说怎么怎么,这次考试多少多少领导都会很看重,还说什么千万别作弊,这次考试是三个考试监考。

我记得最开始的高考是一个老师,后来过了几年又变成两个,然后变成三个,越来越严格,都是根据国家规定的来的。我还记得我们高考的那一届的前面一届也就是小雨姐这一届,刚好把时间改成了6月7号开始考,以前都是7月7号,后来就一直沿用6月7号高考的规矩,不知道大家记得不记得。

据他们高三的一个重点班的前十名,稳妥妥能上一本的一个尖子生宣言,自己考完高考以后,一定要去网吧玩十天十夜,谁拦都没用,绝对玩够了十天十夜再回来。后来他也真的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在网吧里呆了一个礼拜以后,躺医院里去了,好像是差点玩的猝死。当时我们就笑了,也知道这高考结束后放松压力是应该要放松,但也没必要太过火,有的人高考结束后狂欢出了车祸什么的,时有发生,还是小心为妙。

黄卷毛他们给我们打了个招呼,还跟小雨姐握了握手,小雨姐就看着他说,“强子,你这高三老大的位置,是不是你让给许默的?”

黄卷毛看到我在呢,估计是为了给我面子,就说:“不是,是许默自己打下来的,我要不退位,他估计能扒了我的皮。”

那王剑也给足了我面子,说:“是啊,默哥多牛逼,带着人杀到我们寝室来了,当时我裤衩子还没穿上呢,不退位让贤不行啊,哈哈哈。”

哈哈。我们都笑了,小雨姐还说,“你们让个屁啊让,不知道我和默默有个约定么,搞得现在我要履行约定,可无语死我了。”

她说完这话的时候,还在那笑,我都替她脸红,知道这约定的只有萱萱姐,后来小胖他们多少也知道了点,黄卷毛他们都不知道。还问她,“什么约定啊,你和许默还有啥约定?他不是有对象了么?”

小雨姐就叫他们别瞎猜了,反正都结束了,这约定也不用履行了。我就有点不太高兴,说:“怎么能不履行约定呢,说好了的约定呢?”

小雨姐就嗤笑一声,说:“你有脸说吗,咱不是早就说好了撤销这约定的吗?”

她这么说我也没啥好说的了。然后黄卷毛说请我们吃饭,还说高考一结束,他们就离开解放县城了,不会在这里停留啥的了,估计没时间,让我们务必跟他吃一顿饭。我想,这也是我们第一次跟黄卷毛还有小雨姐他们以这种场合来吃饭吧。

那时黄卷毛还老给我敬酒,说什么,“许默,你这小子吧,高一那会儿,我还真心瞧不上你,老带人打你,你恨我不?”

我说当然恨了,当时可恨你了,老想把你给杀了。黄卷毛他们就哈哈大笑,王剑就指着他说,“你看看你,叫你低调点,别老欺负人,万一许默成了第二个马加绝,我看你怎么办。”

黄卷毛说,“那不能,我会在他拿起铁锤的前一刻发现他,而且我又不傻。”

小雨姐他们也笑,说:“哎呀,我还忘了,当年我把默默绑架到了山上,对他做了一些过分的事儿,如果他真成了马家绝,那我可危险了,头一个就是要敲死我的节奏。”

哈哈哈!都笑了,萱萱姐也笑了,说她还希望自己成为女版的马加绝,她帮小雨姐把我给敲死。

我当时就奇怪了,还问萱萱姐为啥想敲死我,她也不说话,说:“就是想敲你,咋的,不服啊?”

当时看她喝的有点醉了,我也没好意思说啥,明天人家就要高考了。

那顿饭吃的还不错,黄卷毛和王剑还给我、小胖他们都一一敬了酒,说了一下感言,还说,“许默啊,咱们也算是斗了一年多了,除了你小叔在的那会儿咱们是联盟关系,其他时候,我们都在斗,现在我们也走了,有啥仇恨,不得放下啊?来吧,这一杯酒,敬你,一笑泯恩仇,怎么样?”

我推开了他的酒,皱着眉头看他,他估计还以为我不乐意接受他的道歉呢,就说,“你不愿意啊,那没事,算了。”

就打算自己喝了,我就叫他停住,说:“你说啥呢,我和你之间,有仇恨吗?”叉每圣才。

“喝!我俩之间哪儿来的仇恨?亲兄弟也会打架,这有啥的,哪儿来的隔夜仇?”

我说完这话以后,他和王剑,俩人的眼眶里都有东西在打转,拍手大喝道,“对,对,咱之间哪儿来的仇恨,有个屁的仇恨,是我太小心眼了,还是默哥你海量,海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啊,哈哈。”

然后我们干了那一杯,算是结束了我和黄卷毛、王剑之间所有的恩怨,以前发生的种种,都随着毕业的钟声响起,就这么过去了,黄卷毛还跟我说,“默默啊,兄弟就这么走了,你可别忘了兄弟们啊。”

我说:“不会,绝对不会忘。”

他叹了口气说,“其实吧,这人就是这样,我们哥几个还在学校的时候,老想着早点出去,在这儿不念,还混日子,还不如出去给人家打工赚点钱,所以就整天混日子,但这要出去了,却又不得不怀念母校,真的贱得慌啊,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