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7章报考/青春的死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萱萱姐这么说了以后,长刘海好像是做了啥决定是的,咬咬牙,狠狠深呼吸了一下。然后他就真的把那种电影给打开来看了。

萱萱姐应该是看到了,但假装没看到,她和小雨姐在玩那什么卡丁车的游戏,俩人跑的正欢呢,似乎正在虐什么人,但很快萱萱姐就因为长刘海这边在放片子。搞得她没办法专心了。我觉得挺好玩的,就盯着萱萱姐的脸看了一会儿。果然发现她脸红的不行的了。

小雨姐有点不高兴了,就转头,想问问萱萱姐在干啥,怎么发挥的不好,反正俩人都毕业了,而且还这么熟。她也就有啥说啥了,也不管萱萱爱不爱听。就问她怎么回事,能不能好好玩了,这不转头还好,一转头,就发现了猫腻了,长刘海在看那什么。

机智的我早已不看了,怕小雨姐骂我。我早就开始打dota什么的了,就是没看那种。小雨姐发现了以后,就站了起来,张狂的大叫,说,“哎呀呀,长刘海,你这是在看啥呢,你小子,胆儿肥了是吧?”叉坑记技。

她一把就扯过长刘海的脑袋,扯着他的耳朵就在那叫嚷,我们不少人在这一排玩呢,只是我们坐的比较近而已。她这么一喊,不少人都看着了,萱萱姐也脸红的不行,赶紧帮长刘海把那画面给关了。小雨姐就掐着他耳朵问他为啥看这个,还说,“怎么你女朋友在这儿,你不知道收敛点儿么?”

小胖也过来了,其实小胖也在看,但还是很不要脸的说,“呀,长刘海,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你居然是这样的人,看这种东西,我真是耻于你为伍!”

说完以后啧啧了好几声,估计其他小伙伴也在笑呢,网吧里,不少都是毕业生,也不会在意这点啥。我也在那笑呢,其实是我怂恿他看的。我以为他也会跟我们开玩笑来着,哪知道,他突然间站起来了,说:“我怎么就不知道收敛了,是她叫我看的么,我就看啊,再说了,又不是我一个人在看,干嘛就只说我一个人。”

说完以后就往厕所那边走了,很酷的那种态度。小雨姐被他这么说愣了,就问萱萱,“他咋了?”

萱萱姐说,“别管他,咱们玩咱们的吧,神经病估计是。”

我就问她是不是你俩吵架了啊,萱萱姐翻了个白眼说,“看你的吧,别以为不知道您们这些男的,就知道看这玩意儿,还带坏人家,你好意思你。”

我就挠挠头不太好意思的说,“你看到了啊?”

她说:“你当我眼瞎啊!”

不过奇怪的是,那以后,长刘海居然没回来,是不是掉厕所了,我也不确定,反正,就是一直没回来,而且,到了凌晨三点左右,我们都困得不行了直接就趴在电脑上睡了,也懒得去管他回来没回来。

一直睡到五六点的时候,感觉腰酸背疼的,难受,小雨姐就张罗着让我们回家得了,也算是疯了一天了,改天再出来玩吧。

我们想想也是,于是就各自回家了。

小雨姐他们倒是挺好,高考完了,想睡多久就睡多久,而我们呢,早就接到回校的通知了,我们几个还拖延了一天,在家多睡了一天。

去上学那一天,我还挺好奇长刘海那天去哪儿了,是不是真的生气了,其实,也赖我,我故意害他的,但他也不至于这么生气吧,至于么,不就是开个玩笑么,被小雨姐笑话了一下,小雨姐也没有恶意的呀。

于是我就趁着下课的时候,去他班上找他了,可惜,他没来,我和小胖都请了一天假才来的,他还没来,我还问了下他旁边的同学,他说这长刘海好像是暑假不补课了。

因为我们已经快要放假了,但因为我们是高二的暑假,众所周知,高二跨高三的这个暑假,是要补课的,虽然国家已经主张了“减负”,不然补课了,但多多少少还是得补个将近十天,算来算去,意思是整个暑假从以前得五六十天,变成了二三十天。因为放假较晚加上又要补课十天。我们老班还威胁我们说,如果不去上课的话,那高考也不要参加了,他不会帮我们报名的。我们学校高考报名是需要巴结好班主任的,如果他不给你报,除非你有教育局或者校长那一层的关系,否则,你就是报不了名,各种理由让你报不了名,那么,多等一年吧,可是坑爹了。

所以也就出现了不少送礼什么的现象发生。因为长刘海没来,我只能给他打电话,问问他怎么个情况,他也没接,我估计他是不是真的很生气,在女朋友面前露出了最囧的一面,难道,因为这个他俩的感情出了啥问题?

我就给他发信息,求原谅啥的,短信发出去石沉大海,一直到一个礼拜以后他才给我回电话,说自己不在家,电话也不拿手上,跟她妈回了一趟乡下,我就笑着问他是不是回家相亲了哈哈。他就没跟我笑,说,“我也没生你气啦,默默,好了,你上课吧,我和萱萱姐,反正也就那样。”

我还问他,萱萱姐也不知道考到哪个学校了,问他担心不担心,他给我说了句,“我管不着!”

我越发觉得奇怪了,萱萱姐和他之间到底是有什么事,还有麻子脸,他们都不肯说,不然他怎么和萱萱姐奇奇怪怪的,很神秘,但我猜不到是什么,总感觉有事儿瞒着我,我猜测多半就是他和萱萱要分手的问题,毕竟,分隔两地异地恋,一两年,还真不一定能撑得住。

值得一提的是,高考结束后的十天内,小雨姐和萱萱姐她们就又来了学校,好像是一本二本的报名、估分什么的,填志愿啊,之类的,估计是研究了不少。那几天我们也经常去网吧,网吧经常见到一个从乡下赶来的父亲,背着扁担和自己的孩子一起坐在网吧的椅子上,报考,看分数,等等。我们看到这些,也挺激动的,心想着,有一天我们肯定也会有这一天的,会不会很激动。

小胖说他不会很激动,还说,“他才不会跟这些傻比似的非要在那几天查分,晚几天又不会死。”

其实一年后高考以后,他比我们还急呢,就等着那个时间段查分,整个高考查分系统都崩溃了的那种感觉,但还是不少人会查。

小雨和萱萱的意思很明了了,直接就填的一院和十四院,其他的都没填,估计是除了省城,其他地方都不会去,我感觉挺好的,我们这些升斗小民也就这点出息,反正我们省城一院也算是个本科院校了,大部分二本,少部分一本,当然了,专科也有。所以里面从560到300分的人都有。

就算去不了一院,能在十四院,反正都在省城,也都还挺好的。到时候就差我和萧璐了,我们再一过去,就齐了,小雨姐还大声告诉我,说:“到时候一定得来。”

过了一段时间,总算是确定了,连通知书都下来了,小雨姐稳稳地一院,就是萱萱姐还没等到,照理说,她比小雨姐努力多了,成绩也比她好,不应该啊。于是,她就想着会不会是报考的时候填错了号码,或者什么出错了之类的,但是她上网反复的查了,都没问题啊,可是为啥没下来呢,分数也查到了。

不过最后才知道,通知书没发到家里,而是发到了学校,班主任那里,原来她开始填的地址是学校,而不是家里,因为她是住校嘛。她去了一趟学校,班主任和级部主任还恭喜她来着,好歹那也是个二本本科,挺不错的,她都高兴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