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全校一起包网吧上网/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小逼崽子怎么来了呢,好久没他吗见他了,当初我记得是一直缠着萱萱姐的,他的话一下就点燃了我们。小胖本身就火大,看到他以后,火更大了,直接就喝了句,“哪个煞笔骂爷爷?”

也不管这里是不是五星级酒店了,他吗的。直接开骂,而且,有我们这些人做他的后盾,他也不怕。

秦立估计皱了皱眉,说:“哪儿来的瘪三,还敢来五星级酒店里吃饭,服务生!把他给轰出去。”

本来我还以为他秦立就是一个人来的,没想到,他还带了不少人来,好像都是他班上的,这小雨姐咋回事儿,还请这么多人呢?

刚好这会儿小雨姐和萱萱姐过来了,说:“怎么回事,秦立是我请来的,大家刚好都是毕业了。许默,别闹了吧,让着他点,给我个面子,大家都别闹了。”

我就对着小雨姐点了点头,说:“好,我肯定不闹。”

秦立笑了下,说,“那行,我给小雨面子。”

他那种装逼样子,我们看了就不爽,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长刘海过来了,他压低了声音跟我们说,“默哥。要不咱趁着毕业,再干他一回?”

我看了他一眼,说,“这正是我想做的。”

我又问他从哪儿钻出来的,怎么没跟萱萱姐在一块儿呢,长刘海说,“萱萱忙着跟她的同班同学庆祝毕业呢,哪儿有功夫理我啊,我就过来了呗。”

我大概的扫了眼,好多萱萱姐班上也都来了,她忙着招呼,忙不过来了。算是她和小雨姐一起请客吧,小雨姐班上,还有她一起玩的那些个混混小姐妹也都来了,我还看到了不少熟人,但都懒得上去搭讪什么的。毕竟是人家毕业,又不是我们毕业,我们来,只是因为小雨姐找我们来而已。

不过,我们也不是很无聊,因为有事情要办了。

我们吃自助的时候,对面的侧面,刚好是秦立和他的一些同学在那,他刚好也是毕业,似乎玩的很high,老对我们这边指指点点,小胖他们说,默哥,你要忍到什么时候,你看他有多嚣张的样子。

我说:“不急,咱肚子还饿呢,等着吃完了,咱慢慢陪他玩。”我问他们,“小胖,你说这地方还有后门不?”

小胖说:“不知道,等他找小胡子去探查探查”

没多会儿,小胡子被我们给叫来了,他带了两个兄弟去查,果然有后门,拉到那里打一顿,应该没多大问题。

计划好了以后,我和小胖就端着酒杯,走了过去,到了秦立的面前。小胖还说,“那个啥,学长,祝你毕业快乐啊,哈哈。”

那秦立抬起头来,似乎还真诧异来着,看到是我俩,他都不知道说啥好了,不过这会儿大家都毕业了,高兴,他似乎还是少不了冷嘲热讽,说:“哟,这不是小学弟吗,来给我敬酒,真的是难得,刚不是还骂我来着,是过来找我难看的吧?”

小胖说,“哪能啊,学长,刚刚我这不是说错话了么,给个面子,喝了这杯吧?”

那秦立看小胖这样,说:“行啊,就喝呗。”小胖就说:“不行,你这不行,你这杯得满上,没满的喝毛线,这不明摆着不给我面子呢嘛?”

他看小胖这样说,没辙,就倒满了,说:“这样够可以了吧?”小胖就说,“好,好。”

然后趁着他喝的时候,故意推了他一把,哎呀,他身上就洒了一片的酒,因为是满的,所以就算再怎么维持平衡,也没办法了,身上都是,他一下就火了,指着小胖,瞪了他一眼骂道,“你吗的,你!!”

“哎呀,学长,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啊。”小胖一脸委屈的样子,当时还有不少女生呢,秦立看小胖道歉了,虽然看他很讨厌,知道他是故意装的,但还是只能严肃的说了几句什么,就往卫生间去了。

小胖回头,给了我们一个胜利的手势。

小胡子和麻子脸就带人往卫生间那边去了,这些动作,都在微小的细节之下完成的,当然了,谁也不会注意到,这会儿大家都在狂欢毕业,把学习的压力全部抛脑后,哪儿会注意这些,也没有人跟我们这么坏,还特意打人家一顿,让人家有一个难忘的毕业晚会。

我、长刘海我们几个没去,因为怕被人给看出来,所以就在这里坐镇,继续吃,小胖也想去,我说:“够了,麻子脸和他们几个足够了,对付他还用多少人么。”

没多久,大概是过了十几二十分钟吧,麻子脸和小胡子都没回来,倒是秦立回来了,脸上有点伤痕,淤青,身上也脏了点,不过好像是用卫生间的水洗过了,挺狼狈的,回来以后就盯着我,恶狠狠的指了指我,没说话,就拿着自己的东西,到另外一边去了。

倒是几个他的同学,问他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了。

可把我们给笑死了,麻子脸他们回来了以后,说这瘪三,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太渣了,虐他就没要几分钟。小胖这家伙更可恶,还一直问小胡子怎么打他的,要听到细节,感受到打他的痛快。

大概一直忙活到晚上九点半左右,萱萱姐和小雨姐他们才算忙完了,不少人都被送回去了,很多人家教还是挺严格的。

当时就还有很多人还留下来了,就打算说一起去唱歌!决定了以后,就去了,开了一个特大的包房,我了个草啊,简直是找虐,哪怕就只是剩下的人,也有三四十个人啊,哪有这么大的包厢啊,没有,所以很多人都是跪在地上唱歌的,草泥马的,累死了,一整个房间,就算是开了空调,开到最冷,也是很热很热。

因为是夏季嘛,可把我们给熏死了。

但是,感受着那种浓烈的毕业的情愫,我们都被感染了。

一首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会有,把我们都唱的眼泪都出来了,也许,很多年以后,走在大街上,碰到在这里的彼此,可能大家都不认识了,就算认识,有可能也会因为生活的窘迫,假装不认识,那种感觉,真的很心酸,但,这就是人生,不圆满的圆满,有苦才有甜。

一首兄弟,有今生没来世,唱的我们这些混的,特别的有感触,小胖这孙子,抢我的麦,被我按在地上打,却被麻子脸他们抢过去了,不得不说,很多人的嗓音很差,五音不全,唱啥都是乱吼,但我们都没有笑话他,因为只要开心,一切都不重要了。

这么大的包厢,这么多的人,还点了不少的酒,哐哐哐的喝啊,十几箱啤酒,后来小胖还吹牛逼他一个人喝了两箱,去他吗的,我们都狂扁他。

唱完歌以后差不多12点还不到,11点左右。但在那几条街上,还是随处可见毕业生,都是毕业的学生,这几天的夜生活仿佛就是为了毕业了的高中生狂欢用的,可乱了,乱七八糟的,但这样,看的我们好痛快啊,这种感觉,好爽,好想对着天空大喊一声草。

而我们也确实那么做了,有几个大妈骂我们神经,吓到他们了,不过我们也没在意。

唱完歌以后,又是一拨人走了,最后就剩下我们这些高二的,还有小雨姐萱萱姐那一批,大概二十人不多的样子,好多都是从来没通宵过,就说想去上网,大家一起开黑,玩CS,玩dota,玩各种。

我们那有个网吧,机子不怎么样,就是考内容来吸引顾客的眼球。啥意思呢,我告诉你们,就是有那种在线的本地影院,就是,网管给下好了的,每台机子上都有的那种电影。但有一个特点,吗了个比的,必须得凌晨看才有用,估计是怕有人搞突击检查,网吧是不允许有这么多的小电影的。对我们这些老油条来说,这些都看腻了,可是还有不少人,例如小胡子这样的人来说,还没看过呢,就想见识见识,还跟小胖说,“胖爷,到时候你记得叫我看啊,如果我睡着了的话。”叉每吐才。

小胖说,“就你那点出息,行,到时候叫你。”

我们玩的挺high的,那时候,我和长刘海坐在一起,长刘海右边是萱萱姐,再右边是小雨姐,我打开那种电影想看,长刘海不敢开,我就笑话他,问他是不是怕老婆什么的,当时我们都喝了不少酒,喝醉了,萱萱姐就骂了句,“你想看就看吧,老顾忌我干什么,我又不是你什么人。”

她这话是对着长刘海说的,我当时喝醉了,也没多去想什么,心想,她和长刘海不是一对么,她怎么这么开放了,让自己男人看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